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京辉

天地间一过客。
微博:

 『周京辉』那一日,我被美撞了一下腰

1
那一日,我从九寨沟前往黄龙。游完黄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没有车去成都,我只能在附近的川主寺镇过一夜,准备第二天回成都。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傍晚时分,街上人很少。我在一家客栈住下之后,就走出来四处遛遛。没走多远,一抬头就望见了川主寺。这时,天是藏青色的,远处连绵的山是黄绿色的,夕阳悬在天边,把暖色的光芒投射在川主寺的金顶上,整个寺庙在一片灰暗的高原小镇中,金光灿烂。 那一瞬间,我突然泪盈眼眶 […]

 『周京辉』三星堆

1
一轮沉默的落日 把蚕丛的目光映红 玄鸟掠过山头 尖利的喙划破时间 苍凉的钟声 沿着树干直通云霄 蚩尤的鲜血 让这里的土壤异常肥沃 植物疯长不息 人和动物荷尔蒙过剩 青铜铸就信仰 黄金闪耀荣光 古蜀国的夜空中 三颗大星 排列成亘古不变的图腾 鱼凫在破晓时分诞生 婴儿的啼哭声中 太阳的剑 刺穿数千年后的地球 […]

 『周京辉』未远行,不足以语生命

1
此刻,我正在远行的途中。 我所谓的远行,不是那种带着明确目的的出差、探亲之类,而是特指纯粹的远行,只为心灵的需求、精神的渴望。 印象最深的一次远行是多年前的青海之行。那次远行,一个人背着背包,漫无目的地在青海游走了20多天,看到了很多堪称惊艳的美景,萍水相逢了很多有意思的人,经历了翻越唐古拉山口的惊险,体会了很多独特的感受。所有这一切,在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无比珍贵而美丽。 远行是空间的穿越。相 […]

 『周京辉』有一种感觉只有江湖知道——《老炮儿》观后

1
看过电影《老炮儿》,回味了很久,内心一直不太平静。这是一部有热血、有情怀、充溢着阳刚之气、也流淌着江湖之气的电影。这种气质的影片在大陆地区非常少见,令人耳目一新。 我在北京出生、成长到十几岁,对地道的北京人的性格非常熟悉。冯小刚扮演的六爷这个人物,很有典型性,代表了为数众多的一类草根阶层的老北京人形象:有正义感,有同情心,对家人很好,对朋友很仗义,爱打抱不平,有自己的一套做事原则,但过于自信、 […]

 『周京辉』码字及不寒而栗

1
每年的最后一天写一篇文章,为一年的时光做一个总结,这已经成为了我多年的习惯。但是,2015年我没有延续这个惯例。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一天从下午到晚上,我一直泡在合肥大剧院,古琴新年音乐会的彩排、主持、庆功宴,让我一直忙碌到2016年降临世界。但是,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懒惰,即使有时间也未必会写。这一点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所以,直到现在才清晰地意识到。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点懒得码字了?整个2015年,码出来 […]

 『周京辉』一本影评、一阵歌声 ——费英凡《电影本色》观后

1
  什么是电影评论?为什么要写、要看影评?作为一个电影爱好者,同时也是电影评论的热心读者,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问题。虽然没有“人为什么要活着”那样的终极问题深邃,但窃以为这样的提问并非多余。 此时此刻,费英凡的影评集《电影本色》摆在案头,里面汇集了英凡兄多年来撰写的一百篇影评作品,分为七个系列,分别名为红色炽烈、橙色情怀、绿色生命、青色成长、蓝色忧郁、紫色神秘和黑色魅惑。随意翻阅了数篇,论 […]

 『周京辉』观念的逆袭——动画电影《小王子》观后

1
一个小小的女孩,被自己的女强人老妈管理得井井有条,甚至女孩未来的人生也被一丝不苟地设计,女孩成了一台实现虎妈理想的机器,每天按部就班地高效运转。在这样的高压下,因为搬家,小女孩认识了住在“危房”里的新邻居——一位与众不同的古怪老人。老人不仅给女孩展示了自己制造的飞机,还向女孩讲述了多年前自己和小王子在沙漠里相遇的往事。 这是动画电影《小王子》的开头。《小王子》是一本奇异的书,它的作者圣埃克苏佩 […]

 『周京辉』最早的人生记忆

1
  我最早的记忆来自于1976年9月9日,我快满四岁的时候。之所以印象这么深,是因为毛主席在那一天去世。当时,我和母亲坐在从陕西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为了给我换水土,母亲时不时地把我送到北京姥姥家待一段时间,因此,我的童年是在陕西和北京两地轮流度过的。那一天,正是我向北京远途迁徙的日子。 我人生的第一段记忆是这样的:绿皮火车上,伴随着列车广播中沉痛无比的人声和哀乐,车厢里的人哭成一片——包括身边的母亲, […]

 『周京辉』春天,洞箫与吉他的约会

1
初春时节,万物萌发。一场关于音乐的聚会,在时光旅行咖啡馆举行。这场聚会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洞箫与吉他的约会。 曾经有人讨论什么乐器是乐器之王,或曰钢琴,或曰小提琴,或曰人的嗓子——如果这也可以称为一件乐器的话。其实,在我看来,这本来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没有哪个乐器是高贵的、哪个乐器是低贱的,谁规定小提琴就一定比二胡地位尊贵?难道就因为小提琴比二胡贵?窃以为,在音乐的世界里,各种乐器一律平等,只有 […]

 『周京辉』台湾、旅行及其他

1
第一次去台湾,只去了两个地方——台北和日月潭。一个都市繁华地,一个风景绝佳处。 旅游之于人生,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定义。有开阔眼界说,有修身养性说,有逃避现实说,等等。对于我来说,旅游是体会在另一个环境里的另一种活法,是扩展自己生命宽度的一种方式,尽管短暂,更显珍贵。因此,我的出游方式永远是自由行,坚决不跟旅行团。跟团游在我看来,只能被称为观光,而且是疲于奔命的观光,离旅游的真义相距甚远。 在台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