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张编编”浮出水面

“张编编”浮出水面

去评论


 

张国华炮制的多篇假新闻都在全国引起轰动

 


 

陈兆丰告诉记者:《小保姆日记》的文章纯属胡扯

 


 

张国华炮制的假新闻


 

张国华炮制的假新闻和所配的假照片

 

 

◆侵权官司让滁州“张编编”浮出水面

 

    由于尚军没有追加《傍》文作者“丁香、小钟”(张国华)为被告,依据民事诉讼法“不告不理”的诉讼原则,法院没有追加张国华为被告。

628,尚军的家人从知情人处了解到,编造尚军情色故事的“安徽省知名写手、《家庭》杂志签约作者张国华”,居然是个靠编假新闻骗钱的专业户。

早在2005年,一家杂志曾发表过一篇《小保姆自述:我的日记将贪官拉下了马》(口述/李和芳整理/黄山”) 的纪实文章,文章讲述原安徽省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兆丰,在任定远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贪污受贿900多万元,牵扯各级领导干部300多人。案发后,他在向南京、济南、上海和合肥等地转移赃款时,还牵连多名与他有亲戚关系的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此案是近年来牵扯县(处)级领导干部面最广的腐败案!

然而,谁能想到,无意中把这个大贪官拉下马的竟是他家的小保姆,而此案的证据就是这位小保姆无心记下的一本流水账。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这位小保姆,了解到了此案背后令人触目惊心的内幕。

下面是她的自述——

文章共分三个小标题:《清官似的表叔要教我记载“送礼账”》、《身居要职的表叔原来是大贪官》、《铁证如山,我的日记令贪官表叔终成囚犯》。文中写道:

2001910,陈兆丰要去北京出差。他知道我在北京与一些领导熟,就要我去当向导。我在北京做保姆时,和很多老干部家庭处得非常好,回来后,还有不少人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回去了,我也有些想他们了。到了北京住下后,陈兆丰对我说:“你在不少领导家当过保姆,对他们家的情况比较熟,就由你带着我们到领导家跑跑。但你不要说现在在我家当保姆,就说是我的亲戚。”我问:“找那些领导做什么?” 陈兆丰说:“我们县是革命老区,还很穷,我这个官不好当啊,我是为县里跑项目来的。”我觉得这是为县里办事,自己应该尽心尽力,就带着他跑了一些在京的肥东和定远籍的领导家。陈兆丰带了一些家乡的土特产送给他们,但我发现陈兆丰到那些领导干部家并没有谈什么项目。回来的路上,陈兆丰对我说:“自古以来都是朝里有人好做官,我们这些地方官能不依靠他们吗?”我这才明白,原来,陈兆丰是想利用我到京城跑关系。回来后,我把这些情况也全部记了下来,其中还有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2002年初,听说陈兆丰要调到市里当大官,我就想利用这个机会离开陈家。恰好当年49日我的孩子在老家上学时受了伤,于是,我就请假回家看孩子。

谁知我到家的第四天,陈兆丰就让他的司机到肥东把我接回了定远。他一见到我,就说: “我可能马上要到市里当人大副主任,但是现在遇到了一点困难。上次去北京,我发现你跟某领导很熟,这次你要帮我说说话。”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又要带我去北京。

到了北京后,我们马不停蹄地跑了几个领导家。因为陈兆丰的人头没我熟,根本就说不上话,事情都是我说的。可那些老领导们一点情面也没给我,他们说这不是我应该问的事,要按组织原则办事,并把陈兆丰送去的礼物全都退回。北京军区有位定远籍的老领导脾气非常大,不光把陈兆丰的红包给扔了,还把他臭骂了一顿。陈兆丰当时像孙子一样,屁都没敢放一个。

后来,不到半年,陈兆丰就出事了,纪检部门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我。说实话,很多事情我真的记不清楚了,但我把那本日记交给了他们。没想到,我拿出日记后,他们如获至宝。后来,我才听说,那竟是陈兆丰贪污受贿的重要证据。

鉴于陈兆丰的问题已经涉嫌犯罪,贪污受贿高达900多万元,安徽省纪委于20046月将此案移交到了司法机关。虽然目前尚未进行最后的宣判,但等待他的定会是法律的制裁!

