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许煜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许煜』【西藏】博物馆 佛

1
年少时  最不爱去的地方就是博物馆  总是一股凉飕飕  死气沉沉的味道  想必是历史老师的课实在令人乏味  教书的人不见得就懂得历史文化的深邃 自然也就不能把课程道得意趣盎然  其实有多少文化学识是通过课堂得来的呢   博物馆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栖息地  这里植入的是一个民族的根 随着年岁的增长  逛博物馆自然而然成了一件癖好 喜欢那里陈列的老物件  每一件都能将我们带到很久远的年代&nb […]

 『许煜』【西藏】大昭寺

1
根据以往的旅行经验  妇孺皆知的旅游景点大都人满为患  通常是不乐意去的 但大昭寺确是想碰碰运气  确切的说  它就不应该作为景点来概念的 来之前一位信奉佛教的朋友送给我一件护身符  希望我在大昭寺的佛祖面前祈福 大概就是带着这样的信念  所以一定要知难而上的吧 大昭寺前的游客还是超乎预料的多  密密麻麻排着队等候着进门 当地朝圣的藏民就地摊开铺盖  身边放着装满酥油茶的水瓶  一脸的风尘仆仆 […]

 『许煜』【西藏】旅馆 墙壁上的涂鸦

1
青年旅社  每次外出  这是最不需要动脑筋的选择 连锁的性质  一般情况都会在想象的范围之内  不会差距太大 预定的时候  电话那头应允预留一间可以看到布达拉宫的房间  这是极具诱惑力的条件   橘红色的墙壁淡化了简陋的房间设施  阳光照进来  一片暖暖的光辉 墙面上密密麻麻是旅者的文字和涂鸦  休息的时候便躺在床上  一段一段地读 想象每一段文字背后的主人和他的故事 &nb […]

 『许煜』【西藏】高原反应

1
身体里在低海拔储存的氧气渐渐消耗殆尽 一种不断收紧的疼痛不知不觉地钻进脑袋  脚底像踩着棉花团  毫无气力 我意识到应该就是高原反应了吧  同行的男人看上去似乎还过得去 小孩开始有些烦躁不安  神情萎靡 夜晚  剧烈的疼痛挤压着脑袋  并无边无际地蔓延  放大 直至所有的感官都凝聚在巨大膨胀的头部  眼珠子几乎被这股庞大的力量冲击出来 整个夜晚翻来覆去  痛苦异常 我开始胡思乱想  那些路途上 […]

 『许煜』【西藏】 布达拉宫

1
从前  她对我来说  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 当我拉开窗帘  看到她在幽暗的夜晚  泛着神秘的光芒  星星在她周围暗淡 我本该控制不住地激动不已  此刻  却为何如此平静  好像只是无数个平凡的日子里  随手撩起窗帘的淡然 那么  就是在我心里  仍然坚信  她是一个传说 而我现在看到的  是映射在我梦里的海市蜃楼  倘或 是某种未能实现的梦想的象征 孩子 […]

 『许煜』【西藏】 蓝

1
闭上眼睛  蓝色  象潮水般涌了过来  将我淹没在一片辽阔中 飞机降落在拉萨机场的激动情绪仍旧那么清晰 等待拿行李的时候  千叮万嘱小孩子  不要乱跳  告诉自己不可以兴奋 防止传说中可怕的高原反应  走出机场大厅  还是控制不住地大叫“天啊!真蓝!” 拉萨  就是用这一大块颜色俘虏了我们 宽阔的山脉象巨人的肩膀  敦实  有力   大片大片浓厚的白云  […]

 『许煜』回忆 西藏

1
十天的行程  对于在西藏   实在是不折不扣的雾里看花 去掉路上的时间  真正在那片土地上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周的时间 走马观花都算不上吧  更不用说细细体味了  整个旅程象一场迅速刮过的旋风 时间短暂  体会浅薄  对那片土地满怀尊敬   因为尊贵而不敢随意触碰 也许这是我迟迟不愿动笔的真正原因吧   呵呵  还是为自己找了个理由  去年夏天的旅行拖 […]

 『许煜』声音

1
总是为自己的不能够坚持  找出各种堂皇的理由 理由终归是无力的  也许  更确切地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推脱和心理安慰罢了 归根究底  还是爱得不够深  不够纯粹  所以才不能执着到底 怠惰  也许是一种品性  没有理由 而纠结的是  脑海里不停有声音划过“那是你的方向吗?” 人潮涌动  海啸般淹没了这声音 偶尔  在安静的时候  那种生命短暂的压迫感就会袭上心头 催促着&nb […]

 『许煜』习惯

1
习惯是    每天    在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  慢慢地    时间就会变得很长很长    一眼望不到头  象一截截不断重复的列车轨道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把生活转到了另外一条轨道开始正常运行 害怕重复会苍老心灵    每天变换着运行的路线   […]

 『许煜』又见面了

1
我们   在夏天的夜晚    畅饮 好像从未分开    还是十八少年 尽管那细小的纹路已经漫不经心地爬上你我的脸 人们说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那是假象 有些与生俱来的    永远都变不了 我看见    饱经风霜的脸庞依然倔强地写着单纯   每一次见面你都会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