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唐华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唐华』最美的不过是那锅红薯稀饭!

1
经过了老于的恐吓,现在恐吓又来到我身上,没错,我现在穿着大裤衩,蹲在板凳上在交作业回来以后在食堂见过一次老于,是他先叫的我,我左顾右盼,迟迟不得声音来源于哪食堂里的椅子一排一排,我的眼睛根据刚才的声音大概判断距离,开始边扫描边聚焦好容易锁定了老于,脑海里立刻蹦出来一个年度汉字:炭!人生对于某样事物的看法总是螺旋上升的具体阶段就是先觉得神圣,再觉得傻逼,最后又觉得圣神了登山也是如此遗憾的是,我对登山 […]

 『唐华』大家好,我是打卡机

1
  如果你不是老板, 不是小三, 不是诗人, 也不是打酱油的,那你一定见过这样东西——打卡机。 它不是继四大发明之后最伟大的发明,却是令你印象最深刻的发明。 据说,最早的打卡机是从煤矿出现的。为了监督矿工作息时间而制作。那时它还要借助一种金属卡片,一插进去就会记录下个人的号码,但是毕竟技术简陋,最终这款机型并没有广为流传。 但是,这种发明嘛,一定会后继有人,而且是前赴后继,滔滔不绝。从70年代至今,考勤 […]

 『唐华』租房时代之邻居杀手

1
    对于住家户来说,如果旁边住的是租房子的,那一定很恶梦。   我就当了好几年别人家的恶梦。   为了好管理,我的所有的邻居都“被姓王”。 “今天我遇到隔壁老王了……”, “老s,去老王家借个扳子!”,究竟他们姓什么呢,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而常来客串又单纯天真的老s估计有几次,真的叫人家王爷爷了吧。   至于后来,我们搬到一梯三户四户那样的房子里的时候,也有新法子。左老王,中老王,右老王。我们当 […]

 『唐华』租房时代之极品房东

1
     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租房时代一旦结束,就不会再来。   在我八次租房的生涯中,遇到了形状各异的房东,有小甜甜,也有牛夫人,有准时收租赛过大姨妈的,也有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电话男。除了租房没有归属感,租房很难存到嫁妆,租房的水管永远是坏的之外,我想这些极品房东多少也是我们极力想逃离租房时代的原因吧。     一个爽朗的早晨,我又开始搬家了。     从c城到h城,很多有志青年往 […]

 『唐华』租房时代(1)

1
租房时代     到毕业第三个年头的时候,我已经搬了8次家。中间丢过一个褂头,两个裤头,还有无数的袜子。   直到现在,我养成了两个习惯,一个是准备了一个纸盒子,里面全是单只独样的绝版袜子。另外就是只买一模一样的袜子了。   我的第一次……租房……给了三个男人。那年,我们同时被学校分配到c单位。军爷,老谢,丹东和我。   当天,我们四个人坐在单位派来的一辆江淮越野里,把学校发的黑心被茶缸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