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遇见内心的孩子

1
昨天,遭遇了欺骗、堵车以及眩晕,我,骂娘了。可巧,给小哥俩邮购的《给孩子系列》书到了。 今天,打开其中一本《给孩子的动物寓言》,第一页黄永玉的自序吓到了我,题目为:人真不是东西。 “动物比人好,动物不打孩子,人常常打孩子。人喂小鸭小鸡好玩,养大了杀了吃了,鸡鸭临死前被卡住脖子的时候,不信人和它有这种生死关系。” 看了半晌,我安然地和书睡去。不知多久,龙哥唤醒了我,约着一起去图书城买教学辅导材料, […]

 『杜莉』人生还没有结束 我们都还活着

1
卷首语: 此文送给闺蜜及姐妹们,祝日子丰满,情绪饱满。   入学最晚的小龙,也和龙哥、甜妹一样,离家去高中住校了,前几日在街头碰见这个木滩街四代,一米八五的大个子,憨憨地叫上一句“杜莉妈妈好”!迅疾如风一般地消失,只留下一股小男子汉浓烈的汗味。 近日在追韩剧,做一个中二妇女应该做的事情,剧名叫做《我亲爱的朋友们》,剧的主角不是长腿欧巴,也不是泪眼美女,是一群和我一样的中老年妇女,有点二,还有 […]

 『杜莉』十年(三)——毁与誉 不妨碍生活

1
      孔子说: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老虎吃了女人,人们扒出了视频和照片,扒出了想象中的来龙去脉,还编出了母老虎遭遇真老虎的段子。几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谤随名高,名气越大,后面的毁谤就跟着来了。 然而,王屋山的搬移,是愚公一锹一筐背出来的,旁边看笑话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合肥城市的建设,是一群人, […]

 『杜莉』十年(二)—— 那些人儿

1
    我没有想到,下班后匆匆写的几笔《十年》,让很多朋友感慨,或许,是滨湖已然成为合肥一个时代的符号,或许,是他们参与了其中,感同身受,五味杂陈。 杜老说:事业是人干的。任何转身和转变,都是以一群人的青春为支点,撼然撬动,催生了又一轮新的红日。十年滨湖,多少人的十年,曾经是红日上的耀斑一现,又融合在硕大的辐射磁场中,列队喷薄而出。 杜老退休了,作为伶俐孙女的爷爷,我愿意首先提到他。第一 […]

 『杜莉』十年

1
    滨湖,十年了。 如怪咖所唱: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亦不属于我。 导航显示,我站在了新年村的坐标上。眼前,没有山,没有水,没有山水如画,没有田、没有舍,没有农家乡愁。导航上,一个又一个村落的名字,陌生地摆出星座的模样。 近处,推土机任性地推来搡去,车辙画出什么,什么就是正确的线条和平面。远处,塔吊林立。工人说,一座铁塔就是一座高楼,我数呀数呀,总是数不对数目,于是开起了小差:儿 […]

 『杜莉』我,丢了我自己

1
        钥匙丢了 手机丢了 信用卡丢了 身份证丢了……   我不着急 它们在哪 我不知道 还能再丢些什么?   小时候 妈妈会骂 你 怎不把人丢了去!   妈妈老了 会说 要不要 我帮你做点什么   棉花糖的云 轻盈得像个吻 没有落在脸上 也没有落在心 […]

 『杜莉』花开百日红 三伏亦葱茏

1
    元曲云:几曾见柳有千年绿,花都说有百日红,枉费春工。又云: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偏偏,在这个梅雨未净,三庚数伏的日子里,车窗外、卧室窗外、办公室窗外……望去,满是百日红的身影。 百日红,紫薇的俗名,小型乔木,千屈菜科紫薇属,早在唐朝时就盛植于长安宫廷。紫薇适宜作为街边绿化的点缀,更合适在庭院一角,安静地自成风景。 初春,桃李忙着笑春风时,紫薇那些光秃秃的枝干,连树叶都懒得发芽 […]

 『杜莉』生活 是个蝴蝶样的死结

1
  周六,单位安排某知名三甲医院的体检,温馨短信发来:体检的时间是8:30—9:30。依据经验和提示,我不吃不喝不如厕地准时赶到,因为早到没用,人家拒绝你提前检查。 从领取表格开始,就是无尽的长队,虽然对排队有心理准备,但当看见:抽血号458、B超号585、骨测11:15分……瞭望不大的且熙攘的体检中心,内心是崩溃的。更加崩溃的是,终于排队抽上第一次血后,窗口护士念经似的告诉你,必须在10:00之前完成呼吸、B超、尿检等所有 […]

 『杜莉』长征是什么

1
    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 每每逢红军长征胜利之日时,我都会想起毛泽东同志对长征的历史意义所作的评价: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写的《长征:前所未有的故事》,他们把艰难的跋涉,频繁的战斗,如影随形的饥饿、疲惫、死亡......这一切视为人类历史上的奇迹,视为无与伦比的英雄史诗。 当年红军长征胜利,感召了大批有志之士,为寻求民族解放,甘愿抛头颅洒 […]

 『杜莉』长征精神是什么? 作者:叶明才

1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 每每逢红军长征胜利之日时,我都会想起毛泽东同志对长征的历史意义所作的评价: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写的《长征:前所未有的故事》,他们把艰难的跋涉,频繁的战斗,如影随形的饥饿、疲惫、死亡......这一切视为人类历史上的奇迹,视为无与伦比的英雄史诗。 当年红军长征胜利,感召了大批有志之士,为寻求民族解放,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