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何荷

有些梦做不醒,若醒时必惊人。
微博:

 『何荷』仨爷们(1)

1
老于 初和老于接触,我是万分拘束,忐忑不安的,用他的话说就是——瞧你,椰个熊样!先前,从他同学那儿听说,老于知识广博,喜好读书写字。我向来崇敬有学问的人,同等崇敬奥义莫测的神。每次和他说话,我的舌头笨得能砸肿自己的脚。 星巴克聚会第一次见他,上身松垮垮的T恤,下着褴褛的七分牛仔裤,几缕线头在裤脚的地方垂挂的叮叮当当。他皮肤黝黑发亮,一瞬间我没看清五官,只听见有点皖北口音的普通话在和旁边人打招呼,那嗡 […]

 『何荷』我的西乡记

1
我与西乡有缘,命中注定。 我在路与树的引领下来到西乡铭传,落脚的地方,那时还叫做南分路。第一次,站在阳台上远眺,山黛色如墨,我愁肠百结。我这一辈子有太多的不甘,我在这个偏远的乡下开始了工作生涯,回首上学时候的种种往事,十几年寒窗的重重辛苦抵不过命运的轻轻拨弄。此处的斗室,一床一桌一椅,随身带来的小箱子放在从隔壁办公室借来的板凳上。我临时寄居的院子,第一晚的印象中是温暖热心好客的,这大大消解了我 […]

 『何荷』失踪的猫

1
清晨,我小姨李明梅又在院子里吊她的小烟嗓子,咋咋呼呼的声音惊飞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引来一群麻雀围观。她一边洗衣服,一边唱歌,语调随着搓揉力度的缓急轻重 ,高低起伏或快或慢。几乎,我能想起来的有关李明梅的画面,她都在洗衣服,做家务,唱歌,可见李明梅打小是个爱劳动的好孩子,不过她唱歌实在不咋滴,不如笑声来得爽快亮丽。 李明梅笑的花枝乱颤站在我面前。那时她已洗好衣服,晾晒完毕,我刚起床对着院子里冒泡 […]

 『何荷』我的雨天我的屋

1
深夜,我躺在漏水的屋子里,不紧不慢的滴水声,让我像是躺进密林深处。很多年前,下雨天,我安静的坐在家里,盯着脚下用来接水的盆盆罐罐,想象自己进退两难在沼泽遍布的困境,我压抑着兴奋。这个到处漏水的屋子,让母亲烦恼无比,她翻找能盛水的东西,甚至一只痰盂。这些器物使家里显得乱七八糟,使母亲在屋里的行走变得躲躲闪闪、困难重重。我在母亲的絮絮叨叨中听到某种同样压抑着的兴奋,当她恨不能把双手伸出来接水时,我觉得 […]

 『何荷』归去来兮

1
我在午后清寂的时光中出发,我走的太急,灵魂里有些东西落了下来,它们蹲在门槛上,守在窗扇边,遥望我的背影,它们不知道我的身体到底可以走多远。风声中,它们给我传递许多关切的信息,我想我还是太年轻,我用心头的一时暖热表达感激,却从未真正在行动上拿它当回事。我走在有点雾霾的空气里,一树闪光的常绿叶子让我记起太阳曾经的模样。刹那间,洪荒一样的阳光倾覆出想象的闸门,我情不自禁眯起了双眼。我在眯缝中看到美丽的蓝 […]

 『何荷』行走铭传

1
或许,晴朗的午后去山里转转是个挺不错的选择。于是,中秋节后,我们踏上行程。从合肥一路向西,经过紫蓬山取道农兴路,这个地图上标注为044的县道,路边,山弯、村庄、田地,随时可拍出精美照片。没有工业污染和人为开发的痕迹,在望的大潜山主峰提醒我们,已行驶在铭传乡境内。铭传乡因刘铭传故居所在,于2006年被更为此名。大别山余脉的山地原生态地貌,成就了这里独有的风韵和姿态;而大大小小的圩堡,更赋予这里时间的内涵与寓 […]

 『何荷』秋忆入画

1
多年前,池塘里,蓝蓝的天。你弯腰弓背在水边洗衣服,我站在你身后,用眼睛把你和那个秋天画进我的脑海里。那是秋天的早晨,阳光斜斜的流淌在大地上,我的脚边匍匐着长长的影子,和许多树的影子一起倒向与光来相反的方向,那倾斜中的某种统一,让人想起季风常年吹拂过的树林。我踮起脚,看着自己瘦长的影子,举起细长的胳膊,轻而易举的触摸到树巅,这是影子与影子间美妙的游戏。你在水边,哗哗的弄出很大动静,我的眼里,晃动着天 […]

 『何荷』在张巷

1
到达张巷,人车嘈杂,尘土飞扬,是城乡结合部的繁忙乱象。大型载重车辆轰隆隆压过坑坑洼洼的路面,气势汹汹,无所畏惧。我小心翼翼过了马路,路边是很新的铺面。逮住个年轻人打听我要去的地方,原来不过数百步远。 两个礼拜前,和姑妈联系好,来看她,这个周末终于成行。新学年开始,她在我叔婶,她自己弟弟、弟媳的幼儿园里帮忙。叔婶的幼儿园终日小孩的叫闹哭嚷不绝入耳,平时对话得用嗓门喊。我是个怕吵的人,有两年没去他家 […]

 『何荷』下雨天,试以文字遣愚衷

1
许多年后,在可以睁着眼睛睡觉的舒爽怡人的下雨天,我想起许多年前的下雨天。我撑着伞从家门口的马路上走起,道边树在雨中精神抖擞,一夜的等待后重逢,我和树心领神会,那喜悦我知它知。“1、2、3、4……”我在心里默数着,离学校越来越近,那些树被一棵不落的数完后,我心满意足的在课堂上坐定,美好的一天又开始啦! 我知道小姨暗恋着隔壁药材公司的一个……我的天啦!那个人长的真是难看极了,我都搞不清,小姨是什么眼神。天 […]

 『何荷』在妹家

1
礼拜五,拨通妹妹电话,小妮子在那头不干不脆,不爽不快。我知道,对这种内热外冷、心是口非的人,无论多么的爱与喜欢,摆到面子上全都是让人心灰意冷的不咸不淡。她好像十分犹豫不决,于是我装出比她更加犹豫不决的样子,毅然决然挂了电话。果然快下班的时候,手机屏闪了闪,“姐,过来吧。” 当我怀揣电量满满的手机,站在妹家楼下时,傻眼了,电子防盗门的密码是……?我对着按键摸索着按下一串串数字,呵呵,纹丝不动。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