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美食 »  » 一条鱼的晚餐意见

一条鱼的晚餐意见

去评论

    其实,我没有看见那条鱼冲我眨眼,只是闻见了鲜虾的味道,便不由地移动了自己的脚步。我现在叙述的是昨晚的晚餐前奏及正戏。

反正我是买了一条鱼,是鲫鱼,而且是超市里当日仅剩的两条鲫鱼中的倒数第二条。当那个卖鱼的人极力把最后一条鱼也推销给我时,我拒绝了。因为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吃掉两条鱼。当我提着这条已经被宰杀却仍然在蹦跳的鱼走出超市时,我仍然不知道我晚上为什么会想起来吃鱼。

我提着这条鱼回到家。思考我该如何烹饪这条鱼。红烧或者煮汤,只有两个选择。我还是选择了后一个。因为我爱喝汤,而我又想做一道菜。所以煮鱼汤是好的选择。

最近,我总在思考这个问题。早上该吃什么,中午该吃什么,晚上该吃什么。似乎一天三天成了我每日最费力的思考。这样不仅是折磨了我的脑子,更是折磨了我的胃。我明显感到胃总对我抗议,不规律的吃饭让它不能感觉到规律性地填充与包容。我折磨了胃,胃也折磨了我。我甚至认为,找个伴最大的好处还是两个人在一起吃饭不寂寞,你看,太监还要找一个吃对食的呢,由此看来,饭以及胃的安置始终是一个大问题。

继续回来说我的鱼汤。我不怕腥,所以即使不放料酒我也无所谓。事实上,我也没有放料酒,因为我没有料酒。葱姜当然是不可少的,多放点水慢慢熬就是了,看着清水变成奶白色,自然可以出锅了。我刚刚抓的一把米也在这一时段顺利变成了米饭。

一条鱼,就这样成了我的晚餐。QQ那边,朋友说,光吃鱼汤肯定会饿,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还煮了点饭。不过,清淡的鱼汤加上寡淡的饭,根本没有大快朵颐的欲望。我吃了半条鱼,还有大半碗饭,还是将剩下的全部倒掉了。

我其实仇恨这样的状态,只是一碗饭、一个菜,我却要洗一大堆锅碗瓢盆,忙一大会消耗的能量估计就抵消了摄入的热量。

前一个晚上,我选择的是半个西瓜。用勺子吃,这个半圆形给我勺了一大半,还是弃之。剩下的那半个第二天就馊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吧,放置了它就变质了,不容你去思考是留下或者放弃。

所以,那日,某人向我炫耀他的厨艺,还列举了几道他当日做的菜,我倒是开始艳羡起来。会做菜不是我羡慕的,会做菜还有人吃这才是我羡慕的。还有,我特别喜欢看男士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左忙右,然后做出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来。不知道这样的癖好是不是一个奢望。不过,我倒是知道,周围不少男士的厨艺都还相当不错。当然,友人的话可以在此评注一下:男士会不会做和愿不愿意做是两码事。我仍记着某日,那个用心煎出来的相当圆的荷包蛋。只是,人不在了,荷包蛋不会再有了,甚至连煎荷包蛋这件事也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当然,晚餐在我看来还不是最难打发的。因为有足够的时间供我思考,有足够的选项供我选择。只是早餐,我常常错过了它,再吃之时已经成了早中饭了。以前,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每天在楼下买一个鸡蛋饼,枯燥的鸡蛋饼能让我连续吃一年,没有任何抱怨,再倒退,两个鸡蛋一杯八宝粥也让我吃了一年。现在都无法想象当年的枯燥。不按时起床,有时候是塞几片面包,有时候是几个小煎包,有时候是一杯豆浆,有时候只是一杯白水,有时候一觉到午饭时间。来不及选择,或者没有选择,早餐就全然错过。

三餐,的确是个大问题。时常也想着把老妈发动过来,照料我的起居,老妈倒是乐意,我却觉得这样的安排太过自私,遂经常将老妈的设想打碎在萌芽状态。

于是,我还是无法照顾好自己的三餐以及自己的胃。



18 条评论

  1. 文如其人,我猜想你会是一个乍样的银捏?
  2. 想和你做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有可能,我在北京,给我回个信息留个言吧

    QUOTE:
    以下为樊立慧的回复: 你可以加我QQ,左边照片下面有。
  3. 一个人烧饭确实从精力上来说太划不来,要是有个吃饭俱乐部,大家凑一起烧一起吃多好啊。
  4. 你才这么一点年纪,就象我三十大几时般常常故做不自伤的自伤了
  5. 吃,是一种本能。讲究吃,就是一种品味了。
  6. 我讨厌吃鱼,尤其自己家从来不买鱼,我觉得整个厨房都会因此而腥臭的。对于肉,倒还欣然接纳,冰箱里常备。 一个人吃东西确实有吃不完的烦恼,冰箱的实用性在于此。另外,西瓜我基本上不买也是因为吃不完,剩的东西我又不想吃,尤其是剩的冰西瓜,我总疑心有怪味了,一过夜的肯定就扔。我想我之所以接受剩菜剩饭,是因为它们还可以被微波一下消毒。
  7. 鱼加点豆腐烧也不错,在买些什么水煮鱼什么调料,味道好些.只是你这篇文章中心思想不是如何烧鱼.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