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杜莉

合肥养人:淝河水、巢湖月、老母鸡汤,以及庐州腔调
微博:

 『杜莉』一树桂

1
  一树桂 当作是你在绘 揽香入怀 不幽不怨   一夜雨 当作是你在歌 携云而来 不远不近   下雨落桂 落满湿润的土 落满绣花的鞋 落满小小的心底   秋 染红了树顶的柿 染红了痒脚的蟹 染红了过往的脸庞   秋 均分了湖天 均分了昼夜 却独占了,落满桂的小小心底   […]

 『杜莉』愿以灵璧心 惜守坚石情

1
初见灵璧石,是幼时在父亲的书桌上。我不懂为什么对待一块粗笨黑黝的石头需要那般慎重:为它劈木打了个异形的承托,占据屋子最醒目位置,父亲每日摩挲,兴致不减。父亲给我一杆笔,说:“来来来,你敲敲看。”笔杆轻击,清脆磬音,回响嗡嗡半晌。于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开始乐此不疲地用各种物品敲击石头,听着叮叮当当的响声,果然比我放学路上捡拾的石头好玩许多。 后来又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石头,被父亲搬进屋子,并不是每 […]

 『杜莉』人走茶凉 手有余温

1
人走茶凉,《青楼韵语》里写过,样板戏阿庆嫂唱过,上班多年,常听到点到站的老领导们说起。 然而记忆最深刻的“人走茶凉”还是来自孩提时的旁观。 妈妈是百货大楼的营业员,爸爸是派出所的小民警,自由恋爱后就婚了,间隔两年,陆续有了我们姐妹。爸妈的工作还算体面,就是有个共同的缺点,下班太迟!至今,记不起我们姐妹多年的晚饭都是怎么混过来的。 上小学时,爸爸调动到远郊派出所。离家多远我不知道,爸爸说,他倒公交 […]

 『杜莉』萧县风 梅村月

1
出生合肥的我,难免带着省会固有的自大,空守着城中人造的繁华,不肯撒手。大了些,受到书本和影像的蛊惑,开始向往桃花源一般的乡村,首选皖南循迹,只因为安徽的“安”与“徽”都来自江之南。 至于北方,我仍然自大地认为:我懂极了!为啥?只因为我嫁了个东北汉,生了个祖籍黑龙江,满口合肥话的儿子。 淮河,不知跨越过多少次,但是却从未驻足北岸,在皖北的清风中踱步。 一段时间以来,因为一群梅村人,让我时时在中原腔 […]

 『杜莉』遇见屏山

1
“脚步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对于我来说,通常上路的是灵魂,幻想着脚步上路的情境。 忘记了什么时间,曾经上路,应该不是灵魂,真是脚步,行车无导航地闯入徽州,寻找一个叫做“屏山”的村落。那时,买老屋的合肥土豪还不多,找到村口,询问路人,很容易打听到朋友买下的老宅。位置,真心不错,紧挨着祠堂,门口好宽阔,门头不低矮,和想象中的水墨老房子相差无几。走进屋内,扑面的霉雨味,吱呀呀的楼梯声,让我竖起了 […]

 『杜莉』新闻官不是“官”

1
         “新闻官”大约是来自美国的舶来称呼,在国内更多地被称为“新闻发言人”,百度搜索定义:新闻发言人是代表其他自然人或法人(如公司、政府或其他机构)的身份发言,并向记者宣传情况、回答提问的公共关系人员。         由于自媒体的活跃及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尤其在突发事件中,政府的新闻发言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共视野。从王勇平的“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到吕新华的“你懂的”,再到最近滨海事件中龚 […]

 『杜莉』爸爸在,我就是幸福的孩子

1
          一个平常的日子,晚饭后,我习惯性地撂下碗筷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爸爸叫住了我:“这个,我把这两年的体检报告给你下,你得空了,帮我上网对对看看。最近......最近觉得身上不大舒服。”         爸爸的身材不魁梧,却一直是家中的主心骨。他隐忍少言,严肃果敢,由于行伍出生,又当了半辈子警察,自持身强力壮,一直讳病忌医。如果他说感觉不好了,那一定是很不好了。         我抓过了递来的两扎报告,最早的那份 […]

 『杜莉』每次考试都是一场成人礼——送给我的孩子

1
      学生时代,考试无疑是最兴奋、最痛苦也最深刻的记忆。 从幼儿园的入园,到上学的每个学期,以至于进入中考、高考倒计时的每日拼杀,考试标记了时刻,让我们清晰地划分了年代,追随了岁月。 今天是儿子初中的最后一个上学日。如其他的每一个日子,他的起床铃唤醒一屋子的人,开始忙碌而充实的清晨;他的洗漱声、收拾声、还有稀里哗啦的吃饭声嘈杂响亮,成为家中熟悉和悦耳的伴音。絮叨的再见后是第一声咣 […]

 『杜莉』让环巢湖旅游风景这边更好

1
          自“十一五”以来,合肥对巢湖综合整治出重拳、用重典,湖区水质整体提升,富营养化程度明显减轻。巢湖水质的改善,让人们越来越想亲近巢湖,养在深闺的巢湖,也因沉淀而愈加淳厚,依托省会的交通优势,正在成长为中东部人群感受“环境保持、人文观光、休闲度假、运动体验”的国家公园,挖掘和推介巢湖正逢其时,巢湖旅游大有可为,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车船并重,水陆结合畅游巢湖。总长度155公里的环巢湖大道已 […]

 『杜莉』围观群众的“道德正义”让人恐惧—— 斗车打人新闻之我见

1
          最近比较热闹的一条新闻让我不太舒服:四川两名司机马路“斗车”,男司机最终驾车逼停女司机,并下车暴打女司机,视频中的男人用脚反复踢踏女人的头部和腹部,让围观群众大呼:“残忍”、“令人发指”。没过多久,剧情反转,公布的行车记录仪视频显示,是女司机强行变道在先,两名司机在一公里内上演生死时速,互别四次,更有好事的网友扒出女司机的所谓“劣迹前科”、违章记录甚至开房记录,大多数的围观群众大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