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砚小朵

写手。媒体人。高龄萝莉。跃迁飞行器驾驶员。爱好过于广泛患者。微博:http://weibo.com/eiris
微博:

 『砚小朵』说说柴姑娘,电视人如何戴着镣铐跳舞

1
这几天被柴静的片子刷屏,新闻报道不用看了,看下视频吧,有点长,但没尿点。 作为一个干这行的人,看这个片子,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做出这样的作品,通过有效的广谱传播,她的个人品牌和她的幕后团队就算彻底立起来了。有个人品牌,才能谈有效声音。 首先,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先假定柴静是个体自发行为。 一直以来,作为一个幕后写稿子的人,我对主持人是有偏见的,作为某个团体的抛头露面者而被高估(尤其是新闻、文化、经济 […]

 『砚小朵』这不只是你人生中的五年,这是一笔来自未来的贷款

1
那天,学编导的艺考生们心浮气躁的坐在教室里,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过两天他们就要奔赴全国各地报名考试,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离开合肥。他们在等我上最后一堂课。 这是我的第三届学生。带了他们有一年多,从头学习故事编讲、电影评论、节目分析、即兴评述。我们一起看《肖恩克的救赎》,看《活着》,也看《东邪西毒》,甚至还看《世界奇妙物语》,读欧•亨利,读吴念真,读罗伯特•麦基,也读张嘉佳。于是现在,他们已经能自己编 […]

 『砚小朵』(建筑幸福学)窗户农场

1
窗户农场是个低碳生活潮流中非常洋气的流行语,美国设计师研究的方向比较高大上,模块式的花盆系统可以在窗户边营造垂直花园,在缺少种植空间的高层公寓营造“垂直窗景”,以小型水泵带动的水培系统将营养液提升到最高处的花盆,然后通过重力由高向低层层渗透,为每层植物提供营养。如果说这个科技含量太高,台湾景观建筑设计师兼畅销书作家的林黛羚也有自己在“环保绿住宅”上的实作记录。她用阳台和外墙上的菜园和多肉植物完成物 […]

 『砚小朵』(建筑幸福学)如果墙会说话

1
    被称为“师太”的香港女作家亦舒写过一个故事,笔触围绕着一幢老屋,它是大家族祖屋,先辈们想着给子孙们留下可以傍依的财产,却没想到这想头被出人头地的孩子们无视,待羽翼丰满就把房子租了出去。来来去去租住过这幢屋的人们,在每一个房间都留下自己的专属印记。如果墙有耳朵,它能听到多少好故事呢?那些父母教育孩子的低斥、小夫妻为家用多少的细碎争吵、爱人们你侬我侬的情话,有没有被印刻在哪里了呢?墙面斑 […]

 『砚小朵』致素未谋面的路人甲

1
  [艾草] 孤注一掷的人,与不能留下的东西; 绯红的邂逅,残存琉璃灵魂的幻像; 你在海中被流放,声线被夺走的嘶哑; 你有多爱它,便会多失去它; 城市遮天蔽日,囚鸟无望着天空。 这大好春光辜负,让上帝的归上帝、尘土的归尘土。   [少年] 在那里的早晨,朝霞刺伤你的双眼。 在那里的傍晚,焚烧诗集的烟雾弥漫。 你们在刘和珍的墓前集合,你们为未来争论不休。 你们穿卡其布的蓝裤子、的确良的白衬衫、玳瑁框的深度 […]

 『砚小朵』爱的上头——让这个世界动荡在微醺之后

1
    (一)微醺,对抗世界的上头   酒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私人化的评判额度。与体质有关,与心情有关,与对饮者有关,甚至与天气有关,你可能在一场雨后慢慢醺醉在雾气朦胧的回忆里;亦或是乐声融化于杯中,生生把二锅头酿成陈年女儿红;甚至是他只消对你望一眼,口中的那点辛辣的酒水便慢慢烧至喉头。   那么,你喝多少会上头?在所有关于酒精的词汇中,“上头”,是我听过最妙的一个形容词,比如在这个句 […]

 『砚小朵』爱吃就是人生最大的励志

1
  前些天看美国电影《美味关系》,看主角为勃艮第炖牛肉绞尽脑汁时不由偷乐,作为舌尖上国度的居民,看西洋人做吃的,就和看韩国人秀方便面火锅一样会涌起莫名的喜感,那些什么食材都能狂加黄油冲掉原味的神奇国家,总会让人不由流下怜悯的泪水。刀工和调味,似乎是大部分本国人民无需学习的种族天赋,便是从不下厨的大老爷们,在媳妇儿出差之时,饿极了也能开火来个西红柿鸡蛋面,最不济的煮上白米饭,拌拌四川豆瓣酱和腌 […]

 『砚小朵』当鸡蛋爱上葱油饼(早点界的刘德华)

1
  一九九零的冬天,在南门小学的门口,来了一个做鸡蛋灌饼的师傅。师傅来自河南,样子羞涩又年轻,手制的推车上,焊着铁炉子、马口铁镶的桌子。当他悄无声息地在小学门口落脚,一连十几天,都没有人注意到他。   这不能怪他。那个小学位于古老官圩的隘口,环城的水脉交织于此,自然圈成了一块左右不靠的飞地。红砖红瓦的房子并立交夹,通往小学大门的狭长路上,瓦檐下便是天然的民间菜市场。鸡叫的五点钟,有从湖里 […]

 『砚小朵』情诗第一札(Joker's Amor)

1
[暗恋] 我兀自波澜壮阔,一秒便是一年。亿万年后,我们再见。   [告白] 我用仿宋GB-2312郑重地说:喜欢。   [分手] 我将以无法被证伪的永远,记得您,我以P193页的泪流满面起誓。   [旁白] 在那个古老传说中,你的名字被写上名册,你的脚踝被缚上红线。 在敲门的那一刻,你小指疼痛,犹豫不决。 会有一个过路人,长眉的老人,或是个小孩子,他们催促你向前。 门打开,对面站着一个陌生人,你并不一定会心脏停跳、血 […]

 『砚小朵』致少年A(一。青春为何)

1
[十九岁] 19岁仿佛是一道禁锢的船闸。托斯托耶夫斯基《附魔者》描绘的革命虚无主义者、波德莱尔和贝克特在内的极其躁动不安的现代诗人、画家和艺术家,那些爆裂的人们复兴着激进创造自我的真实方法,你的内心浸染着不安的狂躁,激越着关于“无限可能”的幻觉。(写于19岁)   [等着死] 我想象你奔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我想象你目睹天桥之下人来人往,你对这城市束手无策,你对自己束手无策,在安逸的城市,你安静地等死。这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