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身在动,心却远

身在动,心却远

去评论
平时不是刻意的喜欢浪漫,却一直很喜欢《浪漫满屋》,却更喜欢《血色浪漫》。
第一遍看《血色浪漫》似乎是其刚播的04年,今天再看来,却又是一番滋味,甚至有些盈泪。

怒放的青春
青春,是个让人触动的话题,一经提来,心头那遍野的花儿,红的、紫的、淡黄的、白色的,一地地的开来,迎风展动,有蝶儿飞过,数只,灿烂而绚丽。

好像恋爱是每个年青人的一个结吧?漂亮的女孩、风中的围巾、皇城下的围墙、象征着身份的自行车。没有借口和注意力,我们就以打架、口哨或者一种无赖的态度,争取她们的注意吧!活在70年代中的青年,我想也只能这样吧?

90年代正年青的我们,应该大多是听着高晓松的《冬季的校园》和叶培的《一个文科生的下午》,在校园的宿舍里面叹息着,或者在喧闹的街头游走罢了。

谁说我们年轻气盛呢?那就算是吧!我是也希望自己是英雄,我们有自己的方式,虽然这个方式别人不一定能接受!我们有自己的判断是非标准,虽然社会上的成人们不赞同!当然,我们是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受伤的!

友情和爱情

你说,该放弃时应该放弃吗?钟跃民是放弃了,主动的放弃:在那满是羊屎遍地的河埂上,顶着你是出身复杂的社会帽子,你又能指望别人的等待吗?是的别人在等待,可是你又能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高而红的军医呢?
没有可能,我想他的放弃可能是一种心灵上的一种真实放开吧?
可是,有几人能明白,何时是应该放弃的时候?
个人比较喜欢古龙的小说,大漠、残刀、有残缺的人,可能却是高手中的高手,如傅红雪。在真实的荒凉地,辽无人烟,落后的思想与落后的生存方式,在每天的劳作后,又能什么能够慰祭那近乎已经冷却的心?
唯有信天游!信天游应该是天地间最美好的声音了吧?还有那可爱的唱信天游的人啰!这人,是能陪你渡过一生的人吗?能让你快乐,你也会让对方快乐吗?既然快乐,那就爱吧!

奎勇对他的弟弟说:我和钟跃民的事情你不懂,你别管!
少年时的友情应该是最真实的,一起患难一起努力。共同从青春年少到中年,有多少的辛酸,也不一定能像朋友提。一个窖洞里面的兄弟,在碰瓷后的相聚中说:我真不想来,我怕丢你的人,可我真想看看你。
奎勇带着他的出租车朋友,多绕几条街来,只为了买兄弟跃民的烧饼。
宁伟说:大哥,我不敢,我要报答你。让自己的女人带一群兄弟们来大哥的店里无限的吃喝!
火车站,海洋与跃民一边一个扶着满仓,对他淳淳教导,是因为对他大哥的歉意?
或者这就是友情,有些,虽然有些病态了?

身在动,心在远方
宁伟说:没有想到我宁伟走了,还烦两位大哥来送。
奎勇说:你说人有魂吗?
当信天游的绝响在城市的砖瓦间消失;当宁伟卸了弹夹,在自己的大哥面前像个男人的死去;当奎勇为了家庭努力毕生,却不一定能够挣脱社会、命运带来的磨难,递生于其另一生的魂魄,我们的心还在吗?
我想,心远了吧?城市的生活,是复一日身的劳作,难道只为了糊口?只为了一个罩着身的家?正如饭店上墙上所书的:品百姓家的酸甜苦辣?
已经丢失了心吧?
人生,真的不能做些什么吗?
去可可西里吧!
去洗净自己心灵上的尘吧!
去可可西里吧!
去寻找真实的自我!
身在动,心却远。
还有高玥啊,可爱的姑娘,她的宽容她的放手,给了你飞翔的天空。
哪天,心再近?


2 条评论

  1. 同名同姓,看到你的文章,心有所动

    QUOTE:
    以下为蔡敏的回复: 谢谢关注!谢谢本家。
  2. 呵呵。

    QUOTE:
    以下为蔡敏的回复: 于总一发笑我就要发慌,呵呵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