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何荷

有些梦做不醒,若醒时必惊人。
微博:

 『何荷』王大丫

1
    我最怕见到女人一张木着的茫然无神的脸。此时王大丫正是这幅摸样被我在大马路上面对面撞见,我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王大丫倒是很坦然,从一脸死灰的倦怠中,从容抽出几丝言不由衷的微笑算是和我打了招呼。早几年前,众说纷纭中,我知道王大丫的开宝马的老公抛弃她,又找了个二八黄花的大闺女,说抛弃是因为俩人还没有正式扯离婚证,王大丫挟一双儿女死活不同意,所以她老公只能堂堂皇皇的包了二奶。和王大丫的联系 […]

 『何荷』一场意外引发的胡思乱想

1
        昨天一次意外的摔倒伤了尾椎的事故让我足足在床上趴了一夜。因为疼的没法坐没法躺,只能用趴着的姿势一夜未眠熬到天亮。这起祸自一双底子太薄太滑质量Very不过关的拖鞋的事故,让我有了许多趴在床上胡乱想的时间。         首先,我想到,等能下地走路,首当其冲去商场给全家一人买一双好棉拖,不惜重金的。我妈那种与生俱来深入髓血的省吃俭用,决定了她只会从批发市场的小商贩那儿讨价还 […]

 『何荷』持重

1
          (10月27日的微博:持重这孩子拎着从台南带来水果,追在我后面“小姨小姨”喊个不停,我侧身停下决定等等他,看着他焦急紧张满脑门汗珠的样子,活脱脱小时候的模子一点没变,我笑着说:“往后该喊老姨啦!”持重追上来,边喘边说:“你可是花哨的很,这边的说法,我还是知道的,老有时比小还小的多呢!持重不过小我两岁,他比着我和他亲小姨的关系要好所以随口唤我也为小姨。我看着刚刚大学 […]

 『何荷』喜丧

1
         殡仪馆这个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地,“交头背”绿底白字的地名标示牌离大门不过十几米之遥,不知是纯粹巧合还是政府规划的刻意行为,地名和功用的呼应形象绝妙到让人忍俊不禁。在殡仪馆里交了头背与世界彻底拜拜,多么轻松潇洒,简直有点游戏人间的味道。    通常大清早会有与我们同向或交向的送葬车队浩浩荡荡奔赴这里争着赶头名。人啊人,干什么事都喜欢争,死了也不列外。一般规矩是死 […]

 『何荷』李喜多大姨的某个周末

1
     李喜多大姨整比李喜多大36岁。天色微明的清晨,李喜多连踢带踹把他娘从舒适温暖的睡眠中折腾醒来。李喜多——32孕周的小屁孩喜欢在他娘肚子里练拳脚,没事玩那些弯弯绕绕的脐带,偶尔呛了羊水会挤眉弄眼皱鼻子。初做母亲的新奇,动不动让李喜多他娘会对着自己肚皮上时时鼓起包包大呼小叫,这时,李喜多大姨会白上老妹几眼,然后对着她跃跃跳动的肚皮狠狠训斥到“再不老实点,揍你屁屁!”      经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