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放弃一种能力 收获一日阳春

1
      《巴菲尔的奇妙命运》(《Barfi》)是南哥推荐的电影,他说游历印度时,在粉城斋普尔走进电影院,听不懂印度语,却看懂的一部电影,看到大吉岭的阳光,看到了巴菲尔的温暖。 意识里,印度电影和印度一样比较奇葩,无论历史片还是时尚片,爱情片还是励志片,都可以从歌舞开始,以歌舞结束,女主角都有大大的眼睛,男主角多有优美的歌喉。 《巴菲尔的奇妙命运》,颠覆了南哥以及我对印度电影的通常印象。电 […]

 『杜莉』挥之不去的 是城乡结合部的故土情怀

1
        贾科长又拍了一部乡村时尚电影《山河故人》,依旧看了两遍,不讨厌,蛮喜欢。 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很快,快到许多乡村填了沟塘、削了山头,一张图纸盖百座房,成为穿靴戴帽、整齐划一的新农村;快到许多乡村着急改名,建广场盖高楼,用沥青水泥封堵了成片的田野,却在夹缝中种植价格不菲的花草树木。 中国人也在迷离中疯狂地思念乡愁:春天要扑进油菜花地里拍照,夏天要亲自提篮采摘葡萄,秋天要在 […]

 『杜莉』西西里 仍旧美丽

1
天色有些阴沉,回味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这部电影已经看过若干次,每看一次,窒息一次:或者因为女主的吊袜带,或者因为男孩的青春期,亦或者因为人群的毒舌根。 遥不可及的西西里,是地中海孕育多年的明珠,她有古希腊的神话,有古罗马的史诗,有黑手党的冷酷,也有玛莲娜的美丽。 透过男孩雷纳托的眼睛,玛莲娜一举手一投足,美得如澄澈的海水,透过人群的眼睛,玛莲娜一低眉一顺眼,淫荡得如妖冶的娼妓。 遇上美, […]

 『杜莉』走路

1
  智能手机带来各种计步软件后,走路,开始变得有一点点不普通,倒像极了一场公共的事体: 今天有没有超过一万步?我的足迹是绕了一团毛线还是画了个爱心?我的成绩有没有占领更多朋友的封面?走路的消耗是相当于一杯可乐还是一碗米饭...... 小学时,自然老师就教过我:直立行走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重要特征。虽然马戏团的大熊会直立行走,隔壁邻居的泰迪犬也会直立行走,可是,我们终究会笑话它们:人模狗样。 过了 […]

 『杜莉』春寒料峭时 诸事皆宜

1
                  春天,花儿会开 迎春 绽放三两朵 在倒春寒中 等待和煦   春天 太多的花儿会开放 桃红杏白 热闹的一丛一丛 在温暖中绚烂   迎春 默默然 枯萎 化入一池泥沼 蓬头垢面   假装是幸 […]

 『杜莉』小寒 捧一杯热茶

1
    月初寒尚小。今日小寒,古人在订立节气时,将小寒作为寒冷日子的开始。 早起出门上班,冲了杯热茶捧着,特地没有用保温的杯子,这样,在寒风中等车,可以暖暖冰凉的手。小小的寒冷中,一股暖意,从手心出发,直达周身。 小寒的前夜,说起一件事情,朴素平常如一杯茶,暖意融融如小寒的一杯热茶。 城里的旧书店原先很多,多挨着学校开着。因为家的周围有多所大学,有时,会去门头小小的旧书店里逛逛。但是,不 […]

 『杜莉』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罗马却是一天一天建成的

1
      下雨的晚上,穿得邋遢又暖和,盘着腿看书。 手机震动了,通讯录里存了来电的人名,是个旧同学。 不愿从昏黄和慵懒中急着拔出,低低地回应一句:“喂!”听筒对面开始了叨叨:“在外面吃饭呢?还在单位加班啊?不会是在开会吧?哦,在家啊,现在说话方不方便啊......”我终究蹦出一个字:“说!”对方诧异地反问:“你怕不知道我是谁吧!” 彼时是晚上22:08分,距离下班四个半小时,很沉的座椅上绑着小熊的 […]

 『杜莉』新年 有一碗牛肉汤面

1
              (借用高家菇凉的画,画里有芝樱般的纯净)   旧的年 感谢 灵魂的每一位指路人 即使手秉一盏 微弱的烛火 也足以暖透 我的五经六脉   更加感谢 精神的每一位践踏者 迎面泼来的 一锅又一锅滚油 煎熬出 外焦里嫩的 四喜丸子   […]

 『杜莉』人本善良 只须以诚相待

1
          冬日暖阳,在新城里走走,遇到公交车站,忍不住多看两眼,那里新设的座椅多简单,大多无靠背,或者就是几块刷了本色的木板,偶尔坐着耄耋的老人、怀抱幼儿的母亲,或者背着大书包的学生娃……他们,在等车的片刻歇歇脚。 九年了,滨湖逐步被新老合肥人接纳着:不再是荒郊野外,而是城市的一个部分。初建设时,滨湖宣传定位多是标志性、高大上的:最宽道路、最美岸线、最大公园、设计最新 […]

 『杜莉』喝杯咖啡等春天

1
    咖啡作为饮料,终究取代不了茶叶,成为中国人的必须。 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喝着咖啡,过着中国人的日子,比如南哥和大叔。 南哥是我的同学,人到中年,有个正处青春期的女儿,女儿如花似玉,常常嫌弃又爱着老爸。南哥每日手磨机打、精心拉花,用一杯咖啡唤醒一天的晨光,为自己,也为女儿。稍微不留神,南哥又出门了,背着一个挎包、一部相机,今天在布拉格的街角吃着有恋爱滋味的甜品,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