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牙米

想说的太多~
微博:

 『牙米』折得荷花浑忘却,空将荷叶盖头归

1
奶奶老了,专注做事的时候爱噘嘴。 鼻子上架着眼镜,手上的针线犹豫着,摩挲着布料,嘴上念念有词,对外界浑然不知。等我有了孩子,在她身上重新找到奶奶那种迟钝地专注,张着嘴看电视,歪着头看书,睡觉前喃喃自语。 家里呢,爷爷种着品种稀罕的君子兰,待到花期当成头等大事,晚饭时宣布:今晚大家都别睡了,赏花。入夜,我们耐着性子坚持。奶奶睡眼惺忪地噘着嘴,小床上歪着睡着了。差不多的树叶,差不多的花骨朵,花有什 […]

 『牙米』中国企业家钟爱什么样的品牌?

1
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原著企业家有着强烈的领袖情怀英雄洁癖,这里特指互联网企业之前这一波,他们高瞻远瞩,志向不仅远大而且大的惊人,虽然在不同行业不同领域内从事着风马牛不相及的业务,他们的品牌理念和主张却惊人的一致:争当行业第一,做同行领导者,成为某领域的先驱或者领航某行业,他们的语境都是当行业龙头,做天下第一。说实话我是非常佩服这些企业家坚定的信念和高屋建瓴的决心,但是,天下只有这么大,哪怕再大一 […]

 『牙米』生活营销家

1
凡是顶着光环含着金勺睥睨四方的人生赢家多是一群有点广告学基础、深谙人性、淫浸市场营销的家伙,战术和战略两手抓、两手都非常硬的狠家伙。你当然可以分场合称呼他们是某某成功人士、某作家、某明星、某领导甚至某太太,但避人处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身份:经营家。 作为一个广告从业者,这既不是无耻之徒酒后散扯也不是横刀立马博人眼球的出位观点,真的,世间万事万物背后的真相,唯一且单一,“营销”二字足够涵盖。无论远古 […]

 『牙米』动人不在声高,浅处方见才情

1
虽然不受外公待见,我从小跟他和外婆长大。 他偏袒家里的男孩并不喜欢我。在我的印象里,他从没有对我流露出亲昵的举止甚至从没有抱过我。他祖籍苏北,那里的男人自视清高既不体贴女人又不做家务,说是万一被乡邻看见男人进厨房动手帮厨,是很没面子的。他吃的饭菜都是外婆端到面前,米饭上也堆着菜蔬鱼肉,好吃的总是让给他。老家偶或来了亲戚,外公更严肃,吃完饭,筷子啪的一拍,拂袖离席。 就是这样的人却总喊了朋友家里吃饭 […]

 『牙米』年澡

1
过年三件事,排第一的非洗澡莫属。一年从头忙到尾,进澡堂把上一年的晦气洗地一干二净,我们合肥人叫做洗年澡,真杀馋!过年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心怀虔诚地洗一次澡,塌皮也要下劲搓。所以腊月二十五之后,整个人从头到脚浑身痒痒,路也不会走了,说话也不利索了,家伙三都整好了就等着去澡堂,总觉得洗完年澡来年才有个好盼头。 说到底还是不富裕,十几年前地主家也没条件天天浴霸热水器,人满为患的同时合肥好几家大众浴池也都深 […]

 『牙米』停车暂借问

1
越贴近年关,心里越是浮躁暗涌,戚戚地盼着今年要发生什么似的。通常等到初八上班了才发现今年和去年甚至记忆中的任何一年并无大不同。亲友们见了面哼哼哈哈,目光抚过彼此的皱纹白头,心里一惊:时光都留在大家的脸上了。年三十的晚上在“难忘今宵”的歌声里意犹未尽。小时候的春节风和日丽,只有溢于言表地兴奋,年龄大了渐渐有了不露边际的惋惜:一草一木上寸寸皆是光阴,一犁春耕,万事重又轮回。 一年忙到头好像只有到了春 […]

 『牙米』汪师傅的影像人生

1
汪师傅是我们公司的老驾驶员,成天笑眯眯的,穿衣服讲究,拿腔作调,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物。 他的人生故事从1985年的夏天开始,那年中国电影史上发生了石破天惊的事:《少林寺》上映了。汪师傅当时还是聋鼻耷呼的小伢子,听说电影票要一毛钱一张,汪师傅看看左右两个目光热切的死党,二话不说卷起裤脚下田抓泥鳅。 他和中菜市的贩子说好四毛五一斤,又定好了交易的时间,朋友们站在田埂上大声催促电影都要开始了,还不利索点?没 […]

 『牙米』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

1
九十年代一直是我眼中最丰腴富饶的年代,有风骨,有情怀。按照今天的理解那是一种高妙的境界。 置身其中的人日子过得不疾不徐,无论年纪大小都用“慢慢来”的态度对抗时间,虽然可能还没醒悟:人生如借。当然也有一窝蜂凑热闹的,合肥第一座人行天桥建成完工的第二天,学校组织我们去四牌楼原地参观,桥在眼前,却看不见桥身,只见上面挤挤攘攘的路人,龇牙咧嘴地僵持在原地。真是应了“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 […]

 『牙米』一个广告人的告白

1
如果你想做个土豪,别来做广告,如果你想求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别来做广告,如果你想过某部傻逼电影上广告人光鲜亮丽的生活,别来做广告,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广告可以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括:五加二,白加黑,一星期七天白天晚上,你以为广告公司拼的是创意,最后才发现搏的是体力。年轻的时候你当然会跑的很快。 但等你的坐骨神经开始痛,等你的脊椎生理弯曲开始消失,当彻夜的耳鸣开始伏击你,你意识到也许在广告公司,可能要 […]

 『牙米』那些看电影的人

1
公司对面开了家电影院,冠以一位国际巨星的名字。 因为是新开不久的影城,影城的软硬件和里面工作人员的脸庞一样年轻可爱,令人赏心悦目,因此经常节省出午饭时间,一路小跑赶过去看电影。又因为隔三叉五不知疲惫的热衷电影,索性办了一张会员卡,于是很多个枯燥难耐的中午,我都能幸福的用旁观者的姿态陶醉在别人的故事里。 当然,遇上风靡的大片上映也会有搭伙同去看电影的同伴,其实关于电影,我并不那么挑剔。无论大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