由于陈兆丰并不存在贪污的事实,家里也从来没有请过所谓的保姆,文章编造得太离谱,20058月,《滁州日报》等媒体曾先后发表声明:全国多家媒体争相转载描写陈兆丰的《小保姆自述:我的日记将贪官拉下了马》一文,“纯属杜撰,子虚乌有”。 但由于假稿子的编造者“黄山”是一个化名,陈兆丰当时还被羁押在看守所候审,没有人站出来帮他打官司,使“黄山”逃过了追究。这个“黄山”,就是后来编造尚军情色故事的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人张国华

2006年,《女报》3月号又刊发了张国华编造的反贪纪实文章9楼扔下30万,这是“廉政局长”第几次被情人敲诈?》(署名“田力”),主要内容是:

2005126中午12点左右,艳阳高照。安徽淮南市香格里拉大酒店,忽然,有人从9楼房间的窗口扔下一个不大的纸箱。那纸箱结结实实掉到楼下一辆小型客货车上。由于楼层太高,纸箱一下被摔炸了,顿时里面无数张面值百元的钞票天女散花般飞了起来,很多人拥上去哄抢,于是马上有人拨打了110……

是谁从楼上扔下一箱钞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警方立即着手调查。很快,一个离奇的案件浮出了水面……

今年46岁的丁敏昌,20年前从安徽省建工学校毕业后,先是被分配到了市城管局当了办事员。领导认为他工作“有魄力”,结果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他就完成了很多人可能连一辈子都完成不了的跳跃———从办事员到股长、科长、局长。1996年初,丁敏昌调任市某局局长。

2002年,丁敏昌调任“放个屁这个城市都要抖一下”的某局局长,而2005年他被列为了副市长的考察对象。

性格泼辣的丁敏昌既贪财又好色。那些有求于他的人知道他的脾性后,在送钱的同时,往往也会送女人给他。而他压根儿就没有怎么顾忌过影响,有时候,不需要别人安排,只要是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朋友”们做的东,酒后他就会像点菜一样问人家又给他安排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遇到满意的,就把小姐包养一段时间。

这天张老板送的这个“晶晶”小姐一个媚眼瞟来,就把丁敏昌俘获了。晶晶笑着,妩媚地迎合着他,让他十分地受用,于是临别时,他特地从包里拿出2000元钱给晶晶。包里的钱不用说是张老板的心意。这2000块钱实在是出乎了晶晶的意料,因为事先张老板已经给过她1000元了,按“规矩”丁敏昌不必再付费。

这些年,丁敏昌究竟玩过多少女人,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他在南京、合肥、滁州、蚌埠、徐州分别包养了5个小情人,其中在省城合肥的情人小米还给他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中年得子的他非常喜欢这个儿子,为了防止事情露馅,也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名分”,他还让小米跟他的一位远房表弟假装结了一次婚,然后又离了。

尽管这些年来有很多人反映过丁敏昌在经济上有问题,上面也不止一次地查过,特别是他作为副市长候选人以来,上面曾全面查过他的账,但一直没有抓住他的尾巴,他甚至还连续多次被评为市里的“勤政廉政的好公仆”,他的妻子陈玉红也多次被评为“领导干部的贤内助”称号,并在市电视台介绍过做“贤内助”的经验。

张国华承认,2006年,在编造了9楼扔下30万,这是“廉政局长”第几次被情人敲诈?》、《傍上两个“副省”,为何保不住她的亨通仕途》后,他又一鼓作气,根据网上资料,编写了《何闽旭被揭情陷姐妹花》(署名“小钟”)、《阜阳中院三任院长齐受审》(署名“小钟”)等“重磅”文章。在《何闽旭被揭情陷姐妹花》文中,张国华编道:2006622日,原安徽省副省长何闽旭被中纪委“双规”,笔者对本案进行了深入走访,揭开了“不作为”的副省长背后的故事,给人造成他曾经采访过办案人员的假象。

文章编道:何闽旭看见小荷的第一眼,就被她的姿色迷住了。一日,何闽旭又到荔枝园酒店吃饭,饭后假装喝多了,直接提出请小荷送他去房间休息……

不久,小荷干脆把自己的一个名叫红红的的表妹介绍给了他。事后,在何闽旭的操作下,小荷很快就当上了市人大代表和餐饮协会副主席。后来,当他得知红红是小荷的表妹后,觉得这样的女孩放心,干脆把她当成二奶养了起来。

小荷还专门跑到南京,给何闽旭找来几个“俄罗斯女孩”(事后经调查,那些女人并不是俄罗斯人,而是我国某少数民族地区的人)。何闽旭哪知道其中的奥秘,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脸,为了“不让外国女人看不起自己”,他表现得特别大方,一出手就给一个假洋妞5万元人民币的“小费”。

在《阜阳中院三任院长齐受审》一文中,张国华除了继续编造尚军的故事,还自作主张,给刘家义增加了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名。(█ 未经同意,本文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上网、上电子版,违者必究) 

 

    请关注之四:《多名编者涉嫌侵权》


2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