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雪

去评论

 

 

  早晨起来,惊喜地发现大地披上了薄薄的一层雪花,空中依然有细碎的雪花,在翩翩地飞舞,虽然有一丝丝的寒意袭来,雪花带来的清新和欣喜却让心儿在风中美丽。

   忽然想起小时侯故乡淮北平原上的大雪来。记忆的画面一下子展开,我仿佛又看到漫天飞舞的鹅毛般的大雪,看到白茫茫的原野披着厚厚的银装,欢快的孩童们穿着高腰的雨鞋,在雪地上跑来跑去,开心地倾听着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堆雪人,打雪仗,那更是孩子的爱好和特长了,哪怕是呵着冻得通红的小手,衣领里塞满了同伴们扔进去的雪球,也总是舍不得回到温暖的房子里,直到哪家的大人跑来,严厉地呵斥着自己的孩子,他才会恋恋不舍、一步一回头地随着大人回家,可是却还是把一颗天真的心留在了同伴身边。在大雪的冬天,我们还有两个开心的事情,一个是清晨起床,一夜的寒冷气温在屋檐下造就了无数的晶莹透亮的冰凌柱,我们便争先恐后地拿各种东西,把冰凌砸下来,比一比说的冰凌更大更长,甚至还有不少的孩子,比着比着,就把冰凌塞进嘴里,作为冰棒来吃了,那种欢乐,总不会比现在的孩子吃冰淇淋差吧。另外一个是捕麻雀,在院子里扫出一块空地,撒一些麦子,用一根棍子支起一个筛箩,一根长长的绳子牵在手中,等到到处无法找到吃食的麻雀飞来吃麦子,遥远地拉动绳子,筛箩倒下来,就把麻雀网在了箩中,那种高兴劲头可别提了。

雪花是美丽的,它很容易引起人无限的情思,历代都涌现出不少描写雪的不朽诗篇。小时侯对关于雪花的描述,记忆最深的是语文老师引用《三国》中诸葛亮所做的《梁甫吟》:“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火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老师说,把雪花比作玉龙争斗落下的龙鳞,这就是神奇的想象的魅力。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老师那种陶醉的模样。还有就是一个打油诗的描写,说道“大雪纷纷下,江山一笼统,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地上露出一个大窟窿”,所谓大窟窿,水井也,雪再厚,也没能掩盖水井,所以才有一个大窟窿,也是一首千古打油诗啊。还有那首校园歌曲“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着我的校园,漫步走在小路上,脚印留下一串串……”曾给校园里的男孩女孩带来多少美妙的幻想呵。

我站在窗前,向窗外望去,房顶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白色,马路上的雪花已经化去了形态,只有路两旁的常绿植物上还覆盖着灿烂的洁白。城市的现代化建设的步伐越来越快,气温随着楼房的长高也不断地升高,当雪花遇到城市,就只能变成匆匆过客了。鲁迅先生曾经感叹:“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现在,何止是南方的暖国啊,就是北方,又能有多少孩子们能够见识大雪覆盖大地的景色呢?

这就更加让我怀念儿时那无忧无虑的岁月,怀念那茫茫的雪原,还有那无边的田野、灿烂的星空、静夜里清脆的蛙鸣和昆虫的低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