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去年12月-丢车.迷路.晒太阳

去年12月-丢车.迷路.晒太阳

去评论
       为什么我老是迷路。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是不能勉强的方向感还是心不在焉的当天状态。我多么希望日月星辰高楼翠树都可以是按需所取的指引,但也许心灵方向坚定与否是一种时机与直觉。就好象去年6月跳进湘西的小城,莫说路人,连我也会以为自己就是这里的人。
        地铁是直达目的地的最适合把控之选,但我认为每天选择坐地铁根本就是控制能力极可怜的人。赫胥黎的预言正在实现,让人们失去自由的不是独裁者,而是越来越多的表象自由本身。用他的概念来说: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看看这个悖论:人们要自由,人们有自由,人们越发爱自由,自由让人不自由。现在玩换词游戏:自由=掌控;自由=方向感;自由=生活;自由=爱好……
         我迷恋上这种换算。这种换算让我洞极目标的虚无。昨天看第34期看电影里谈无极。我忽然发现概念是世界上最虚无的东西。所以聪明和智慧是两个概念。而POWER则不在同一范围之内。曾经有套宣传主旋律说知识等于力量。我修正世界观。最大的力量都可以被宏大的概念反推掉。倘若结果不可确定你大可在概念中把结果的定义修正掉。原来唯物论和辨证论是这么好玩,难怪古今中外的人都喜欢边晒太阳边讨论。当然相比较而言晒太阳比讨论概念要实在许多。
         好啦,又跑了很远的题了。话题也是个黑洞,一个接一个。这种黑洞是码字行为的客观性原力。
         我认为每天坐地铁是可怜的行为,所以我觉得只要你不想自己只相当于每天漂浮在空中的一块肉定位,就都应该抽时间坐坐公车。步行和骑单车与之意义相同。生活得不那么惨的人要选择阳光灿烂或微雨细阑的时间做这件事情;而且要穿得暖暖的,要选择一辆干净的车,要真主在那边保佑你遇见善良或美丽的人。如果那样,就完美了。昨天我在摄影棚翻报纸,看到鲍吉尔.原野的一篇《所想》,我觉得那篇是不错的参照指标。我想尝试如何观察一个人的眉毛和睫毛以窥测他/她/它的智商和情商。这远比看肉在空中飘有趣一些些。
        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因为我隔三岔五利用的单车终于丢失在放了四天三夜的车棚里(K,之前放了一年半也没丢,捡出来一个半月就丢了。老妈说不怪我。我想它现在驰骋在某个街道上应该比偶尔见我一面快活许多吧),失去速度和马路上运动惯性之后方向也随之迷失。早上去医院拿体检报告回来,便莫名坐错车。坐错,然后又坐错。。。
        美妙的是,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整整28个半月,迷路的我不再仓皇。看那些似乎认识的马路名看那些完全陌生的街道,我觉得陌生的东西好好看,好好玩。
        这种感觉,都是因为我有了时间。一个工作日可以在外面游荡的时间。感谢我的美女领导。感谢支持我面对失去的鼓励,我记得杀手同学跟我说,失去一些一定会得到些别的。幸好我没有在“任何改变都是痛苦”这一高祭的观点大旗下,按老妈当时要求的维持惯性。
        你看,果不其然。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