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吴婷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吴婷』跑马的汉子

1
跑完重庆马拉松已整整一周,我身体中的乳酸像易拉罐里的气泡橘汁,已爽快地倒干排尽,略剩一些香甜的气息化作记忆,在小宇宙上空盘旋。我深吸一口气,矮马满满的美好,写写吧,不然就忘了。 人生初马,前夜很兴奋(请不要以简称来解读)。我不仅没能早睡,还花了几个小时请求并强迫专业教练给我进行贴身技术指导、排酸拉伸、贴满腿满胳膊的肌贴,直忙活到十一点。不敢不练啊,你造吗,开始长跑以来我累积公里数还未过百; […]

 『吴婷』家为王

1
不知从哪天起,我们家形成并保持了了这样一项仪式:哄睡了孩子后,我和先生、我妈三人,会一并坐在沙发,挑选一部电影共同观看,看完后,带着轻松的心情各自入睡。纪录片、动画片、剧情片、悬疑片、爱情片、大陆电影、香港电影、日韩电影、欧美电影……对观影题材标准,我们不拘一格,但,能取得最佳现场效果和附加的高质量睡眠以及之后更持久和谐的家庭关系的,往往是心存爱、家为王的那一类,比如法国电影《小淘气尼古拉》, […]

 『吴婷』双肩包女士

1
我一直认为,手表、眼镜、包,是人身最值得投资的三大件。一年四季要换衣帽鞋袜无数,对此类物品,人们常会忘却去年此时的旧爱,添进新宠重整衣箱时,方从箱底捞起泛着樟脑味的昂贵毛呢,唔,去年此时,我大抵是这样过的。而衣物颜色质感依旧,味道不再。七八年的积累、饱胀的衣橱、寸土寸金的房价,愈发让我懂得,当一件衣服不再值得爱,那么就把它赠与需要的人吧,再添新货时,下手也应慎重些,因为更好的总是下一个。而手表 […]

 『吴婷』一奶嘴,一世界

1
当我点击鼠标,把又一只安抚奶嘴放进淘宝购物车、付款、关机,我便安心地躺下睡了,心说,这会是我给高小萝买的最后一只奶嘴,最后一只。开春回暖后,一岁半以前,戒之。 安抚奶嘴像个敏感词,很多中国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谈其色变。记得我在月子护理中心,第一次给三周大的孩子塞上安抚奶嘴那一刻,整个世界安静了。我站在孩子床边 长舒一口气,有与她爸相拥而泣的冲动,不料这时,路过看到的护士长带队破门而入:“吴婷啊,你怎 […]

 『吴婷』“溺爱”新解

1
这天我家阿姨和我说:“吴婷,你对孩子真溺爱,孩子嘛,也是我见过最乖的小孩!” “溺爱?不可能!” 上 个月高小萝还出现了在地上打滚撒泼要东西的趋势,因为我们白天上班不在家,邻居一对爷爷奶奶太爱她了,对于吃拿卡要,有求必应,导致孩子认为她就该这样被 对待。这种性格养成就像下坡路,快得很,一个惯性滑到了我手里,绝不容忍。我和她爸单独带她玩了几回,一尖叫哭喊,我们就转身无视。就三次,老实了。 好奇心强如 […]

 『吴婷』大约十年

1
十多年前,我和爸妈say bye,只身来到陌生的合肥读书。我努力适应着新城市里的地图、建筑、口音、面孔、食物,适应着新生活方式里的自己、书本、校园,适应着新的四季变换,秋天之后的冬天,刺面的寒风夹着硬邦邦的小雪粒,刮至脸前。 圣诞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节日。我们并没有那么多为耶稣庆生的基督徒,没有足够大的装点圣诞树的庭院,没有家长往孩子的长筒袜里塞礼物的传统, 没有卖火柴的小女孩眼中填满苹 […]

 『吴婷』记我人生中的两次高潮时刻

1
从小到大,我端坐在课堂内外受教育写作业思考人生的时间,远远高于吃喝拉撒,基本和睡觉持平。随着岁数增长,还是发现“读万卷书”后必须要“行万里路”,才能把纸上谈兵的那一套套东西化零为整,注到身体里,成为自己的。比如我拥有的那两次人生的高潮时刻——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将奥运火炬举过头顶,并在一小段属于我的里程,一边高调狂放地奔跑,一边自由忘我地表达心情。(一)他们都是大明星雅典奥运会,2004年夏。被宣布当选雅 […]

 『吴婷』讲故事的人

1
吴念真的《这些人,那些事》,只是一本薄薄的故事书,但读者不可贪婪,要克制地翻看。 他的自序里有这样一句话,归纳的是他讲故事前后的心态,也是我认同的感受——“生命里某些当时充满怨怼的曲折,在后来好像都成了一种能量和养分,因为若非这些曲折,好像就不会在人生的岔路上遇见别人可能求之亦不得见的人与事;而这些人、那些事在经过时间的筛滤之后,几乎都只剩下笑与泪与感动和温暖,曾经的怨与恨与屈辱和不满仿佛都已云 […]

 『吴婷』散游台湾

1
(一)小清新 2010年11月,我和同事们领着安徽经视的观众,坐上直航的班机,踏上宝岛台湾的土地。台湾这个地方,一直离我们这么近,那么远。这一趟,我决定很放松地看看走走,不谈政治,不思考,不比较,不羡慕,只美美地享受台湾文化。 在 我印象中,台湾的气质就是邻家女孩般的小清新,一丝不苟的干净和别致。台湾的小清新创作歌手近年有大量爱好者,比如张悬和陈绮贞,她们嗓音甜而不腻、通透 提神,歌词从 […]

 『吴婷』张开心

1
张开心,是我好友@张锐 给他外甥女取的名字,简约,双关,有爱。 可是十几年前,曾有一位我的中学老师在家长会不满地跟我妈说,“吴婷总是张开心。”言下之意,我不够专注于学习,各路想法太多。 听到妈妈带回的话,我很自卑。在当年我们重点中学,成绩是衡量做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若是考试被宣布排名在20以后,或上课被叫起来时答不上问题,那我会觉得自己很没地位,甚至自觉长着漂亮脸蛋更是一种羞辱。 中学时的我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