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胡铮

爱瞎想,爱分享
微博:

 『胡铮』驾校那点事

1
仿佛一夜之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周围的男女老少都跑到驾校去了。感觉就像手里没有本驾照出门都不好意思给人家打招呼似的。一时间,我们这个小小的县城驾校林立,驾校的教练的地位更是高高在上 。原本那些闲的天天在家看蚂蚁上树的人现在都变的像蚂蚁一样忙碌,他们不是在驾校,就是在去驾校的路上。现在常常连打牌都凑不齐一桌,好不容易中午小聚一下想喝两杯,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下午去驾校,喝酒不让上车”。我仰天长叹:可悲 […]

 『胡铮』驾校那点事

1
仿佛一夜之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周围的男女老少都跑到驾校去了。感觉就像手里没有本驾照出门都不好意思给人家打招呼似的。一时间,我们这个小小的县城驾校林立,驾校的教练的地位更是高高在上 。原本那些闲的天天在家看蚂蚁上树的人现在都变的像蚂蚁一样忙碌,他们不是在驾校,就是在去驾校的路上。现在常常连打牌都凑不齐一桌,好不容易中午小聚一下想喝两杯,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下午去驾校,喝酒不让上车”。我仰天长叹:可悲 […]

 『胡铮』大城小事

1
上海,徐家汇。 夏日傍晚,昏黄的天空下耸立着好几排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住宅楼,如今这里早已沦为全国各地来沪务工的聚集地。楼房的墙面上早已爬满了层层叠叠的爬山虎。楼梯口的墙上密密麻麻张贴着疏通管道,上门开锁,治疗男科,妇科等等的小广告。楼道上那盏灯,发出昏暗诡异的红光。记得第一次进这楼道口的时候,以为这灯应该是感应的,后来手拍肿了,脚跺麻了,灯愣是没亮。后来有人从我身边过去斜瞥了我一眼走进去按了下墙 […]

 『胡铮』我回来了

1
作为一个“伪城市人”,我整天游荡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之中。渐渐的迷失了自我。只有当白天的喧闹散尽之后,疲惫的灵魂会不停得问自己:明天的路到底在哪里。 走过一座座城,认识一拨拨人,经历一次次团聚和分离。感觉自己开始变的麻木不仁。痛,不会哭了,喜,不会笑了。变的浮躁还有些狂傲。其实任何人都没有自己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说到底我就是一个骨子里都透着浓浓乡土味的地道农村人,尽管我有着一个让我得不到半点好处 […]

 『胡铮』失眠

1
月依深秋,凉风渐起。萧瑟秋意,愈夜愈浓。斑驳的树影透过窗子洒在床前,随风搔首弄姿挑逗着失眠的我。 已经记不清这是妻子女儿离开后的第多少个失眠夜了。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他们的影子。想想当初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房间里虽然显得略微拥挤但总会不时飞出欢声笑语。而现在,每天我一个人来,一个人去,晚上下班回来,打开黑灯瞎火的房门,黑暗寂寞就将我紧紧拥抱。打开电脑,不管放些什么都好,我的目的就是弄出点声响, […]

 『胡铮』留守儿童

1
我们这一辈还是比较幸运的,虽然我小时候的物质生活没有现在那么的丰富,但是最起码父母都在身边。虽然有时候淘气,比如爬树掏鸟蛋,偷西瓜免不了被父母的一顿胖揍,但是我觉得也比现在半夜哭醒了到处找妈妈的孩子强得多。 “留守儿童”,多么扎心窝的四个字。曾经看过了太多的留守儿童在农村老家生活的景象。虽然穿着远方父母寄来的新衣,但是一双空洞无神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这一切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有时候调皮捣蛋了,爷 […]

 『胡铮』步履匆匆(四)

1
2012年11月15日,给各位活宝们道完别,就和叶哥匆匆疾驶上了去南京的高速公路上。 当天下午天气不错,晴空湛蓝如洗,几块棉花糖似的白云懒洋洋的在天空随风“闲逛”。远处的连绵起伏小丘像是飞奔的兽脊,纷纷向我的后面跑去。车厢里,我和叶哥悠闲的抽着“南京”,耳朵被当时最火的”江南style”震的嗡嗡作响。我们就这样一路歌声一路烟,在夜幕徐徐拉开之际到达了目的地-----南京。 一下车,我才知道我们并没有带来杭州的好天气。天阴 […]

 『胡铮』步履匆匆(三)

1
由于头天晚上看了一部有关空难的电影,所以在飞往长沙的飞机上,我是如坐针毡。当我从黄花国际机场走出来的时候,看着蓝天白云,吹着徐徐微风,心中的压抑和恐惧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嘴里不小心冒出一句:长沙,我来了!引得其他游客纷纷侧目,窃笑。 傍晚,走在黄兴步行街上空气中弥漫着香水与臭豆腐混合的奇怪气味。放眼望去,到处晃动着黄色的,酒红色的,黑色的脑袋。心中暗想:计划生育真的太有必要了。可是与我同行的同事阿 […]

 『胡铮』步履匆匆(二)

1
忘不了在2012年那个流火的七月,和妻子一起背过痛哭流涕的女儿,千里迢迢来到这号称人间天堂的杭州城,成了打工大军中的一员。同时也让我的小女儿成了留守儿童。赶紧收起对女儿的愧疚,租房子,找工作,这该死的太阳也死命的晒着我这个外乡人,让我脱了几层皮。我和妻子就像两个快熟了的包子在三堡这个大蒸笼里煎熬着。记的有天晚上,我从上班的地方带回了几块冰块。路上看着冰块一点点的变小了,我就用最快的速度向住处赶,等到了 […]

 『胡铮』步履匆匆(一)

1
记得刚来到海门这个临江小城的时候,虽然已是阳春三月,可是夜里湿冷的寒风还是让我不由的想起心中那个温暖的地方----------重庆。 因为工作原因,我毫无征兆的来到了山城。初来乍到的,空气中弥散的花椒和辣椒的呛味就给了我这个外乡人一个下马威。还有那绕来绕去像迷宫一样的街道,在这里找不到北,不丢人,很正常。重庆的冬日阳光最是稀罕,尤其是生活在市中心,周围被林立的高楼大厦包围着,我就像一只井底之蛙仰望蓝天,偶尔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