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余子昧

80后,合肥人,热爱文学,现供职于媒体。
微博:

 『余子昧』与山相向

1
    去山里,这是多年前我就心心念念的,在《沐暄堂笔记》里那位学美术的少年,就躲在终南山里,筑起了自己的房子。     山里有什么?多年前我也曾问过自己。山里有寂静,有鸟儿对话,有干枯或茂密的野草,最重要的是山里有我们自身。我可以听到回声,那传导自心间的呐喊,在山川隐约的回荡间,重回心胸。     午后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并不高耸的翠绿山野间,攀爬疲惫的我,坐在石阶上,周围都是安静的阳光,偶尔有风刮过来,带 […]

 『余子昧』野栗子林

1
我见过郊外叶丛里的野花,每朵都颔首不语。我对其中一朵说话,我甚至要将她摘回家,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我想起了关于死亡这件事,几只鸟雀呼叫着从我头顶飞过去,这让我害怕。 我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只小鹿,在这个地方见到简直堪称奇迹,我甚至想这是谁驯养的吗?这是只花鹿,身子上印着花瓣的痕迹,头上的角在阳光下明亮如枝头的玉石,倒挂在天际间。 一瞬间,我决定将她带回家。她一定是一只温顺的鹿,因为她没有抗拒我。 […]

 『余子昧』梵高先生

1
  1、­ 你必须接受他的发音­ 来自家乡,他弟弟手边的野草味­ 而在荷兰,这些不值一名­ 早晨,他的脸又冷又湿­ 却不妨碍,他利索的做了一桩买卖­ 他记得厄休拉好像提醒过­ "你的木犀革又长高了一点,"­ 就在昨晚的花园里,他吻过她­ 西泽的画寄来不久,厄休拉很满意­ 现在就挂在她看管的托儿所里­ 他精力百倍,是店里最好的职员­ 可现在他需要爱情­ 而一切来自厄休拉­ ­ 2、­ […]

 『余子昧』初与君相识

1
      初与君相识,便欲肺肠倾。   她着绣花鞋,打庙宇过,面若玉盘。记得有人说过,经禅语洗礼的人,想事情是干净明朗的。   她大学毕业,正当年华花好,一个人来到这青山绿水的庙宇,白日诵经或研读佛书,夜晚在山里独特的气息里入睡,安稳踏实。   午后,她的时光是劳作,清洗寺里供品瓜果,或整理佛经,插好满瓶的百合,香气四溢,放在殿前。   她着月白的唐装袖衣,素雅低调,不辨男女,只有拖于肩头的麻花辫梢,俏 […]

 『余子昧』没人写信的年代

1
在没人写信的年代 收到一封信 就像听见一声燕子叫 信从江北来 秋天傍晚,送信的人个子不高 他骑摩托离去 让我想起好几部老电影 信里无大事,只有离家的亲戚 生二胎的堂姐 开了一半的油菜花 我突然记起一个村庄 许多条田埂伸向它 小时候,很想给我梳头的小子 已经联系不上了 今夜我多想举起一把木梳 给小时候的我梳头 可这是没有木梳的年代 我只能找到针线,把信中的句号 一个一个缝上 江北的天气快要凉了 在快要绝迹的秋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