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思琪

李思琪 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编辑出版专业学生,安徽大学校媒的责任编辑。爱好写作,舞蹈。尤其酷爱以《红楼梦》为首的中国古典文学。具有一定的古文理解能力,英语和日语水平中等。座右铭“热爱比野心重要。”
微博:

 『李思琪』民国女子系列(四)

1
31岁的郁达夫第一次见到19岁姑娘王映霞便说“我觉得从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王小姐,好生眼熟。”聪明的郁达夫在学贾宝玉,宝玉在见到林黛玉的时候便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不知道当时的王映霞怎么想,或许有惊人的巧合:“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以眼熟到如此!” “为你,我情愿把家庭、名誉、地位,甚而至于生命,也可以丢弃,我的爱你,总算是切而且挚了。”这一句惊天动地的话其实在民国是“平常”事。妙笔落花的郁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九)

1
  文   在《红楼梦》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当中。林黛玉在诗的意境方面是她所有四律当中尤为突出的。   “此时林黛玉未得展其抱负,自是不快。因见宝玉独作四律,大费神思,何不代他作两首,也省他些精神不到之处。”林黛玉随性自然的性格从中可见一二。“宝玉道:“才有了三首,只少‘杏帘在望’一首了。”黛玉道:“既如此,你只抄录前三首罢。赶你写完那三首,我也替你作出这首了。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八)

1
文 在《红楼梦》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当中。林黛玉的两首诗不仅可以体现出林黛玉的文学功底,还能体现出林黛玉的性格特点。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两个人诗词创作的目的性是不相同的。 在这一回当中,贾元春的角色十分特殊。起到了一个“裁判”的作用。曹雪芹借用她的视角来评判林黛玉。“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省亲颂》 […]

 『李思琪』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七)

1
  文(解读《葬花吟》2)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葬花吟》是林黛玉对人生命运的追问。后面的句子一气呵成,可见林黛玉的卓绝才情。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六)

1
文(解读《葬花吟》1) 提及林黛玉的文学才能如果不去认真解读林黛玉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葬花吟》,就不可能对林黛玉的心灵历程和文学技巧有最为深刻的认识。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 […]

 『李思琪』民国女子系列(三)

1
关于凌淑华,想了半天,觉得写得东西太多了,那就不写了。人生如浮萍,风飘零,雨飘零。但在飘零中,自有她的温和与忍耐。我猜,这是个被文学和哲学宠坏的女人,一生都在“践行”着爱的哲学。胡诌一首诗吧。   你是人间多情女,天教温婉与痴狂。 幸有知者可相狎,满川风雨薄似纱。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五)

1
文 林黛玉的诗文功底应该算是在大观园当中数一数二的,只有薛宝钗的诗文功底可以与之比拟。在《红楼梦》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苦集苦吟诗”中“慕雅女”的人是香菱,“雅女”就是林黛玉。在这一回中,林黛玉承担的是一个“导师”的角色。这个“导师”的话很少,但是字字珠玑,切中要害。 开头第一句“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接的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 […]

 『李思琪』民国女子系列(二)

1
31岁的郁达夫第一次见到19岁姑娘王映霞便说“我觉得从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王小姐,好生眼熟。”聪明的郁达夫在学贾宝玉,宝玉在见到林黛玉的时候便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不知道当时的王映霞怎么想,或许有惊人的巧合:“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以眼熟到如此!” “为你,我情愿把家庭、名誉、地位,甚而至于生命,也可以丢弃,我的爱你,总算是切而且挚了。”这一句惊天动地的话其实在民国是“平常”事。妙笔落花的郁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四)

1
媚 女子面貌 ,女子仪态均可以归为“媚”一类。但花,虫,草,木都是有生命的东西。这些非常寻常的事情也有“媚”的情态。不管是文人骚客赋予了它们人的性格还是它们本身就具有非凡的“媚态”,但是其中散发出来的美的确让人心生向往。屈原《山鬼》推“杜若”,“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若无杜若,何来民神之恋;诗经推“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若无桃花,谈不上夫妻和睦;此间种种 […]

 『李思琪』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三)

1
  媚 “媚”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字眼,往往和“谄媚”,“狐媚”混合在一起。比如“狐狸精”这个词在中国话语体系中属于贬低女性的字眼,常常和“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奇怪的是,《聊斋志异》作为一本有非常多“狐狸精”的小说,却没有真正地贬低“狐狸精”。蒲松龄试图用传奇的笔法和离奇的情节写出妖怪的真性情。平衡他们的“自然性”和“社会性”。《婴宁》、《莲香》、《香玉》中描绘的女性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