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何荷

有些梦做不醒,若醒时必惊人。
微博:

 『何荷』在凤家

1
去凤家,撒了个谎,因为父母对凤不熟悉,难免一通刨根究底,我得陪上一大堆的说明与解释。简单收拾换洗衣服,将精心挑选的一套散文集压在底下,我爸一眼看见:你姑妈从不看书的。“哎呀-我可以培养她看书的习惯嘛-”赶紧的,拎着包包逃之夭夭。 秋渐凉,心爽爽,坐在车上,拐个弯,到了。远远的,笑得辨不清眉眼的凤招手过来了,后面跟着她欢天喜地的宝贝儿子。她家大门口伸出来的水泥平台,大大地拥抱一样接纳了我。我看到水 […]

 『何荷』又一秋

1
干 旱 每天清晨,拉开窗帘,我最希望看到外面是正下着雨或下过雨的湿漉漉的世界。事实上很长时间没有下雨了,天晴朗的干脆利索、不由分说,透着藐视一切的火辣辣的霸道。听说,稻子快干死了,再这么下去会颗粒无收。我是个没有经历过饥馑年代的人,我能想象颗粒无收的景象,却无法深刻体会颗粒无收的后果。我想,每天上下班同坐一辆车的这些人,和我的感受可能是一样的,瞧,在议论干旱天气的不利影响时,有好几个人端着手机玩的不 […]

 『何荷』眺望田间

1
我说过,我喜欢凤发在空间里,有关自家菜园田地里,各种菜蔬庄稼的照片,一张张翻看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头快乐茁壮的牛。我口水嗒嗒的目光在芬芳香甜菜叶谷穗上舔来舔去,好不欢喜。于是,我决定在谷物收割的时候去一趟凤家,话说我有N多年没有田间劳作的经历了。我一趟趟品味曾有的田间生活时,只几幅灰蒙蒙的不确定的小品段落。依稀,放佛,好像……我割过油菜,插过秧。我在有田地的同学家混来的田间经历,让我自诩为乡村人, […]

 『何荷』傻子,夏天的树

1
如果足够小,我想我可以在草的茎叶中掩身。事实上,夏天的大多数时候,我都乐意掩身草丛,徒留躯干在一片燥热的光天化日下。没有人知道草丛中的乐趣,那是我引以沾沾自喜的秘密。每年严冬过后的春天,我都会喜不自禁,一夜间,仿佛只一夜间,那些草,是的,那些草像是专为我而生。有一天,我在牛紫黑色的大舌头卷过草叶的瞬间惊醒,泼溅半边天空的晚霞,刺痛了我刚刚睁开的眼睛,这幅被诗经词赋咏叹无数的美景,让我流下几滴大大的 […]

 『何荷』大院

1
       一直以来,每想到小镇,曾经的大院时光总是最美丽轻盈、最温暖宜人。这个大院既不是莫测高深的省府大院,也不是牛逼哄哄的军区大院 。在如今拼官比富以显尊贵的糜华年代,我要说的这个大院卑微的简直不值一提,它是位于集镇东南边的乡级医院,有一排排平房,办公区在前,家属区在后,没有围墙,春天周围河堤上盛开的黄花菜,夏天挤满河面的荷叶就是它与外界最天然环保的屏障。大院里有许多高过屋顶的大树,我喜欢绿色,那 […]

 『何荷』老屋

1
我喜欢这种冷湿发霉的味道,几秒钟的昏花后,我适应了屋子里的黑。旧时的家具器物、小东小西,被长久搁置的凌乱状态中,和老屋一起沉沦,灰一样清寂颓废。没有人气的房屋是哀怨的,空气里张着一挂幽幽的魂。因为好奇,在张妈妈拿了铁锹出门后,我继续留在了屋里。这是张妈妈80年代末期的家,三间面东南的土坯正房,两间面东北的土坯厢房,与几截土墙合围,相连接成一个农家院子。久无人居,荒草蔓生。我穿过院子的脚步惊动了草丛里 […]

 『何荷』思念无字——给外婆

1
静静想念你。在人间四月的蓝天白云下,阳光晴好的让人迷醉。 想起你在时,我是多么顽皮无知,常常揪扯你花白的头发,认为那是很好玩的游戏,你咧着嘴巴忍下疼痛成全了我一次次胡作非为中的欢愉。曾经,我和弟弟争着骑坐在你的腿上,你问,长大了拿什么孝敬你,我们争着回答,一天让你吃一只大母鸡。可,你没有等到我们长大。每年蔷薇遍野的时候,我会特别想念你,空气中淡淡朴实的清香挥发出时间里经久弥深的回忆,我和你隔着时空 […]

 『何荷』未必真相

1
       想起学生时代数次逃学经历,我好像吃惊了。我现在这副人模人样,会干过那种事?一直,我属于中不溜状态的,非常不招人眼的孩子。暗地里我曾经痛定思痛、自我检讨过:为什么我不能像同班的小花,小朵那样成绩优异,让老师喜欢的恨不能含在嘴里,每天因为许多美好的事情被点名无数次。因此我居然打心眼羡慕过那些小花小朵。甚至于我努力尝试积极配合师长教导,决心做小花小朵那样的好孩子。 至今仍清楚的记得,3月学雷锋日, […]

 『何荷』绿纱掩映的窗

1
黑豆子 我越来越想起那扇绿纱掩映的窗。窗下有张碧翠润眼的新竹床,我紧贴竹床使劲用鼻子吮吸竹片沁心的清气,然后获得神奇的仙旨般,我在竹床上站起。 一只误入室内的苍蝇正在窗纱上起起落落。我左右手合作绷起一根橡皮筋,一端锁定这只看起来相当享受的苍蝇,它飞起来的时候绕来绕去,停下来的时候摩拳擦掌,一对呆大的眼睛视若无睹。有几次我手中弹力十足的武器差点击中了它。它摇摇晃晃的飞起,和最经典的嘲弄如出一撤。我和 […]

 『何荷』新年忆苦不思甜

1
这是我的第几个春节来着?很显然,但我就是不想告诉你。农历八月十五,公历九月二十,正掐着处女座的点,这天是我生日,记不住没关系,我压根不指望来自你们的生日礼物。我之所以特别指出这个日子,仅仅在于强调我是众多中秋节出世的孩子之一。想来我妈很会算日子,我也很会赶时间。 我的头三个年肯定是没有记忆的。我是个开窍比较晚的孩子,类似木讷迟缓笨拙等词均可以用在我幼年时代而不显突兀。我人生中的前三个除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