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何荷

有些梦做不醒,若醒时必惊人。
微博:

 『何荷』我和春华

1
    春华只身钻进机械厂新生产出来的大储存罐内,我站在灌口胆战心惊,那么巨大的铁罐里装着那么巨大的黑暗,她居然一点没犹豫,猫一样消失在罐口。时间过的真慢,我等她出来,等的快要断气。我的小心脏揪着嗓子眼,面色是被掐住脖子的苍白,这一刻漫长的真叫人绝望,终于春华嘻嘻哈哈从罐口露出她的小脑袋,我浑身虚汗转身回家去。直到写这段字的时候,我才猛地意识到,那时我和春华其实已经开始疏远,找不到原因。      […]

 『何荷』紫蓬山上

1
去紫蓬山,在五月,明媚的一天。半山的观光车上,我们一路奔着山顶的佛而去。 佛,在我,不仅是个深奥无量的词汇,更是一个俗家女子纵是千锤百炼也难撷吉光片羽的领域。站在佛前,我心手合十,渺小虔诚。新建的大殿,璃瓦红墙,初夏的阳光下,肃穆中几分人世浮华。跟在讲解员后面,各个殿堂拜了拜,耳边枕着遥远的传说典故,风声鸟鸣从看不见的地方来。山顶背阴的殿后,因地势深陷草木丛中,仅看到飞檐拱顶、小瓦披 […]

 『何荷』我的一人十本书

1
看书不多,想的不少——这话的原创者是谁?我要给之大大的熊抱。强班在微信上通知搞个一人十本书,我把看过的不多的书在脑子里过一遍,居然还真搜出十本,……不止十本。对我这种看书不多,记性不好的人,能在看过的不多的书里迅速拎出十本,我想这些书肯定是成精了。 《在细雨中的呼喊》《第七日》余华作。偏爱余华的文字,有一段时间简直是迷恋。初读《在细雨中的呼喊》是炎热的夏天,书中风尘仆仆一直走在回家路上的孤独男孩 […]

 『何荷』春天说给外婆的话

1
往事天涯永隔 午时枕雨 风吹动我梦 你来,悄然潜入,笑颜一掬兰香 我醒,梦寐百转,又一年柳色新 与你最近一次相遇,在这个春天的下雨天。和往常一样,你臂弯挎着布包裹,侧身走过,神情是来自内心里的喜悦,依旧没有看我。可是这么多年,每到春天,我抑制不住许多美丽的话像是倾情盛开的花朵要对你摇曳呈现。雨声的滋润中,往事今昔枝枝蔓蔓成一棵开满鲜花的时间的树,我的一生隐匿其间,无声无息。 去年十 […]

 『何荷』写给于——《淮河六章》观后

1
旧历年底,有种要翻过什么,而且一翻就翻出片新天地的小期待小念想。走在黄山路上,风是吹面不寒的清爽怡人。有些高兴在心里压抑不住的滋长着,是为能看到于还是能看于的片?2014年1月26日上午1912影城外,寻常街市哄哄闹闹的背景衬托下的寂悄无人,36开蓝底《淮河》纪录片的海报贴在门厅外,不招不摇中透着小惊喜的暗示。循着暗示,走进影城,一楼放映厅门口看到众人围簇着的于,心里是找到组织的踏实安稳。于——憨憨傻傻,事必躬亲 […]

 『何荷』乡村的声音

1
乡村是有声音的,没有声音的乡村和聋子耳朵一样,只能是个摆设。当乡村成为摆设时,有些关乎生命力、精气神的东西正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消失,日积月累,落寞空虚焦躁茫然将会取代这些东西长满时间的缝隙。我行走冬季的乡间,向阳沟壑处偶遇的一朵小花,耳朵一样微张着,我和它听到一些风声,遥遥的,还有一些声音在荒原上传递。 三三两两的鸡鸣被黎明的夜色挤得细细窄窄,梦里响起时,像是梦的呓语。当鸡鸣此伏彼起、远远近近的塞 […]

 『何荷』乡村的味道

1
大潜山脚下,一声狗叫被强劲的西北风吹的飘飘忽忽,游丝一样消散在耳根近旁,凛冽的空气里有冰封的草木灰味,水沟淤泥味,人畜粪便味……,寒潮的坚壁使这些味道处在艰难而又坚韧的等待中。 其中,草木灰味的等待最为随性,一日三顿饭前的炊烟缭绕中,它轻而易举的升腾发散,美好得让人忽然会热爱上什么。水沟味的等待受气温气压的双重局限,大冷天,必须是太阳正照的时候,沟底发酵出的气泡,随缓慢而来的热量用更缓慢的速度 […]

 『何荷』晓璃有约

1
晓璃,灵性女子。两年前,开始关注她的文章,字里风轻云淡、禅意点点,有着绛珠草清丽绝俗的气质。和晓璃相识,有点水到渠成的意味,都爱好读书写字,骨子里都有些天生不食人间烟火的孤僻。同一圈子里,长时间默默关注,不惊不扰。夏天,最苦闷迷茫时,第一时间想到晓璃,我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她,这是我们得第一次交流沟通。她安静倾听着,不时给予指点迷津的答疑解惑,像是给高度紧绷的神经找到了非常轻松舒适的软着陆,我在她面 […]

 『何荷』仨爷们(3)

1
老谢  可能,不止我一个人看不懂老谢的文章,比如《七号电池》,大家可以去翻翻。他的字里有辣椒芥末的味道,即使读不懂也能闻到那股辛辣。每次看他的字,我都暗自惊叹,这得多么广博的阅读见识履历。面对如此高端内涵的文章,我会扪心自问、深深自责,这几十年的书是不是读给狗吃了?!当然,他能让我看懂的文字,是那么杀痒解恨,让人浑身畅快、遍地撒欢。近期《伍松》长篇连载,我跟读了二十几个章节,一路嬉笑怒骂,欢声笑语 […]

 『何荷』仨爷们(2)

1
老郭 老郭开着巨拉风的翼虎直达我们单位门口,他居然真的从合肥自驾过来了,顺着难以摸到方向的聚农路。接到他嘻嘻哈哈的电话说到我们这边玩玩时,以为是开玩笑。我踢踢踏踏下楼,小慌小张往门口跑去,顺便邀上单位里的几个小姑娘。众所周知,老郭爱美女,从电视台电台美女主播、报社杂志美女主编到普通人家的女孩,每每出去,身边必是一帮美女呼呼啦啦,好不得意。老郭爱美女,发乎爱美之心、止乎惜香怜玉。 第一次见老郭,在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