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沈章梅

新笔名默陌,一名天天和文字打交道的老师,虽禀赋平平,但对文字的心痴痴,尤喜阅读沙龙里的真性情文字,与知青虽沙龙虽相见恨晚,但情真意切,深以觅得这方心灵的后花园为幸,以文会友,天下美事!
微博:

 『沈章梅』侄女是个百分百女孩

1
侄女三岁了,生性好动,小自行车骑得呼呼响,滑板车玩得行云流水,爬高上低轻松如燕,”嗖”得一下窜上床或桌子上玩耍自不在话下,她惯常得喜好动作是在沙发靠背上自由穿行,且伴着一些舞蹈动作,此外洗过脚后她还喜欢来个标准的平板支撑——两只小手撑着小椅子,身体完全悬空,两条腿并拢笔直地与地面平行往前伸着,且一般要保持三分钟,到外面玩耍必然是脚底生风,碰到她够得着的单双杠她必定不肯放过又来一番轻松翻腾,打从一岁 […]

 『沈章梅』你需要一个弟弟

1
生病住院时弟每天不是挤出时间来看一眼,就是忙得再晚也会打个电话询问我可好些了。 有一晚已经10点半,疲惫的弟弟刚才外面回家忙停当又打来电话:“姐,今天感觉咋样?”“额,还好,晚上睡觉就咳,想喝点糖浆医生说她们这都是西药,明天我到外面买点。”“哦,姐,你等着,我马上去买,给你送来。”“不必了,也不急,明天你还得上班,太晚了。”“没事。”那边电话已经挂了。打过电话后又感觉不怎么咳了,我急忙发短信:真不用送 […]

 『沈章梅』关于贫穷的记忆不贫穷

1
近日高温难耐,晚上漫步小区广场寻求一丝凉爽,不觉想起小时候这样的暑热天气晚上是要睡在室外的,就着门口的两棵大树系上蚊帐,躺在帐内的凉床上看纯净的夜空繁星点点,耳畔虫鸣唧唧,劳累的母亲不忘摇着蒲扇,被我们缠得不行的时候还会随口编两故事,因为白天太累了,妈妈摇蒲扇的的手渐渐低垂,说故事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但我们正听在兴头上于是不甘心地将妈妈推醒:“妈妈,故事还没说完呢,后来呢?”妈妈似乎有些歉疚地打起精 […]

 『沈章梅』关于贫穷的记忆不贫穷

1
[…]

 『沈章梅』两种眼神

1
  在医院安顿下来几天后,比我先来住院的许叔叔是个百事通,对我们这半边住院人的情况了如知掌,他也乐得向刚住院不久的我和高阿姨介绍病友的情况。晚饭后,他翘起一根手指,头略微往前伸,眼睛瞥向他左边的病房,小声地说:知道吗,里面住着个老太太病好重呢,难哦!说着他他摇了几下头,叹息了一声。 我好奇地朝那间半掩着门的病房望去,只见靠近门的病床上坐着个满头白发,头发蓬乱干枯的老太太,看不到她的脸,因为她的头 […]

 『沈章梅』慈母般的高阿姨

1
  出院快一个星期了。今天,高阿姨打电话来了,那就先从高阿姨写起吧。 我因肺炎住院,住得是呼呼内科,由于床位不够,只能住在过道,高阿姨的床铺紧挨着我的。她看上去有些疲惫憔悴,脸上纵横着岁月的印迹,气色也不太好,脸色是苍黄的,即便如此高阿姨还是热情主动地询问我生病的情况,我感觉她的年龄和我妈妈差不多,很亲切,不过几分钟我们便熟识了。我得知高阿姨是由于哮喘发作,被孩子们送到省立医院抢救,后因省立医 […]

 『沈章梅』 一个人的江湖

1
住在医院过道里的好处是热闹,这里就是一个小社会,甭管贫富美丑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生病,既然生病了就得来医院,病房里容不下,于是各色人等便拥挤驻扎在过道,再加上各自的陪护家人,可不就是个小社会。病中的人虽然人在医院,可是和外届都是紧密沟连的,他们身边认真照料的家人、频频响动的手机、轮番提着水果来探望的人都在昭示众人,这个人虽然生病了,但是有人关心,这些当然是医院里再平常不过的镜头了。 可是在这拥拥 […]

 『沈章梅』孤独的怪老头

1
     在医院住了大概四五天的样子来了一个新病号。     他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极高极瘦,也可能是因为瘦才显得更高,他就像一个稻草人一般缺少活力,拄着个拐杖,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地,仿佛一阵风来就能把他吹倒。他后面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略显呆笨迟钝的妇人,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对老人有关切,只是亦步亦趋地跟在老人后面,不像是家人。果然,老人坐在医院给他安排的床上后开始指挥妇女给他摆行李,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已经了解 […]

 『沈章梅』可怜的女人,可厌的男人

1
  这次生病住院遇到的大都是可爱的人,有六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岁的年轻人,有的还发展成了朋友,可能会一辈子交往下去。可能因为在医院这个特殊的地方人们都更加怀着悲悯之心,更加容易善待周围的一切吧。虽然是一个人住院,没有让家人来陪伴,但真得一点也不寂寞,每天治疗之余和一群病友或她们的陪护家人聊着,日子变得非常单纯,大家就那么安静地呆着,外面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然而也有不和谐的音符。一天医院过道里来 […]

 『沈章梅』美丽的谎言

1
毕竟不是纤尘不染的仙子,寻常烟火生活怎可回避。在书店精神洗礼礼了一下午后急奔至大超市购买菜食,斟酌比较后推着一车的物什信步到一楼,看到琳琅满目的衣服又不自觉得踱进去,竟邂逅了一个让人浮想连篇的服装牌子-----人间四月天(不知店主可知道自己侵了林徽因的权还是已经征得了同意),眼睛直接投向打折区域,看见一件风衣心有所动,一看是s号,不禁怅然——不是我的尺码呀,然看到原本高昂现在颇接地气的价格忍不住试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