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王一梵

在路上。。。
微博:

 『王一梵』神农架游记

1
随心而行     周末,先生出差到家,吃完晚饭,他惬意的躺在沙发上忽然说":收拾行李,通知爸妈,明天咱们出发。。" 我怔住":去哪儿?"他轻快地说:"走吧,走哪儿是哪儿"。。。        这种信马由缰的旅行方式虽然有些突兀,却偏偏每次都让我情不自禁的兴奋。。第二天一早,接上一脸懵懂的老爹老妈和欢喜跳跃的毛球,一家四口外加一只萌狗乌央央的奔驰在高速公路上。。。     忍不住把一夜打好的腹稿分成两条路 […]

 『王一梵』吵架

1
母亲和父亲又吵架了,这一场气,已过了三天,尚未有缓和的迹象。。 母亲蔫蔫的打来电话“:老头子太可气了”。。语气中充满怨怼。。。 原来母亲见父亲的新衣服太多,过年换季我和姐姐都会买些送去,常年累月便堆积如山,父亲依然爱穿他那些穿了N年虽陈旧却仍未破的衣服。每次母亲相劝,他总是说“:下次出客时再穿”或“:放着也不会臭掉,慢慢穿”。。于是母亲常常趁他外出,便偷偷整理些旧衣物送给楼下的租客或收 […]

 『王一梵』听姥姥说。。。

1
  幼时,接触到民国的各类名人逸闻,总忍不住想找人印证一下是否属实,我的外婆,生于辛亥革命后的第三年,无疑是求证的最好目标。。。   我问她:"你见过阮铃玉吗?" 她摇头:"没有!" ": 你见过张爱玲吗?" ":没有!" "你见过孙中山吗?" "没有" " 你见过。。。   几次"没有"之后,难掩失望之余,估计外地名人比较难以邂逅,便改问南京本地的名人,如此天时地利,若碰不上一两个著 […]

 『王一梵』男人和女人

1
  十几年前,北方长大的他爽朗,固执,意气风发的被一家知名企业外派驻扎在南方城市。而她活泼,美丽隐隐带着小县城女孩的特有的自卑独自漂荡在陌生的大都市。他们不小心邂逅,相爱又缘尽,于是,散落两地。。。 旅行途经他所在的城市,忆起旧时光,心中柔软,约他小聚。多年来,除了偶尔在更新的QQ空间里的得到一点点零散的信息,基本来说,对于彼此的认识还停留在十二年前那段明媚的阳光里,那年,他三十二岁,她二十七。 […]

 『王一梵』恼人的夏季

1
  终于立秋了,如愿以偿。。 入夏的那天,愁眉不展的问母亲“:什么时候才能立秋呢。。”她哂笑“:不都是八月初嘛。。”其实我是知道的,那么的遥远,我只是。。难过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夏天,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24小时开足冷气,恶狠狠的试图在大脑皮层里抹去这恼人的夏季。。炽密的紫外线依然透过窗纱不屈不挠的爬进阳台,无处不是。。。 我,远远的在暗处静默。。置身于灿烂中的勇气,终是,无迹无 […]

 『王一梵』修炼成精

1
  某日,心血来潮,花了个妖孽妆,涂抹得像三十年代唱戏的刀马旦,死乞白咧地拖来某时尚杂志的专业摄影大咖,贿赂了一顿饕餮大餐又孝敬了无数个谄媚的甜言蜜语之后,大咖总算勉强同意给拍了个时下流行的小清新艺术照。现在拍照,Pose也得与时俱进:撅嘴,捂眼,撩发,翘臀。。。一样也没错过。在抓心挠肺的等待了几天后,看到照片的我大大的松了口气(这小子总算没公报私仇):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才是艺术嘛。照片中的我眉 […]

 『王一梵』带着永不停歇的源动力-------陈丹青

1
  带着永不停歇的源动力-------陈丹青   知道陈丹青的时候,他还是个相当纯粹的画家,2000年他在《艺术世界》中的题为《我们上百年文化命运天灾人祸的总报应》畅快淋漓的“痛骂”艺术教育的英语考试制度,悍然的引起社会强烈关注,这振聋发聩的一颗投路石,恐怕连当时的陈丹青自己也没想到,无意间踏出的这条路,他今后会走的有多远。。。甚至,远远的超越了绘画和写作的本身。。。 照片中的陈丹青,没有微笑,旧式的有点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