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普通人的核心价值观

1
前些日子,因为高仓健的离世,偶尔翻出一部老电影《铁道员》回顾:一位普通的铁道员,执守着一个人的小站,分秒不差,经年等待,每日一趟仅一节车厢的火车。当然平凡的日子,终究有些不平凡的事情发生:铁道员的妻子和女儿相继去世,铁道员在至亲的弥留之际都不在身旁,因为他必须要坚守岗位,虽然一个人的小站里,每天只有一趟仅一节车厢的火车经停。铁道员最终死去,死在岗位上:着装整齐,手执小旗,静静地躺在月台上。说到这里 […]

 『杜莉』一城山水尽揽湖

1
爱着这座城,不仅是因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情感寄托,更是因为这城中的水。 幼年时,是南淝河畔外婆家的常客,早饭后,看见外婆挎着一竹篮的脏衣出门洗,就屁颠颠地当起了尾巴。漫滩的南淝河好宽啊!外婆噼噼啪啪的棒槌声最为动听,向东流的河水带走污垢,也带走了我涉水戏耍的笑声和外婆急切关爱的呵斥。 上学后,爸爸到了巢湖边叫做义城的乡镇工作,夏天连日的暴雨就是爸爸防洪不回家的信号,妈妈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埋怨着糟糕天气 […]

 『杜莉』《张抱一公祖招集湖亭》法帖随感

1
《张抱一公祖招集湖亭》   王铎   有酒沧池对烟丘,相招者谁任意游。 晋人唐人曾几度,泉水溪水还同流。 钟鼓此城鸣白露,戎兵何处领高秋。 芦花今古依然在,羡尔无声眠野鸥。     近日因为滨湖新区一座小小广场寻找一个“水”字,接触了这笔缭乱的草书《张抱一公祖招集湖亭》。对于名家的字画,尤其是草书,给小女子最大的感觉是:很多的字儿,龙飞凤舞,我不觉得好在何处,而且大多不认识…… 但看到诗 […]

 『杜莉』每一次见面都是为了告别

1
中午漫长的等上班时间,前往华谊兄弟影院,看一场几乎包场的中午场《触不可及》,做一回VIP中P,再来一桶堆起的爆米花,一杯高糖高热的可乐——绝配,生活顿时又幸福爆棚。 电影英文片名《One step away》由于与姜文新片《一步之遥》重名,先到先得的铁律,宝导只得在片尾的墓碑上出现山寨一般的“一步之间”。全篇充满的舞曲旋律“One step away”,有幸我曾在多年前滨湖的宣传片中用过,所以格外关注和学习此曲,成就了附庸风雅的小小虚荣 […]

 『杜莉』台风天又转弯,怎的不雨霖铃?

1
当作是你在歌, 和着梅雨,不紧不慢, 当作是你在歌, 携云而来,不远不近。   一日雨不停,一枝绿裳明, 一窗歌不断,一对浓情暗, 怎的,又不见了?   轻揽腰际, 爱,在身后, 独独为我, 成霖...... […]

 『杜莉』秦城月 我想去池州玩耍

1
当午眠。晓梦化蝶舞蹁跹。 舞翩跹。平天乘月,秋浦听猿。 九子奉烛结双蕊,杏花一盏醉卧怀。 醉卧怀,别后莫忘,思君迢迢 […]

 『杜莉』简单的幸福

1
      “合肥没有日出!”一位老友曾这样说过。     日出,不就是日头初升嘛?合肥,怎么就没有日出? 我的家在城的西北,工作的滨湖靠近西南。清晨上班,顶着太阳,傍晚回家,还是顶着太阳。尤其在高温少雨的夏天,太阳更是用炙烤和刺眼,强调着它的存在。合肥,怎么可能没有日出呢? 静静地想来:老友也许是在怀念乡村的清翠恬静,反感城市建设和汽车尾气带来的雾霾阴晦。人总是矛盾的,开始怀念小时候的萤火虫,却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