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号码公开,会不会又一场政治走秀?

号码公开,会不会又一场政治走秀?

去评论

向公众公开领导干部的手机号码,淮北市的领导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一个多月前,关于仇和新政的报道,大量出现于各大有全国影响力的报刊的头条上时,公开公开干部手机号码这一条,为仇和引了不少的眼球率。我当时就在想,古代交通、通讯都那么不发达的情况下,关于微服私访、钦差大臣、拦轿喊冤、堂前鸣鼓这样的字眼,还常出现在各种唱本小说的字里行间。而我们生活的21世纪,无论是交通,还是通讯,都无限发达的今天,一个被称为WEB2.0的时代,一个城市的领导,因为打通了与民众沟通的一个细小的通道,而成为一个全国皆知的人物,这一条,不具备太多理性和真实可操作性的新政,成为大家拍手称赞的一件大好事,我不确定,这值得我们欣喜,还是反思?

前段时间,国务院新的工作规则出台,细则我没注意,我只关注到媒体解读时说的三句话:建立透明的政府、服务的政府、责任的政府。

责任的政府,无非是说政府有担待,不随意推卸自己的责任。从很多社会事件发生后,领导干部主动向公众道歉、引咎辞职、发表政府说明等等行为上看,我们的政府,的确越来越有担待了。大家都明白,现在资讯那么发达,除了传统的自我监察机制、传统媒体的监督力量,又多了一样公众自发组合成的网络监督力量。开诚布公的面对公众,能获得更多的工作主动性,而一味的压制藏掖,其实并不利于事态的发展,也更难获得公众的原谅,2003年非典事件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应该给了很多当政者以前车之鉴。

服务的政府,这几年也在百姓和政府间达成越来越多的共识。老百姓越来越爱拿自己是个“纳税人”来说事,而政府的工作人员,对“公仆”两个字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百姓赋予政府权利,让她来帮助大家治理这个社会,政府是我们百姓聘来的“大管家”,当然要全心全力为我们百姓做实事,做好事。

既然政府是“大管家”,那他对这个大家族的考虑,一定是通盘的,顾及全局的,那一定是长幼先后有序的。在一个大家族中,若要顾及到每一个个体的利益,我想,是非常困难的。而对一个动辄管理服务着几万几十万人口的市领导来说,要想把每一位纳税人的问题都亲力亲为的解决妥当,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这就是我对领导公开电话号码的态度。我赞赏他们的直面公众积极的态度,但对这种做法的先率和实际的效果,却保留一定的意见。

在新闻中,我看到一个领导说,公开号码后,接到的电话的确多了很多,工作量加大了,“但这不是额外的工作”。

半夜梦醒时分,如果突然接到百姓打来的问询电话,也许来电只是出于好奇的恶作剧,也许问一个其实在政府网站上可以轻易查询到结果的电话,怎么就不是“额外工作”了呢?政府的领导也是公务员,也是我们百姓聘用的工作人员,他们也应该有上下班,也有保证自己基本的休息的权利,怎么就“不是额外工作”了呢?

这句话,倒让我觉得,有些政治作秀的意味。或者说,其实咱们老百姓,和那些领导干部真的还没把自己的位置摆平。总觉得领导就应该“高大全”,就应该是孺子牛,那样才是合格的干部。

我个人倒觉得,如果领导和百姓,都把"领导"当成一份为大众服务的工作,也许就不会出现那些矫枉过正的行为或是态度。既不会干了很多额外工作还口头上谦虚说自己应该做,也不会把一双脏手,伸到百姓的钱袋里,干了一些对不起民众信任的事,还理所当然,觉得享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还有一点,我比较好奇的是,一个领导,一部手机,一天到底能接多少民众的电话?到底有没有关机时间?如果自己需要休息,不能接听,怎么办?如果正在召开会议,或者开展工作,又该怎么办?一部手机号码的公开,好不好影响他们正常的工作秩序?他们是否能清亲力亲为地接听公众的电话?如果由秘书或专门的接线人员接听,会是什么效果?打通市长热线,办事效率一定会快吗?公众可以和领导直接通话,他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如果一直不能得到直接通话,他们又会怎么评价这一行为呢?

