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吴婷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吴婷』看BBC在车轮上吐槽中国

1
(China on Four Wheels,看到这个标题,我以为对方要开喷中国混乱的交通状况,能有这想法冒出,基于的是我每天奔波在路上时,对野蛮驾驶乱象从未间断的骂娘拍腿举动吧……) 《驾车看中国》第一季,上下两集,由BBC一男一女引导介入式主持人,带领镜头,从帝都北京出发,分头行动,三周后于魔都上海汇合。型男主持人Justin租来二手面包车,从京藏高速出发,途径内蒙到达红色革命根据地延安,从中部自北南下,这是一趟苦逼之旅,见 […]

 『吴婷』写在一岁前

1
[…]

 『吴婷』那些咳嗽教我的事

1
可能是遗传的缘故,我的家族气管支气管都比较脆弱,咳嗽声就像上课铃,逢换季必在家中响起,还不招人待见。咳嗽时,每几秒钟就气势汹汹冲来一串,不论是喉头干痒引起还是肺部一股气浪袭来,总之,从口腔到胸腔都要地震海啸一番,导致整个人也似大地般颤抖,那一时段的大脑一定会停止转动,一片空白,嗡嗡闷响,于是我什么事也沉不下心来做。高考那年,咳嗽给我惹了麻烦。六月,我咳出严重的支气管炎,所有的药都不见效,医生只好每 […]

 『吴婷』那些咳嗽教我的事

1
可能是遗传的缘故,我的家族气管支气管都比较脆弱,咳嗽声就像上课铃,逢换季必在家中响起,还不招人待见。咳嗽时,每几秒钟就气势汹汹冲来一串,不论是喉头干痒引起还是肺部一股气浪袭来,总之,从口腔到胸腔都要地震海啸一番,导致整个人也似大地般颤抖,那一时段的大脑一定会停止转动,一片空白,嗡嗡闷响,于是我什么事也沉不下心来做。高考那年,咳嗽给我惹了麻烦。六月,我咳出严重的支气管炎,所有的药都不见效,医生只好每 […]

 『吴婷』来一张

1
   那天,我在办公室高举相机宣布:热衷于造福人类的我,要为大家拍照片,换不了身份证上的,咱至少换个微博头像!同事纷纷叫好,表示要我挨个量身出招。介绍一下我们的办公室吧:几近淘汰,凌乱不堪,除了办公桌群和各种型号写满了字的柜子,只有一棵绿植孤零零竖在中央。    拍呗谁怕谁。第一位,脸大俯拍,人站绿植前,虚后景。第二位,脸小仰拍,人站绿植后,虚前景。招使完了。第三位,要求不露脸,但别人又能 […]

 『吴婷』想睡,却不眠

1
想睡却不眠。坐等明天,孩子的模样。如果我住在那,我一定会出现在那,打着那样的手势,穿着那样的衣服,蒙着那样的布,因为我们是父母。我们不在那儿,但是那儿有人。他们先跨一步,为我们的明天打底;我们走得慢一些,但会是他们的后盾。若看到他们成功,我们会不会突然大哭?想写一首歌,坐在树下唱,唱到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想睡却不眠。 […]

 『吴婷』女强人&强女人

1
大 多数饭局,都是男女插花而坐。贯穿全局,神侃总在男人之间进行,他们寻到与自己社会地位、精神领域相同的对方很爽地交流,并暗暗较劲,接受着女人的仰视。 而女人们,则负责当一只只美丽的花瓶,能装酒那是最好。倘若有女人在局中和男人平起平坐了,那么她势必打破了某种平衡,哦,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女强 人”。时 代在变,女人不得不紧随其变。过去女人“无才便是德”,女人就是被豢养在家里,传宗接代、相夫教子、倚门守 […]

 『吴婷』多秋之事

1
一 忽如一夜秋风来,我最爱的季节开始过境。 卸下被吹了一夏的纱窗,用大花洒冲了个透净,挂着水痕卡上墨绿的窗框,屋子顿时亮了些。扯开大袋的甜枣泡进热乎的水杯里,润润久咳的嗓子,开始哼小清新爱的那些曲。上淘宝给孩子添置秋冬新玩意,也翻出我心爱的薄羊绒衫和黑色小风衣,还有,生日的那页日历。 我是秋天的秤儿。理想主义,完美主义,无论对人或对事,宁可活得劳心,也得精致到底:头发要梳得一丝不苟或卷得 […]

 『吴婷』九个半

1
    早上高小萝同志往嘴里塞纸,外婆喊,“不能吃!”高小萝立即停下,重复了一句:“不能吃!”     中午坐在璐璐妈送的音乐坐骑上,宝贝学会了摁键放音乐、跟着节奏扭身体、挥手、嘴里啊啊啊跟唱。     傍晚高小萝同志吃紫薯时,大概是渴了,很自然地指了指吸管水杯,于是她得到了水杯喝上了水。     一切进度都显得很自然,一个多月以来,高小萝每天都在学习吸收新技能。 & […]

 『吴婷』【猛然想起今天是8月15日】

1
    2012年8月15日,我的文章在《中国经济新闻》报“交流”版面刊登。     《中国经济新闻》由华人徐静波创办,是面向日本全国发行的日文报纸,同时也面向在中国的日资企业读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