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下)

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下)

去评论

 

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

(下部)无法回避

可是这才几天功夫啊?那个敦厚、幽默、给人印象“老好人”一般的卢阳不见了。呈现在何菲眼前的居然是一个男人流着泪的脸。何菲不想坐在卢阳的对面,她不想见到一个男人流着泪的眼――除了她不喜欢看男人流泪,感觉有失男人坚强风范外,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让卢阳在今后回想起这一幕时感到羞愧和难堪。可是如果一个男人肯在一个女人面前流泪,那一定会成为压缩两人内心距离的催化剂,不管双方是否愿意。

何菲静静地坐了下来。服务员悄悄地送上一个蜡烛,又递给何菲一张纸条,说,“这是老板临走前让交给你的。”何菲展开纸条,上面写着――何作家:卢副总编今天状况很不好,要了几瓶洋酒,我怕出事,让服务员给他调了包,除他已喝掉的一瓶王朝干红,还有轩尼诗是真酒外,其他都是重新勾兑后的假酒,度数不高,特此说明,敬请原谅。如有需要,请尽管吩咐服务员。何菲想,看来假酒也能派上用场啊。

卢阳还是不说话,偶尔有泪滑到桌面上。何菲有点慌乱,看来卢阳不仅仅是因为李味味的事,卢阳肯定碰到了什么大事!以她年轻的经验,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场景,既是她成长期中崇拜的偶像,又是她尊敬的师长,现在还成了她的上级领导!

何菲不想问。她不想知道别人的秘密,就像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崔北风的秘密一样。有时,知道别人的秘密也是一种负担。

既然都不想说话,那就喝酒吧,何菲想,有时候,酒是最好的道具,具有无声胜有声的力量。看样子卢阳喝得还不是很多,再喝点也无妨吧,喝醉了正好,把他送回去睡觉,一觉醒来就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何菲把轩尼诗倒到卢阳的杯子里。然后把杯子递在卢阳手上。卢阳没有接。

何菲碰碰卢阳的手:卢老师……卢总……卢总……卢老师……

卢阳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何菲伸出手摸摸卢阳的额头,还好,不烫;又伸到他的鼻子下,探他的鼻息,也正常。

静默,静默是今晚的SPA。工作人员走过来,轻声对何菲说,快十点了,可能要停电了,是不是先把蜡烛点上?何菲摇摇头,我自己会处理。

看到卢阳化石般地依然静默,何菲不想再忍耐了,看来要以智慧取胜了。她轻声说,卢老师,我是何菲,我来了……

――卢老师,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有巨大的悲伤,是我无法安慰的悲伤。我想说的是,我不是个喜欢蜚短流长的人,也不喜欢知道探听别人的秘密,我更不愿意在你悲伤的时候刺痛你。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就是我非常信任你,所以,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我希望能够帮到你,哪怕是一点点也好。你这样子我很害怕,我也不知道如何办?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与你说话或者不愿意我留在这儿,你就点点头。如果你愿意我留在这儿愿意我与你说话,那你就摇摇头。她故意把点头和摇头的次序颠倒了一下。

果然,卢阳先是无力地点了点头,尔后又摇了摇头。

――你看,我现在碰到一个很小的麻烦,但是你可以帮到我,只要点个头或摇个头,就可以帮到我,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就摇头,不愿意就点头。

卢阳又是无力地点头,继尔又摇头。――哦,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帮我呢?又是点头又摇头?再给你一次机会。摇头不算,点头算,你到底愿不愿帮我呢?卢阳点点头。

