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广辉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张广辉』桃花染醉马仁山

1
  马仁三月,淡烟疏雨暮;一阵春风缠绵后,月亮湖畔,那一株株桃花,早已抖落积蓄了一冬的慵懒,迸发出繁华与隆重。仿佛一夜间,热情奔放的桃花,一串串、一簇簇在枝头妖娆、妩媚地绽放,霎时,湖儿为它倾倒,山儿为它痴迷。     马仁春暖,微风熏人醉;入眼皆是桃花儿,马仁“六奇”在它面前也黯然失色了,它才是马仁山春天的主角。可它并不孤芳自赏,依旧婷婷袅袅,装点着马仁山的一峰,一石、一木、一草,马仁 […]

 『张广辉』古韵今风,唯木渎尊

1
古韵今风,唯木渎尊         木渎,源于“积木塞渎”。相传当年吴王夫差,为了讨好美女西施,大兴土木,为其建筑“馆娃宫”,“姑苏台”,四面八方的木材源源不断的从河道运进,最终河道堵塞,木渎也因此得名。         走过乾隆皇帝当年走过的御道,沿石阶而上,轻轻的踏过香溪桥,这时候很自然的就会放慢游览的脚步,全因被木渎的美所吸引。木渎的美, […]

 『张广辉』完美与缺憾

1
  完美与缺憾   小村君: 前几日你的邮件中说自己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这点我也有同感,与你偶尔见到的时候,虽然没有过多接触,但能够很浓地感觉到你的美丽与聪慧,你几乎接近于完美了…. 春天来了,似乎一夜间,我们社区的蔷薇在露水中鲜嫩地娇艳了。早晨起来,泡一杯龙井,站在落地的玻璃前,阳光如蜂蜜一般的浓郁——这是个完美的清晨,鸟儿在枝头欢鸣!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要是没有秋天,那嫩的似乎可以融化在我手 […]

 『张广辉』母亲的春节礼制

1
  母亲的春节礼制   母亲是个没有读过一天书的乡下妇女,但很奇怪的是,她总是对很多男人都没有掌握的礼制了如指掌,尤其是春节这样重大的节日礼制---这使我更加坚信经验式的口传身教是人类知识传递的重要途径。 每年的冬月开始,母亲照例便要做腌制食品:近百只的鹅鸭鸡,一头从农家购买的土法喂养猪。母亲年轻的时候是方圆三十公里内有名的厨师,她的厨艺没有师傅传承,只是处处道听途说而来,所以,没有什么规矩限制,只 […]

 『张广辉』人人都有一个心魔

1
  人人都有一个心魔   如人性美好的一面一样,人人都有一个心魔。弗洛伊德说:他常常以潜意识的状态存在,悄无声息而无处不在。当你意志薄弱的时候,它占据着你的思维、左右着你的行为,使你如利剑般充满杀气,你也幻化成魔。 如果心魔总是以张牙舞爪的狰狞面目出现,你便很容易发现它的贼脸,理智使你控制它的肆意发挥。但是,它总是穿着华丽的外衣、变化成各种各样的形式游离出心河,在你周边荡漾,控制着你的行为。 有 […]

 『张广辉』网络时代的沟通

1
     网络时代的沟通   35000前,当我们的祖先在进化中能够利用语言交流时,一个语言时代的来临:我们可以看到四处游历的诗人,用语速、语调、词藻的变化配合丰富的肢体语言在传颂着史诗。不论是《荷马史诗》,还是《江格尔》,抑或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一个崇拜口若悬河的善辩家的时代来临:苏格拉底在古希腊议会雄辩的风采、诸葛孔明过江东而舌战群儒的倜傥都被定格在历史的长河中,成为永恒的经典画面。至今人们 […]

 『张广辉』棣花平凹家

1
    棣花,丹凤县所属,位于丹凤与商洛市相交之处,乃贾平凹先生出生地。棣花四周青山环抱,镇脚下,丹水缓缓而出,向东南汇汉水而入长江。     九月一日,笔者单包一人,徒步访贾家,所见所闻,以图文记之。     远望棣花,农田庄稼茂盛,一片田园牧歌;到时棣花此日正逢赶集日,镇中人头攒动,经过农贸市场,来到棣花中学。棣花中学与贾家相隔不远,校内建筑颇有商洛古风,站在学校操场,可鸟瞰无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