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王里宝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王里宝』“永远的丰碑”

1
记得上初中时候。。。一次作文课。。。某同学写到。。。只要大烟囱一冒烟。。。我家就来钱。。。。。。 语文老师于是让此同学在全班面前诵读。。。           […]

 『王里宝』我们的公园

1
星期天。。。雪还没有燃尽。。。太阳普照大地。。。人们都爱去公园。。。       星期天的公园里。。。仅仅一个透明的球。。。彷佛隔离而成为一个世界。。。想回到旧时光。。。在光天化日里。。。跑到里面睡觉。。。然后做梦。。。         我们的公园。。。仿若世界的中心。。。 站在那里。。。只有静静的发呆。。。         […]

 『王里宝』摄影--我的灵魂收容所

1
拿起手机去拍照,似乎成了一种非常自然的习惯。 根本不用考虑构图光圈,抛弃所有的桎梏,寻找摄影带来的自由快感。 拍摄也成为一种本能,这种本能是灵魂深处的需要。无论是拍摄过程,还是浏览照片,都使人觉得灵魂暂时安息。 这些照片,是浮动的灵魂碎片,同时也是固定的灵魂收容所。                   附:   1.网友两眼发光评论: .... […]

 『王里宝』此时此刻。。。

1
  有时想想,人生的轨迹似乎与时间无关,只与空间有关。。。 而此时此刻的发生与记录就见证了空间变换魔力无穷。。。 也许根本没有永远。。。只有轮回。。。     1。2010年2月13日大年三十晚9时      2. 2010年2月14日年初一上午8时     3. 2010年2月14日年初一晚6时     4. 2010 […]

 『王里宝』黄桥遗梦

1
2010年1月18日下午,参加了城市SPA影展明信片义卖款捐助合肥黄桥学校的活动,来到这所位于城市边缘地带的民工子弟学校。   想像中这样的学校应该只有偏远山村的地方才有,其实,这所使用普通民房办学的学校如此之近,让我震撼。它被包围在宽阔的铁路桥下的民房里,“和谐”号就在学校后院外飞驰而过。当我站在黄桥学校屋顶的五星红旗下,眺望那并不遥远的摩天大楼,城市的热风裹挟着怪味掠过双耳。我曾经认为我多么熟悉的城市, […]

 『王里宝』快感来自按下快门的那一刻

1
      1.这是一个幻相。。。在稻田里工作的不是农民,而是农科院的工作人员。            我很少带着相机专门的去进行“扫街”,并不是说“扫街”扫不出好照片来,而是摄影实在时一个资源消耗很厉害的爱好,不说钱吧,最起码拍照时候你得投入时间这个最可宝贵的资源。所以,我吝啬的拍摄我的日常生活。我的照片就是我的日常生活的切片。或者说,生活是面包,那摄影就是涂抹在 […]

 『王里宝』关于新纪实摄影

1
       最近读到某杂志谈论到关于纪实摄影的部分片段,码上来,与大家分享。       “纪实摄影可以有摆拍,甚至数码技术合成,但必须秉持纪实摄影基于现实的本质,也可以更加艺术化。        19世纪末早期纪实摄影的主要目的是促进社会变革,所以又为“社会纪实摄影”,强调客观性。现在纪实摄影师有主观的关注日常生活的“小人物”的寻 […]

 『王里宝』文化纪实与情调写意

1
       风格化的艺术家制作风格化的作品;观念性的艺术家一位凸显其观念;技术主义者张扬材质的规定性魅力;这是多元的选择权利,谁也不能剥夺。但某派艺术一旦成为所谓的正宗,多元化也就成了好听的说法。         对于摄影艺术,我只是一种“远观”。发现摄影界有种普遍的绘画倾向,或者说是抒情性绘画倾向。用摄影制作手段来达到抒情绘画境界,成为一种追求。个别人的执着,作为多元的 […]

 『王里宝』在网友眼中---关注”我“自己

1
我喜欢听别人描述”我“自己,因为这样通常都很有意思。因为旁人的观察有时会超过对自己的了解。 下面引用两个网友描述”我“的帖子:    发帖时间:2003-4-2 11:33:10  网友:像无形    几年前,二厂还在基建,有一天中午,偶用过午膳,想找一阴凉之处痒痒神。。。只见氢站旁D马路牙上,一个大胡子老外和一个高个子D黄皮肤小伙叽叽喳喳。。。偶蹩过去一听。。。不肆汉语。。。晕。。。偶当时以为肆洋银在和翻译唠嗑。。 […]

 『王里宝』“伟大的墙”

1
        不知是谁把中国长城的英文翻译成“the Great Wall”, 反过来直译是“伟大的墙”。我不知道这种翻译是否信达雅。但是,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我相信,没有哪一个时代会像当今一样,有如此之多的更“伟大的墙”,它们就站立在我们的周围,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在乡村的黄土草房中,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出现,然后消失,且仍在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