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婷

一个在酒店餐饮行业打滚十年却依然无法探究美食真谛,却爱上行走想不断变化的伪文艺女青年。
微博:

 『张婷』愿来世做个温情的医生

1
今年的春节,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开端。 一入寒假,儿子得了急性支气管炎,在门诊部吊了一周的水无果后,还是果断决定住院。 中国的医疗一直都是这样,人口众多,资源稀少。赶上年关,医院也是人满为患,好容易找人挤进安医加床病房,忍受着共公洗手间人来人往的喧扰和异味。 由于家里有亲戚是安医的,所以儿子都是在安医就诊的,即便这样,在新年里,也是看不到主治医生的。 从年二十八到年初三出院,主治医生就来查过病房一次, […]

 『张婷』当一档节目变成一种情怀

1
Easy FM的“飞鱼秀”将落幕在农历猴年新年! 相信写这个消息时,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闻。当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这个停播的消息时,有朋友在我的消息下留言:“今年到底要怎样,喜欢的都停了”,我一下就明白了,除了飞鱼秀,还有康熙来了。 这两档节目都是有着十二年的历史了,一个年轮的经历,吸引了太多的忠粉。它们一个是广播类节目,一个是电视类节目,相似的都是它们以强大的男女主持人的魅力将这两个节目品牌深深套牢住一批听众和 […]

 『张婷』说说人过三十的那点初感悟

1
2015年年末,本想跟上沙龙里大咖们的步伐,也来写写对即将过去一年的零零总总,却被各种匆匆给耽误了,直到2016年的今天,才无论如何也要静下心来写写总结。 最近爱上李宗盛的一首老歌——《山丘》,一度坐在车里放着手机的循环,不厌其烦的反复跟着哼唱,固执的相信这是一首30岁以下人群听了没有共鸣的歌。 记得上个月去一个学校和几个老师一起给一批九零后大专生讲公开课,其中一个老师有提到说人过了20岁就顿觉时间飞逝。我心想 […]

 『张婷』说说微信投票不能承载之重

1
若干年前,当我们还在猜测手机互联网上网到底有什么用处时,短短几年就已经形成了缺少电脑可以,缺少手机不行的年代。当还在以为马化腾的QQ已经必不可少时,张小龙开发的微信已经横扫了半壁江山。一个在新浪工作了十余年的朋友一次吃饭时不由的感慨说“如果有机会在公开场合发表我的微商感言,我要感谢腾讯的微信,虽然我一直在新浪工作”。 当然,不可否认的微信效应,带来了很多改变我们生活习惯的习惯。与陌生人见面再也不用带 […]

 『张婷』说说“被慈善”

1
天津港“812”海瑞仓库特大爆炸事件后,马云遭受“逼捐”门,很多网友在网上直呼马云要捐款等口号,甚至有人喊出了不捐款就再也不用淘宝了的威胁论调。于是媒体开始讨论这件事,有了“被慈善”这个词。 如今这个社会每天的信息量很大,如果没有一两个标题党,还真容易论调瞬间淹没在“词海”里。名人有名人的效用,由于讨论的是马云,难免让我多听了一会评论,初听下,我也不过是作为个路人甲,看的快活,逼捐的人估计也难从其愿, […]

 『张婷』惜取别离时

1
随着朋友圈里的朋友数量的增加,每日朋友发的贴子我越来越不能一一浏览了,至于朋友发了长文我更是少有耐心去点开阅读,看图片对于我来说会来得更速度些。 但有时在圈子里看到朋友一些生活的感悟如果正好也触及到我的内心,不免又感动又激动,仿佛心里那点小秘密突然被人知晓了。 朋友说的是她去看望生病的老友,临走时老友坚持目送朋友远去的场景,这让她想起了张小娴的一篇散文。这文章我也是知道的,《惜取别离时》——“每 […]

 『张婷』写一篇父亲也许永远都看不到的文章给父亲

1
记忆中好像一直都没有写过父亲、没有评过父亲,也没有想过父亲节里为父亲做些什么。 父亲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也是一个当过兵的人,经历过当年青海西藏一带的支援建设工作。所以当2006年青藏铁路开通的那段时间,父亲非常激动与感慨,电视始终定在介绍青藏铁路开通的央视新闻频道,边看边说当年他在青海西藏一带当兵的情景。如今早已年过六旬的父亲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青海西藏,他想看看他曾经当兵走过的路,但做为子女的我们总是有这样 […]

 『张婷』一场感动让女人妥协

1
人总说感情是这个世上最难说得清道得明的事物,却也是让人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对于一个已经过三的我来说,仿佛对感情已经越来越理性了。每每身边一些八五后九零后的后辈女青年和我聊起她们的男友、未来老公时,我总是站在一个特别理性的角度跟她们讨论,听完我的言论,她们常常怀疑我的婚姻是否有感情积淀,而我总是告诉她们一句“爱情不能长久,最终都是亲情,妹子,还是实际点吧”。 二十八岁后,我就固执的认为婚姻里80%的夫妻 […]

 『张婷』漂洋过海来看你——美国加州之行

1
对于旅行,每次都既有期待又有失落。 期待一路看更多的风景、吃更多的美食;失落时间总是流逝太快、花的永远比挣的快。 从美国加州回来已经快十天了,旅行后的严重拖延症让我迟迟才开始码字。万能的朋友圈让每个爱显摆的人都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感,不用一一通知只需一个图片便让圈里的人都知道我已经漂洋过海了。 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旧金山San Francisco国际机场,美联航空带着我们飞行了十二个小时,我也经历了人生至今最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