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钊

你站在某一个时间的岸边 独自绚烂
微博:

 『朱钊』四月

1
四月 所有的柳树都开放成并蒂的图案 地上一个 水中一个 四月 麦子映在你的瞳孔里 把你全身的细胞都染成绿色 也许这样与匍匐的泥土更亲近 与大地中的亲人更亲近   四月 空气中有你温软的气息 雨和阳光 交替播撒着一种不确定的情绪 或者关于未来,或者关于青春的记忆 田野的风惴惴不安 新鲜的泥土翻了个身 短暂易逝 多汁含羞 一枚初恋的草莓,红了     […]

 『朱钊』春天到了可以给你写信

1
期望一场雪 等待一个人 春天到了可以给你写信 春天到了月光里有鸟飞的声音 光线温热 悸动的影子 却落在了你的身体里       […]

 『朱钊』给女儿的信

1
那天梦见你,清澈中有种欢愉,水波潋滟,植物疯长。光线明晃晃的,照得整个梦境白昼似的。可是,忽然之间好像跨越过另一个维度,时间在我眼前朦胧耀眼地弯曲了。记忆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梦中的记忆是不是呢?那些记忆像黄昏最后一缕光线,渐渐在我脑海里模糊直至消失的时候,我很难过,仿佛我灵魂中的某一部分也随之而去了。 即使是梦,失去任何关于你的记忆,我依然很难过。   仿佛又回到黄山那个缀满星星的夜晚,走在北 […]

 『朱钊』“情人节”与“她”

1
  在所谓的七夕情人节里看《她(Her)》,还真是应景。 爱情难,沟通更难,亲密关系里的微妙情感脆弱如初春屋檐下冰凌,一不小心就碎了。 亲密感的建立,付出双方多少心血,往往在顷刻间就冰消瓦解。你以为你懂我,其实你不懂,或者,因为太懂而离开。真实世界的感情如此,没想到与有独立人格的AI的情感居然也是如此。 不同于《机械姬》的那种平静中让人不寒而栗的冷静,也不同于嘻哈中却不乏温情的《超能查派》,如果 […]

 『朱钊』我不想这么远的爱你

1
“乌云在头顶炸裂” 艳影于地表横流 我是三月的深潭里 一条透明的鱼 在红色电话亭守望的街区 在黑暗、清亮与炫目的鸡尾酒中 无声地游走、穿行 这个城市的光怪陆离 还没有打动我,还在被虚度   雨的影子在闪电里 摇晃的叶子在雨里 被遮蔽的月光在影子里 不知道该往哪里飞 此刻 孤单的是我 还是被淋湿的情绪? 我开始想念 另一个季节的明媚 和遥远时光中的女孩 周身散发着毛茸茸的金色 […]

 『朱钊』我不想这么远的爱你

1
“乌云在头顶炸裂” 艳影于地表横流 我是三月的深潭里 一条透明的鱼 在红色电话亭守望的街区 在黑暗、清亮与炫目的鸡尾酒中 无声地游走、穿行 这个城市的光怪陆离 还没有打动我,还在被虚度 雨的影子在闪电里 摇晃的叶子在雨里 被遮蔽的月光在影子里 不知道该往哪里飞 此刻 孤单的是我 还是被淋湿的情绪? 我开始想念 另一个季节的明媚 和遥远时光中的女孩 周身散发着毛茸茸的金色 在草地上大笑,像风一样一路跑来 她们将 […]

 『朱钊』最后的旧书店,和某一个遥远的午后

1
    咔哒一声锁了门,“慢慢挑吧”,老朱招呼一声走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某一个时间之外的午后,在仓库层层叠叠的旧书中。 如同落满一墙一地的蝴蝶,又仿佛还残存着一丝香气的时间的花朵,浸淫着岁月,开满了方寸之间。阳光透过斑驳的窗框照进来,在老式吊扇后拉出长长的影子,和天花板上剥落的块状构成一幅现代派的变形画作。逝去光阴的气息中,无数颗尘土的微粒发着光,在孤独寂静,欣慰满足的愿望中,在记 […]

 『朱钊』冬至

1
这个早晨并不寂静,陵园外临时停车场的碎石路上停满了车,黑压压的一大片,仿佛不同车型的检阅似的。为了防止车辆乱停,枯草上的树干围着色彩鲜艳的带子,圈出车位,远看像是热闹的会场,不过人群虽说不上肃穆,但也不像平日那般浮躁喧哗。古朴庄重的大门旁摆了很多鲜花,太阳以一种金黄的色泽给我怀捧的思念的雏菊、温柔的康乃馨和红着脸的百合抹上一层暖意。强大的黑暗已至顶点,即将败退。天空终于把腐坏的墨汁换成鲜艳的蓝色, […]

 『朱钊』爱与孤独 ——《前目的地》:难逃的宿命,最深的孤独

1
“我真的很想你!” 当伊桑·霍克目光如炬,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使人沸腾颤栗的乐声中,科幻奇作《前目的地》戛然而止。 时间特工奉命穿越时空,试图阻止恐怖分子炸弹客的恶行。而在最后的一次任务中,他来到1970年,在一个酒吧里遇见了John。John向特工诉说了他离奇辛酸的故事。原来他曾是一个女孩,名叫Jane,她爱上了一个完美的“神秘恋人”并怀上了他的孩子,但是有一天“神秘恋人”忽然离开了她,梦想的破灭,女儿的失 […]

 『朱钊』爱与勇气 ——《星际穿越》的情感穿越

1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狄兰·托马斯的诗歌在巨大的银幕上第一次如此宏伟的展现,已不仅仅是对死神将要带走父亲的愤怒,还融合了整个人类、星球的命运,而这部抗争命运,怒斥光明消逝的影片就是近期的科幻超级大作《星际穿越》。 在主演马修·麦康纳口中,这将会是克里斯托弗·诺兰最具雄心的电影作品。这部向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致敬的煌煌巨作中,满目疮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