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与书共卧

与书共卧

去评论

 

自孩提时代起,我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父母的熏陶养成了我酷爱读书的习惯。工作后一个人留在省城,拥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书籍更是成为我最亲密的伙伴。

读书的乐趣,在买书、聚书。常常在书店中、书摊前徘徊搜寻,久久留恋,即便是囊中并不丰饶,最终也总会抱回一摞摞的新书旧籍。对于我来说,买到一本盼望已久或让人心仪的书籍,那时的心情是多么快乐和满足啊。“俸去书来,落落大满”,书越聚越多,柜中排书、桌上摆书、床上也堆扔满了书籍,友人笑称我是“与书共卧一条虫”。我却自得其乐,常常检阅藏书,如同威武的将军检阅他盛大庄严的部队。

读书的乐趣,在于走进书中,与作者及书中的人物进行心灵对话。马克思的深邃、海明威的孤独、林语堂的幽默、钱钟书的博大……都使我的心灵更加充实和明朗,更加活跃和纯净,我心甘情愿地追循着他们的思想轨迹,暂时把世俗的的功名利禄抛于脑后。厚厚的几十本读书笔记真实记录了我寻求人生真谛的足迹。

读书的乐趣,还在于与书友的交流探讨。“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我生性爱交友,并附庸风雅给蜗居取了个“市水居”的名称,取“臣门如市、臣心如水”之意。书朋文友常三五相邀,结伴而来。弄几个菜,摆两瓶酒,煮酒论书,其乐融融。间或观点相同,击掌拍案,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倍增了读书的乐趣;偶尔也有观点相左,争执不下,甚至脸红脖子粗,便会有人出面圆场,大喊两声“喝酒!喝酒!”这又是另一种乐趣。胡适之先生曾经自谓:“惟有读书才能忘记打牌,惟有打牌才能忘记读书。”被我们篡改为“惟有读书才能忘记喝酒,惟有喝酒才能忘记读书。” 大家居然都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读书的乐趣,那些不爱书、不读书的人也许永远难以体验。对于我的读书,朋友中有人认为“不合时宜”,也有人羡慕我具有苦读的毅力,他们都不明白我的乐趣。对于这些,我毫不分辩,只是淡然一笑:尔非鱼,安知鱼之乐?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