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那些派对之登琨艳

那些派对之登琨艳

去评论

        两次参加的派对都有一个共同点,一是身边恰好有一美女好友;二是天气都很冷。如同那个上海突然降温下雨的夜晚,和婷婷遇到登琨艳。

       很偶然,去年12月在上海出差,采访一个台湾造型师。采访地点是她朋友的一个婚礼。这对夫妇孩子都九个月大了,才结婚。婚礼很特别,在酒吧里,每个人都对着屏幕送祝福,喝红酒吃自助聊天(犹记得那晚的橙汁非常浓,没有兑水),很好的形式。婚礼结束,她说: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派对吧,有意思的。面对一个有魅力有姿色的成熟女人,你总觉得她的生活充满艺术性,后来带我们去的派对也确实艺术的不行。

       一路等待,上了她朋友的车。一男一女,男的貌不惊人,女的一身行头不菲,大约都是台湾人,两女谈话不时夹杂着英文,我和婷婷坐在拥挤的后坐,一人一羽绒服,更加拥挤。“下个月有个活你接不接?”“陪一个外交官夫人到欧洲买古董,10万快。”

     我和婷婷当即晕到,还好,我俩只在心里暗暗震撼,表面比较镇定。在这样类似的谈话内容中,开了好远,经过了传说中的外滩3号,来到了传说中登琨艳的派对所在地—一个老的机械厂-----登擅长化工厂厂房为建筑艺术。

      该怎么形容呢,一个大的院子,很大很旧,因为下雨寒冷,院子很多大缸升起了火,人三三两两的一群。每个人可以领一只玫瑰,尽管有些飘摇了已经。院子中间的一处大房,想是原来的厂房吧,人更多,站坐皆有,不清楚他们的行业,但从保养,气质,以及着装上来看,这应该是上海一个很体面的聚会。

    穿过一条小路,又来到一个安静的像教室一样的房间,两个桌子拼起来,一群人刚吃完火锅,男女簇拥着一个矮小的男人,就是登琨艳。造型师和她女友上前打招呼,婷婷有些兴奋,见到了偶像,我则茫然。登的名片很好看,接过名片,他问:安徽的媒体?我答是。接着,他开始评判中央电视台,“我现在根本不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之后说出一段内幕,可惜我只顾着研究他,给忘了。

     登琨艳很快被簇拥走了,我俩开始欣赏他的那些作品,婷婷很是喜欢。几个大缸垒在一个厂房里,换了我们,肯定不叫艺术。还有洗手间,就是一般的旧厕所,面盆却做的非常现代,反差很大,诸如此类的细节。

       我想有些人,是适合在这样的派对生存的,是谓派对动物吧。而我,却更显出一个傻来,总想着早早离开,回家泡杯茶看电视去。不过,游离之外,若不抱着某种虚荣或者功利的想法,看行色男女,当人生阅历,也是一番趣味。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