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黄山栾,自有生命的大欢喜

1
   每日上下班,通勤徽州大道。大道笔直,不蜿蜒、不起伏,川流的车河,你追我赶。车的右面,是长了很多年依旧不俊俏的香樟;车的左面,是同样长了很多年依旧不强壮的黄山栾。   黄山栾,学名:全缘叶栾树,乔木,无患子科,栾树属,耐寒、耐旱、耐瘠薄、耐短期水涝,适应性强和速生的特点,使得黄山栾在道路、园景绿化中被广泛采用。   黄山栾的性情多少有些迟钝。春天驾临了好久,周遭早已翠绿盈盈 […]

 『杜莉』小城故事多 —— 观影《坡州》

1
雾霾的周末,懒散的午后,选择看电影《坡州》,仅仅源于片名的中性和随意。电影为什么会把故事放在坡州,导演朴赞玉说: “坡州是一座有异质感的城市,是一座被薄雾笼罩着、模糊了棱角的岛屿。打算离开这里、或是始终在城中等候的人们,内心存在着外来人不易明白的可怕的爱。” 1996年,青涩年纪的妹妹恩模和姐姐恩秀,同时爱上教会老师仲植。后来,仲植娶了恩秀,成为恩模的姐夫。恩模第一次离开坡州,是想去大城市赚钱,过 […]

 『杜莉』如果《我不是潘金莲》 我该是谁

1
今冬的第一场雪,不太冷,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比天气更冷一些。 听过一个故事,村里的姑娘大丫正值豆蔻,在村头被小伙子王二摸了一把脸蛋,大丫哭哭泣泣地找到王二的娘,告了王二一状,王二他娘恨恨地说:“大丫,莫伤心。这个天杀的,等他回来,我打断他的狗腿!”王二的腿未必会被亲娘打断,但王二他娘的一番话,应该足够抚慰大丫委屈的心,大丫有理由充分相信,今后,王二再不敢随便欺负她了。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雪莲 […]

 『杜莉』轻轻唤着《你的名字》

1
    不假思索地应下龙哥看电影的要求,以为又是一部魔幻、动作、霹雳大片,没想到《你的名字》,原来是一段暖意的青春 —— 龙哥正在经历着的,龙妈曾经经历过的。 少女三叶,在乡下小镇过着不快乐的生活,山水相伴、夕阳笼罩的放学路上,她抱怨着小镇没有一家像样的咖啡馆;传承外婆的口嚼酒仪式,遇到同学的围观,头缠结绳的她感觉甚是丢脸。 少年泷,在东京都市过着略颓废的生活,从一趟干线赶着另一趟干线,上 […]

 『杜莉』《长城》 只是为了抵御饕餮

1
专业开幕式总导演,在奥运和G20惊艳全世界后,抽空拍了部电影《长城》。 《长城》用酷炫的画面说了一个老故事:中外马里奥联手打小怪兽,小怪兽的名字叫“饕餮”。 《长城》用足了中国元素:五色山水、五色军团、五兽盔甲、四大发明;《长城》同样展示了开放包容的新中国元素:男主角是一个叫威廉的老外,女主角林将军说自己会拉丁和英文,所以她的一半对白是英语。 电影的色彩,让我想起《三枪拍案惊奇》,盔甲比较花褂 […]

 『杜莉』去看花花世界 不如带你平安回家——观影《血战钢锯岭》

1
《血战钢锯岭》取材于二战尾声的冲绳战役,名字听起来,是我不太愿看的战争类电影。 然而,我还是去看了。开始的一个小时里,以为意外地选对了,因为电影看起来,真像《庐山恋》。 年轻的多斯救助了车祸中受伤的男孩,送到医院后,看到他环视的目光,我就猜:该遭遇爱情了。电影果然老套,让美小护多萝西进入了多斯的视野,并且一见钟情。多斯用愚笨并且执着的方式,和美小护搭着讪,表达着爱意。两人开始约会,抱着爆米花看着 […]

 『杜莉』外婆纳的千层底

1
        屋子蒙尘,心血来潮地想彻底打扫,储物间的里柜角落,翻出一大包不明物。 解开一层两层又三层的塑料袋,豁然出现一堆手工棉鞋,尺寸从拳头大的到巴掌大的,还有两个巴掌大的成人款,黑灯芯绒布面,绗缝整齐的棉胎,千层手纳的鞋底,全新。一看,就是木滩街老外婆的手艺。外婆刚过了九十大寿,眼睛动过两次白内障手术,掐指算算,这些鞋子,至少有小二十年的历史。 抹布抹去柜子上的浮尘,也抹去 […]

 『杜莉』平淡的《湄公河行动》

1
    近日影坛,《湄公河行动》算是评价尚可的一部片子。没有奇幻的大特效,没有3D的故弄玄虚,因为彭于晏的颜值,因为张涵予的声线,所以,去电影院看了一场。 一百多分钟的时间,记忆深刻的是湄公河畔雨林湿地景观,局促的故事讲述无法还原当年惨案的前因后果,剧情很简单:行驶在湄公河金三角流域的中国商船遇袭,全体船员罹难,泰国军方公开宣布,贩毒火拼导致了中国船员的死亡。为了查明真相,还遇难同胞清白,中 […]

 『杜莉』只有桂花香暗飘过

1
  寒露相约喝大酒,吃了什么忘记了,最后入口的,应是与蜜蜜分食的榴莲蛋糕。揽着微醺的蜜蜜走出院落,夜凉如水中,桂子尤其芳香,甜腻整个心头,如同那只涂抹了嗓子眼到胃囊壁的榴莲蛋糕。 冷露无声湿桂花,不知秋思落谁家? 桂香包裹的夜里,容易想念一些事情,想念一些人。想起校园中两株连体的硕大丹桂,想起学校里的一老和一小。 上初中那会,是按着学区就近入学的,班上的同学大多是小学的玩伴。新学期的变化 […]

 『杜莉』还好有房 我在城市中苟且

1
人民的日报最近发布一条社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也将无家可归。 傍晚,华灯初上,站在十字路口的天桥上张望,十岁的滨湖新区高楼林立,信号灯的变化引导着不快地车流,我很庆幸: 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我有大红的房本和每月归还房贷的机会。 我是城市的土著,出生时,父母那一代没有商业房的概念,幼年,不断体会着父母为一处安稳的居所四处奔波。妈妈一边唠叨着:“搬家三年穷”,一边无奈地频繁搬家,我们住过仓库,住过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