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网络暴民向我道歉了

网络暴民向我道歉了

去评论



    上面两张图片,第一张是一个恶意发帖者今天下午写给我的;下面一张是根据昨天辱骂、诽谤我的跟帖IP查出来的发帖者所在的位置。

    3月10日,本人曾发了一篇关于淮南某区的一篇博客,说的是女方举报自己丈夫的事情。因为原帖中很多提法为当事者李女士单方面提供,无法查证,涉嫌侵犯他人名誉权。经与李女士多次沟通,李女士亦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其亦认为文章里的很多提法不妥,经当事者李女士和其儿子阿晨同意,将原帖删除。

   原帖子删除后,一直到上周,虽偶有质疑,但无谩骂。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从上周四开始,骂帖渐渐多了起来,昨天上午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合肥有个60.166.85.252的IP居然在20分钟内狂发了几十个同样内容的帖子,说我“打着揭露官府丑陋腐败的旗号,大照声势,然后向官府腐败分子收贿封口费。其真是的嘴脸实在龌龊恶性!”希望“
善良的老板姓们,不要再在相信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可以看出,发帖者情绪激动,言辞火爆,大有置人死地之势。

    昨天我还在和一帮朋友分析,出现上述情况,无外乎以下几种情况:第一,当事人对我的攻击;第二,大家想知道删帖的原因;第三,有人趁机操蛋。

    上周六,我曾询问过李女士,李女士生气地说,要是那样做就没良心了,她不会干那样的缺德事。阿晨说,他感谢我为他父母和解所做的工作。李女士的丈夫,我则根本就不认识。他渴望生活平静,不可能自搅波澜。这样,第一条就排除了。

    第二条原因我已经解释过了。

    那么就只剩下第三条了:有人从中操蛋。昨天上午,我专门写了篇《举头三尺有神明》的短文,解释公共知青沙龙就是一帮朋友叙话交流的一个小圈子,不是报纸,不是广播电视,也不是新闻网站,更不是纪委和信访办,没有承担那么多的使命,也承担不起。报纸错了还得纠正,比如《南方周末》、《新民周刊》,曾因为老兵和小偷村问题向安徽道过歉,为什么,因为他们错了,错了就必须纠正,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报纸错了尚且要纠正、致歉,博客上的提法错了,提供情况的当事人李女士、阿晨也认为错了,为什么我纠正了,有些人心里就那么不痛快,皇帝不急太监急,非要急不可耐地、持之以恒地、坚持不懈地披着正义的马甲,将辱骂当快乐呢?按照个别人的逻辑,我删除了原帖,肯定就是两头得好处了。我为有人长着这样一颗小人之心而悲哀!按照这些人的逻辑,《南方周末》、《新民周刊》给安徽道歉,岂不也得安徽的好处了?

    长期以来,一些人思维里有这么一个惯性,就是把人分为“强势群体”和“弱视群体”,无权无势、悲悲凄凄、未言先掉泪、见人就下跪的肯定就有冤,他说的就句句是实话,媒体就应该按他说的去写去报道,记者采访后报道不出去就是被“摆平”了,就是被收买了,就有可能会得到一些“正义”人士莫明的、恶毒的骂声。岂不知这样的做法,只能让更多的媒体同行对投诉者敬而远之,避之不及,最终损害的还是一些真正的弱视者的利益。而那些骂人者除了带着邪恶的心理去骂几声,又做了些什么呢?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一个躲在阴暗角落里连自己的脸都不敢露一下的人,他又能做什么呢?又能做成什么呢?

    在昨天的博文的最后,我特意提到“骂人者,请你三思,举头三尺有神明。”没想到,昨天的博客发出来后,昨天下午,同样内容的恶意跟帖又被粘贴在我的多篇文章下面,这个IP地址为60.166.91.165的发帖者还挑衅性地说“我就是合肥的,我要24小时上网骂你”。无奈,我只好在强班长和于班长的指导下,暂时关闭了博客。

    今天下午,我站在了曾口口声声要收拾我的合肥的这个网络暴民的面前。

    这个生于1980年7月13日的男子是淮南田家庵人,目前在合肥一家公司上班。他在我面前低下了头。他的声音很低。他说他母亲姓陈,是李女士(我曾帮助过的一个女人)在淮南华光日化厂的同事。上礼拜天李女士把辱骂我的跟帖内容编写好后用QQ发给他,让他狂发帖子对我进行辱骂,直到把我的博客骂关闭。他说他根本不认识我,是李女士让他这么干的。

    查到了发帖者,查出了骂帖发布者的幕后指使人,我很悲哀。 

    人啊……  



6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