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许煜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许煜』简单

1
躺在洁白的床上  四壁是一如既往的干净雪白 阳光透过窗栏    在白花花的墙壁上投射出好看的线条 我的眼睛便不能再睁开    大脑一片空白 感觉到针管戳进皮肤   有些痒痒的迅速的刺痛 然后    便沉沉的睡去了   一周    大概是睡眠的底线    过了这条底线   便 […]

 『许煜』头场雪

1
默默飘洒了一宿   头场雪  在这个早晨不期而至 夹着冰冷的雨水   漫天飞舞    肆虐着大地 孩子们乐坏了   雪太大   可以不用上学了 大人们议论着疯涨的菜价   年轻人在厚厚的积雪上奔跑 翻滚 新闻轮番播报着各地的受灾状况 死亡讯息让这美丽壮观的雪景蒙上了一层罪恶 躲在温暖的屋子    透过窗户上的水汽往外望 […]

 『许煜』去年冬天

1
预报说    要下雪了 陡降的气温送来去年冬天的记忆 预示着又一个四季的轮回 还是那样期盼    大雪纷飞 因为它纯洁至极的白    和紧跟其后喜气洋洋的红 在最寒冷的冰冻下    脉脉流淌着   细细的温暖 盼望    大雪洗净一年的灰尘     下一年  & […]

 『许煜』亲爱的 我把自己变小了

1
当孩子们聚精会神地用笔尖在白纸上移动时 大人们会着急地问  你画得什么呀?你这样画不对 对于孩子来说  没有对与不对  只有敢和不敢 大人们有了固定的审美模式  会说  你画得不像 嗯  相比较于照片来说  孩子的画实在是惨不忍睹 那么照片的象就一定是真实的象吗? 大人的世界难道不是存在很多欺骗性吗? 孩子的眼睛不会撒谎  他们会关注妈妈卷曲的头发和高跟鞋  爸爸毛乎乎的大腿 甚至细小到妈妈每 […]

 『许煜』雾

1
早晨的公路  有雾 行人寥寥    视线只能集中在有限的距离 行驶在这样的公路上 会有一种比雾还浓的孤单的情绪 无数次    在这样的时刻    看不见前方 路的两边    是永远单调的风景 就这样一直往前    期待尽快看到目的地 前方    就在雾的那头 然而    […]

 『许煜』我们的身体

1
小孩子上到五年级  性别上的差异逐渐显现出来 男孩子开始关注自己的身体  他们会三五个人纠结在一起  暴暴粗口 他们管那东西叫  鸡巴蛋 这个词从小孩子嘴里冒出来格外刺耳 我说  你那个鸡巴蛋的书面语叫   阴茎 长在阴茎下面那个  叫 睾丸    男孩恍然 妈妈  那天我们班一个男同学跑过来问  你们知道gao丸是什么吗 有个男同学兴奋地说  你说 […]

 『许煜』立冬

1
还没来得及走出落叶纷飞的愁绪  冬天  悄悄来了 年龄越是增长  越是注重这些传统的节气  就好像经过一夏的浓郁  最终还要枯黄  慢慢飘零  静静等待寒冬将它封存进泥土 来年春天  开始生命的下一个轮回   明天立冬  打电话给妈妈  一家人包羊肉饺子 放下电话  不禁自嘲过得比老年人还传统了   我始终相信  上帝对你关上一扇窗  […]

 『许煜』张开想象的翅膀 在绘画中天马行空

1
儿子从小就显示出绘画天赋  仗着我和他爸爸都是从事艺术工作   看到儿子拿着画笔涂鸦虽然从来没干涉  但也很少用心引导过   好在他自己对绘画一直兴趣不减  我们对他在墙上到处涂鸦也比较宽容   虽然孩子曾经吵闹过要上绘画班  但我们一直坚定地没有送他去  不是舍不得学费   而是深知在目前急功近利的应试教育体质下  美术教育同样存在很多问题   并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孩子的 […]

 『许煜』干净

1
偶然听到小娟的歌    温温软软  象山里的涓涓细流 那是没有锋芒的缓缓诉说    这样的声音让我想到  干净 透明  清澈的  干净     五色令人目盲  五音令人耳聋 在这喧嚣的世界  干净是多么遥远的梦想 那声音像水滴渗进身体每一个细小的毛孔   让人从头到尾地苏醒 我看到那坚持着的小小梦想  […]

 『许煜』公园

1
孩提时代最快乐的事就是星期天跟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一起去公园 那个时候  公园就是可以自由自在地荡秋千  可以滑滑梯  可以吃到好吃的糖稀 还可以荡着双桨在逍遥津的湖面哼歌谣    那片湖好大啊 那个时候  城市人少  但是公园人很多  到处都是孩子们的欢笑 那个时候  去公园是大事情  都是一家一家儿的   现在 人把城市挤得像个闷罐子  公园  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