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俞晓华

合肥市旅游局副局长俞晓华
微博:

 『俞晓华』小狗的信任

1
芝麻夜归,路过一广场时,忽然发现地上伏着一宠物小狗,像是京巴,样子可爱极了,白色的卷毛,乌黑的眼睛,穿着主人给它做的黄黑相间的毛绒背心。芝麻向来喜欢小狗,一直想养一条,这难道是上帝送来的?四顾没人,就蹲下身问它:“你家主人把你弄丢了?这么晚了天又冷,不如跟我回家吧?”小狗看看芝麻并未跑开,扭过脸像是思考又有些犹豫,芝麻趁热打铁:“你叫什么名字?球球,小白,阿毛?”哈!蒙对了,阿毛站起身,向芝麻摇摇尾巴,疑 […]

 『俞晓华』男人如花

1
键盘上敲下这几个字,不禁莞尔一笑。 人们习惯将女人比作花,对男人则很少见这样比喻,其实,男人才真的如花。 先从生命过程上看,与花并无二致,生根开花结果然后凋谢。男人们都有过青春勃发的少年,如花蕾般新鲜待放,意气风发,前程似锦;接着到了风华正茂的青年,娶妻生子,事业起步,花开得红红火火;然后便到了志得意满的中年,事业有功,儿女有成,果实丰硕;最后,是风烛残年的老年,任你再怎么夕阳红,结局无一例外是凋谢 […]

 『俞晓华』那一年,你打马走过

1
那一年,是公元前202年的冬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 溃不成军的你带着仅有的二十八骑突破重围仓皇逃命,疾驰如雨的马蹄经过巢湖,奔向乌江,奔向江东你的故乡。 此时,你是怎样的心情呢? 你愤怒,信义受到践踏,政权露出了它本来的血腥面目;你悲伤,心爱的女人拔剑自刎,纵使你力拔山兮奈何如;你恐惧,楚歌四起末日来临,曾经的霸业一败涂地;你后悔,没有听从亚父的话,鸿门宴上手起刀落果断了结。然而一切的一切为时已晚~~ […]

 『俞晓华』荷花与女人

1
一年四季,花景不同,炎炎夏日,自然轮到荷花登场,那满池赏心悦目的荷花令人陶醉,心旷神怡。与其它单调的植物相比,荷花的生长过程最具形态各异,荷叶,荷花,莲蓬,莲藕,而荷花则是她们的总代称。荷花在她生命的各个阶段呈现给世界不同的美丽,这一点倒是与女人有惊人的相似。 “小荷才露尖尖角”,入夏季节,初生的荷叶顶着露珠,恰似那二八豆蔻少女,呼之欲出,娇嫩欲滴。细长的茎的顶端,新鲜翠嫩的荷叶微微的卷着,透出 […]

 『俞晓华』两种单纯

1
草地上一群孩子正在追逐嬉戏,快乐地放着风筝。 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接过我手上拾起的风筝,她双瞳翦水,眼神清澈透明,那是一种原始的单纯。不禁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也是一样的混沌未开,对世界充满求知的渴望,心灵不掺杂一丝杂质,拥有着无比干净的童真。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丢了自己的单纯,周旋在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学会了平衡各方利益,也学会了旷世练达,明哲保身。虚伪,圆滑,世故,中庸,随着人生阅历 […]

 『俞晓华』雨夜听歌

1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夜已深了。 从溅满雨珠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朦胧中是静默闪烁的街灯。 这样的夜晚听歌应该是最好的陪伴了。 大提琴低沉舒缓的乐曲前奏,似熨斗一般将心里的繁芜熨平,女孩空灵清纯的声音响起: 你是否要去斯卡布罗集市,我的花儿百里香,别忘了代我告诉他,他曾是我最爱的人~ 这首外国民歌翻唱的歌曲《百里香》,女孩唱的委婉缠绵,静静的听着,感觉灵魂一寸一寸的被浸润。 请为我捎上一件衬衫,我为他 […]

 『俞晓华』鹰的启示

1
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十分重要的决定。因为40岁时,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抓住猎物;它的喙又长又弯,上面结满了厚厚的老茧;它的羽毛变得又浓又厚,无法轻松的展翅飞翔。这时的它只有两种选择:等死或是经历一个痛苦的更新过程。勇敢的鹰必须努力的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并停留在那里不得飞翔,进行150天漫长而痛苦的操练。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 […]

 『俞晓华』菊殇

1
秋季,圃冷霜清,热闹了春夏两季的花们终于黯然离去,这时,悄然登场的唯有菊花了。菊,自古以来就是清净高洁的象征,古往今来被许多文人雅士墨颂笔咏,它是所有烂漫花期的扫尾,又是严寒冬梅的铺垫;它既是寄托哀思之物,又是人生之秋的花语。 菊首先是与秋季相关的。一年四季,花景不同,深秋时节,那些绚烂的百花经不起冷霜的侵袭,无一例外的凋谢衰落,此时,唯有菊花凛然一枝怒放,展示自己高傲的品德与情操。春画牡丹夏润荷 […]

 『俞晓华』恋恋早茶

1
喝早茶,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家乡运漕古镇的早点最为有名,记忆中我有过一次喝早茶的经历。湿漉漉的晨雾中,沿着漕河边青石板铺就的老街曲折回旋,两边的房子均是徽式的仿古建筑风格,推开一扇青藤遮掩的门扉,主人早已在那等候。敞亮的天井中间,朱漆四方桌上,碗筷茶盏摆放整齐,几样小吃已先期端了上来,花生米,茴香豆,瓜子等,青花瓷的大茶壶内,酽酽的飘着茶香。见客人都到了,主人便吩咐赶紧上早点。一大碗水煮干 […]

 『俞晓华』有爱,生命就会开花

1
阳台上摆放着一盆半人高的米兰,葱绿茂密的叶子,显示出她旺盛的生命力,嫩黄的花蕊繁星般布满了她的花冠,阳光下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芳香,赏心悦目令人陶醉,很难想象早春时她竟是一株濒临死亡的花卉。 米兰属热带植物,生性娇贵,喜温怕寒,对土壤的湿度也有严格要求,长江以北的冬季时特别难伺候。此时,养花人总是将米兰小心翼翼的移至室内阳光充足处,定时浇水施肥,精心呵护,才能保证她的安然过冬。花农告诉我,米兰的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