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儿子十五 我也十五

1
  儿子十五岁,我当妈妈的年纪也是十五岁。 我以为,生出了孩子,喂到了断乳,我就完成了重大历史责任,孩子可以跟随爷爷奶奶或者任何人,而恢复了自由身的我,可以继续投入地工作,自在地生活。那时儿子一岁,我这个妈妈也一岁。 我以为,送孩子进了最好的幼儿园,从此开始了规范的启蒙教育,我如释重负,今后,决定更努力地赚钱,培养和建立更多优良的人际关系,让他将来继续上好的小学、好的中学,以及玲琅满目的培 […]

 『杜莉』差点忘记:我的初心是简单

1
  每个大女人都该去看看《我的少女时代》。 她让我想起粉红色的发夹、粉红色的歌词本,唤起粉红色的小情绪,也让我记起:原来我的初心,是简单。 《我的少女时代》中的林真心,爱着偶像刘德华,没有缘由的傻傻爱着,少年徐太宇信心满满地许诺:“以后,我叫刘德华唱给你听啊!”我听了,宛然一笑,幼稚却认真的表情,让我这个大女人在心中回应:“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成年的林真心,和我们一样为着生活奔波,为着感 […]

 『杜莉』带着钝感过生活

1
    距离法硕毕业十年了。 最近想同学们了。十年过去,很多人疏于联系,不知他们变化了多少,从工作单位到手机号码,从发际线到肚腩围……我的学号是001,找出通讯录,翻开第二页,开始依次给曾经的号码们发送讯息: 我是NO.1,毕业十年了,请让我们找到你,把你的近况告诉我……如果号码更换已非本人,抱歉,打扰了。 同学们的热情超乎我的想象,通过电话和微信,通过大家的联动,短短两天围拢了全班大半的同学。 […]

 『杜莉』雪 总是让人快乐

1
            这一朵雪花 从北飞来南 摇曳素罗的舞带 舞蹈轻盈的天行   这一朵雪花 从北飞来南 带着庑殿鸱的吻 轻抚庐州粉的墙   他们说 初雪时 围炉的人们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吧   他们说 初雪时 相见的人们 请爱着,并深深爱吧   […]

 『杜莉』花花、小麦和手绢

1
    花花爱手绢,小麦爱写字。 上一个世纪,他们,都是正当最好的年纪。 花花从北边来,小麦从南方来,他们成为同学,在长江边的一所大学里。 上一个世纪,生活就是生活,大学的校园真的就像象牙塔。 商店里没有各种品牌、尺寸多样、包装华丽的餐巾纸售卖,街面上的排档也不提供粗糙的白色卷筒纸。花花,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有许多块漂亮的手绢。清晨出门,会精心挑选一块,对折再对折,整齐地叠放在左边的上 […]

 『杜莉』因为你 我害怕死去

1
    周末的早晨,被甜蜜的早餐叫醒,也被巴黎的血腥刷屏。 我不太关心也不太懂得政治,对ISIS仅仅是知道名字而已。自媒体中,有人在转发现场,有人在痛斥恐怖主义,还有人意味深长地表达:报应到了,或早或迟…… 一百多条生命,对于新闻,是一串客观的数字,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对于与他们有血缘、有情感牵连的其他人们,便不仅仅是数字中的一位。 我爱联想,联想到看过的另一则公益视频,主持人拉住一个男人, […]

 『杜莉』我就是我 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1
      清晨看了一组图——六个摄影师给你六种人生。 同样一位男模特,同样的中性着装,同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同样一间空旷朴素的摄影棚,唯一不同的是,六个摄影师分别被提前告知了模特的不同身份: 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他是一个从监狱刚刚释放的罪犯;他是一名救生员;他是一个刚刚戒掉酒瘾的酒鬼…… 于是六张照片加上了摄影师自我观点的深刻代入,我们,看见了六张天壤之别的面孔。 […]

 『杜莉』秋韵滨湖 墨绘名城

1
           每个城市都是一首岁月的歌,音符如字,乐章如画,映射的是城市的昨天和今天。 合肥滨湖新区从启动建设至今,业已九年。 九年,对一个孩子而言,是教数之年,是身体长成,开始学习知书达礼之时。 九年,滨湖新区作为合肥大湖名城的形象与窗口,九水归巢、花红柳绿、高楼林立、百姓欢颜,同时,城市中的人们开始在沸腾中静默,在静默中研习。书法和绘画,成为人与城市、人与自然对话的载体,成为人与人、人与生活沟 […]

 『杜莉』手执羽扇 在青花曲中舞蹈

1
    手执羽扇 在青花曲中舞蹈 你的美随风飘逝 去到了我去不了的地方   牵不住你的衣角 只想和你漫步一程 为何 不等我一等   北冥的鱼儿说 憨态的婆姨 不会哭 翅膀浑厚可以背负青天   南方的雉鸠说 终究是我错了 着石榴罗裙的姑娘 你的伤心,我在心疼   羽扇轻摇 展一幕又掩一程 我与你 […]

 『杜莉』白云与苍狗

1
 白云苍狗,世事难料。 最近连续两次听到这个词组:一个是党派中的成员面临着一场投票,决定他是否出局,抓住最后的机会,发出的一句声音;一个是师生眼中的寒门英才,用非正常手段结束自己的生命,以逃避比生命更为重要的评判,在葬礼上获得的一段悼词。 “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来源于杜甫笔下:“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大意是说,天上的云啊,变化多姿,刚刚还像是一件白色的衣裳,忽而被风吹皱,又变成了一条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