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孙林

孙林,20岁前生长于乡野,25岁后流离于城市。一边享受城市的喧嚣,一边缅怀着乡野的澄净,肉体与精神呈游离状。于是,文字时常便成为平衡内心挣扎的安慰剂。
微博:

 『孙林』漂泊

1
       将晚,陌生的城市。        长街,飘零的雨丝。        旅店里从不变更的长夜。        这就是漂泊。        当然,还有欢歌,还有春风、友谊、豪情……,更有眼泪。 […]

 『孙林』梦犹在,景未新

1
­玉宇清冷娟蝉隐, ­独上楼台, ­望断星辰。 ­清晨残酒未消, ­踟蹰漠漠人群。 ­梦犹在, ­景未新, ­拼得一夏, ­又怎抵冰雪锋争! […]

 『孙林』阿狗

1
清早,城里的女人穿着睡衣,悠闲地来到二叔的摊位前,用兰花指在菜堆里挑来拣去。女人怀里抱着穿着衣服的小狗,二叔冲着狗吹了一声口哨。小狗立即对着二叔龇牙狂叫。女人赶忙停下来安慰,呆板的脸上变戏法一样堆起笑容:儿子别怕,回家妈做好吃的给你!二叔很得体的猛夸小狗长得漂亮,女人没搭腔,昂头走了。二婶一边摇头道,小狗长得真丑。二叔笑骂道:狗日的! 那一刻,他有些想念老家的大黄狗。 二叔很喜欢狗,他清楚的记得家 […]

 『孙林』北方的天空

1
        一年之中,北方似乎除了夏季就是冬季。春秋季节像藏在深闺的害羞女孩,受不了北方的热烈,打了个闪,快得让人来不及回味就跑开了。冷与热因此成为北方季节变换的主旋律。这两种全然不同又绝对分明的感觉还造就出北方人同样的脾性,甚至影响了他们的思维方式。         北方的夏天比起南方来毫不逊色。热得透彻,热得不参杂一丝水分。这时的太阳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亲近,似 […]

 『孙林』王老五

1
俺叫王老五,很多人虽听说过俺,但不一定认识俺,因为俺常喜欢躲在某个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书上网自得其乐。如果某天你看见一个略带沧桑感的男人目不斜视若有所思又神情倨傲的在街上独自行走,八成是俺。俺为什么是王老五呢,说来话长,你愿意听俺就来说说吧。十几年前俺有一帮哥们,都是热血青年,摩拳擦掌要干一番事业。俺们一起干活、一起喝酒、一起打架,日子过得很逍遥。可是后来,不知咋的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少,喝酒的人也越来 […]

 『孙林』大戏大片

1
    正月,红火的春节盛宴渐渐散去。微醺的春风里隐约传来锣鼓的喧嚣,乡村的另一项活动热闹开场,唱大戏。如果说春节粘合着中国家庭传统的血缘亲情,大戏则是一项集体的狂欢。四乡八里的人们扮着新年盛装蜂拥而至,不仅仅是看戏,小商小贩趁机吆喝买卖,年轻人谈情说爱,老朋友叙旧闲谈,小孩子们嬉闹玩耍,戏场内外天地交融,春意盎然。大戏的剧目很多,但多是选择喜庆的大团圆。虽是年年重复,以至于人们对戏中人物的 […]

 『孙林』照相

1
行走街头,和风拂面,心底无端地生出痒痒的冲动。     城外,应是麦苗绿菜花黄了吧!     三月,老家平缓起伏的丘陵上舒展着绿油油黄澄澄的锦缎,麦苗和油菜花的约会活色生香。村庄离镇上有七八里的路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重要人物下乡。此人脖子上郑重的挂着一部照相机,在村里人看来就如同春天的艳阳般耀眼。他头上的卷毛身上的夹克绽放的喇叭裤以及两端翘起的小胡子,不知拨乱了方圆二十里多 […]

 『孙林』炮竹红

1
早上,特意穿上红色唐装,今天是春节长假后第一天上班。早早到了单位,与同事们又是相互拜年。坐回办公桌前,感觉像是回归。长假的这些天拜年、喝酒、打牌、睡懒觉等等只是一种狂欢,狂欢到疲惫不堪,狂欢过后又觉得小米稀饭的日子真实养人。     外面,炮竹声断断续续的响着, 猜测那声音背后的故事。今天既非初一也非十五,好象也不是送灶王爷的日子。那响着的炮竹大概是哪个商家年后的初次开张,放一串红红的炮竹预示 […]

 『孙林』藏雪

1
来时 你小窗紧闭 看不见 我挣扎的眺望 化作飞雪 漫天盛开   不要 以为 我 仅仅是你眼中 冷冷的风景 不敢靠近 是怕你 看见 我冰冷的 泪   […]

 『孙林』王小二的年

1
       前几日,老友W大侠结婚,世上终于又少了一个资深剩男。他也是外地人,我两是初来合肥时就认识了。酒席散去,只剩一帮旧友闲叙。大家经历相似,均非这个城市的原住民,最青春的时光都留在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连同莫名的倔强与坚持。         那年,我刚来合肥,正找工作。后来在人才市场的角落里遇到一个主动搭话的年轻人,看上去浓眉大眼气度不凡,他自我介绍叫Z,从深圳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