领导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是一个职务。我认识很多领导,他们并不像某些人想的那样,每天喝茶看报纸安排工作,就能消磨完一天。在经济高速发展的现代中国,我们一个老百姓,常常都要从早忙到晚,常常感叹工作生活压力的巨大,领导也是一个上班族,他们怎么可能无所事事呢?他们有他们工作的重点,工作的性质,他们也需要休闲,也需要休息,这些都是人之常情的基本需求,不能因为是领导,就被忽略。当个人的利益和公众的利益相冲突时,一味做自我的退让,这是一种奉献精神,但我想,未必是一种理性可持续发展的态度吧。

其次,领导就一定比基层的办事人员,了解更多的法规法则吗?他们就一定能公平公正的解决问题吗?他们很了解基层的情况吗?我身边有不少某系统的公务员朋友,因为上层领导的“对民众的体谅”,而造成他们巨大的工作量。节假日不用奢望,连正常的公休也被取消或减少,很多工作人员一度难以为继对工作的热情。上传下达中,造成的矫枉过正,谁来负这个责任呢?

我在新闻中看到,有些领导接到电话后,所做的工作,是告知来电群众具体办理他问题的部门的电话。记者的暗访过程,在我看来,也就是“政府电话指南十分钟游”。这样的电话接的有什么意义?难道领导就成了接线员?我能理解很多百姓的想法,遇到自己跨不过去的槛,找最大的领导诉说;或者遇到不知道找什么部门解决的问题,找最大的领导诉说。但我觉得,相对于这种最基本的功能和意义,我们的政府,更应该做的,是把每个职能部门的权责细分开,把他们的沟通方式真正公开化,让我们老百姓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该找什么部门询问解决,这大概才是更重要的事。如果每个只能部门的电话,都能像消协的12315、电信的10000号一样,深入人心,那么,我们的领导,何必要接那么多的“拐弯电话”呢?

我注意到新闻中,有领导提出“中梗塞”问题,说中间的办事效率太低,所以上层领导要亲力亲为。这是在责怪手下的职员,还是在检讨自己工作开展的不完善呢?我只能说,上层领导直接接听百姓电话,会给具体的办事人员一定的压力,让他们更尽心更快捷地为咱老百姓办事。但如果真的是“中梗塞”,估计几个领导的号码公开,也不是推动新政最好的方法。不要舍本取末,不要投换概念,我们的政府工作,才能真正往良性发展。

淮北的政府领导手机号码公开,让老百姓“觉得解决问题有希望了”,“很多人得到了,这安慰”,也让领导觉得“能接触到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事实的层面”“贴近了和百姓的距离”,这当然都是好的积极的方面。政治人物打破了以前强悍有力刚硬刻板的形象,有了自选动作,也有了温情感性的一面,这对我们和谐社会的构建,绝对有积极的影响。但从另一方面说,公开领导手机号码,也绝对是初级阶段的做法,因为一个健康循环的社会,榜样的力量虽然巨大,但最终还是要靠完善的社会制度做保障。

2008,我们的政府做了很多事。从昆明的仇和新政引发全国关注,到南京市公推公选市政府组成人员人选演讲辩论会,再到杭州通过网络视频开放政府常务会议……我们的政府,点子越来越多,越来越透明化、公正化,越来越贴近我们百姓,越来越和蔼可亲。

不论这一场场的变革,是不是政治走秀,但我想说,我们的政府,毕竟迈开了走向公众的第一步,也许某些“自选动作”还有需要调整改进的地方,但他们的勇气可嘉,而且,他们也走得摇曳生姿。我为这样的政府鼓掌!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