――是这样的,我遇到一个小障碍,请你帮我一下。只要点头或摇头就可以了,行不行?卢阳点了一下头。

――是这样的,我对你有三个称呼,三个称呼我都很喜欢,一个是卢老师,二是卢总,三是卢阳,我知道应该喊你卢总或卢老师,但是我觉得你的名字也很亲切,你的名字的谐音和我的名字的谐音,都是合肥的意思,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所以我不知道你希望我怎样称呼你?如果你喜欢我称呼第一个卢老师,你就点三个头。如果是第二个卢总,你就点两个头。如果可以直呼大名,那就点两个头。如果你点了两个头,哪我们再想办法如何PK出最终一个?当然在你点头的过程中,我也可能计算出错。那你就不得不连续点头。当然,你也可以不用让我这么费事。

――卢阳。正在何菲还在煞有其事地喋喋不休时,卢阳干涩的吐出这两个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发音就好。何菲仔细观察了一下,看到卢阳的气色恢复了不少。虽然整个人还是软软无力的,但嘴唇开始变得有血色了。

可是卢阳还是不愿睁开眼睛。他低低地说,“何菲,请你别看我。我不敢面对你,我也不敢面对任何人。我怕光,我怕清醒,光明和清醒会让我黑暗的内心无处遁形。”

何菲不知道怎么接话,又是一阵静默。突然何菲的手机铃声大作,打破了这令人压抑的静谧。

何菲打开包包,找到手机,触手处她摸到一块丝巾,就是崔北风送她的那条紫色碎花丝巾(在朱晓凯老师的第六部出现的)。她看都没看电话号码,就直接把手机关了。她把丝巾拿出来,仔细地折好,尔后,站起身,走到卢阳身后,用丝巾轻柔地蒙住卢阳的眼睛,说,这样就没有光,也不用面对我了。

虽然没有气力,但卢阳低沉的叙述依然流露出做过诗人的底蕴――

“我恨你,恨不得煽情你的耳光……但是我不会这么做,我的灵魂远比你更真实更有人性。”这是李味味这个小姑娘骂我的话,她骂得有道理啊,她的骂让我看到我的灵魂是多么龌鹾。男人四十就变鬼。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家赵焰的一本书,我感觉说得就是我呀。

在卢阳语无伦次的叙述中,何菲慢慢复原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卢阳遇到的就是中年男人经常碰到的问题,ED。陈道明和蒋雯丽主演的那个离婚的连续剧里也描述过。最近一年来,卢阳感觉自己那方面也出了问题,对老婆没有反应也就罢了,可是即使再漂亮的美女在侧,也一点反应没有。到医院去查,专家说这是GG疲软,压力过大所致,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经济的重担社会的压力精神的负荷,加上夫妻关系疲劳,很容易出现这个症状。让他不要担心,放松心情,调理调理就好了。专家跟他开玩笑说,卢总,你放心,你才四十岁,男人正当年呢,身体素质也好,要是给你换个人,保不准你立马就行了。卢阳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嘴皮也顺溜了:“唉,中国这一夫一妻制就是害人啊,让人性得不到释放嘛。”

可是大半年过去了,毫无起色。 “病急乱投医”的卢阳为了验证自己是否真的不行了,竟然偷偷地跑到一些小理发店,试图借按摩之机,看看那些小姑娘有意无意的碰擦是否能激起自己的某些反应。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可是每到周末,自己的双脚就像着了魔似的,拐到离家门口不远的小理发店,花上10元钱,在众目睽睽之下,披上白布罩,洗发、捶背、按摩……。

灵欲的交战,道德的束缚和良心的谴责,让卢阳时刻处在精神的煎熬之中。“当我告诉李味味父亲的时候,李味味没有在我这当夜班编辑,而是在坐台时,我觉得我是发自内心的道德的圣人,我是发自内心地为了李味味好。想到那些在我身上按摩游走的小手,我不希望我朋友的孩子也沦到这个境地,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啊,花样年华前程似锦,美好的人生刚刚绽放鲜嫩的花蕊,怎么能让她的人生在这上面留下污点啊!可是李味味的信让我看到了我真实的、肮脏的、可鄙的、虚伪的灵魂,我是多么地龌鹾,多么地不堪啊,我不仅是GG疲软,那方面不行了,我的心理生理精神统统都不行了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