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边冠峰

边冠峰敲门中
微博:

 『边冠峰』作秀的N 张面孔

1
             作秀是件很正经的事,但却被弄成了很不正经,当优衣库试衣间都被贴上了作秀的标签时,它就彻底被玩坏了,其实那真不能叫作秀,只能是作孽,因为秀从来不是这样作的。         公元前202年,长安,长乐宫。一场事前经过精心彩排的秀正式上演。一号男主角刘邦伴着鼓乐缓缓入场,礼仪先生引导诸王公大臣依照爵位及官位高低,顺序向前,向刘邦敬礼,秀场气氛庄重肃穆。前几天还在未央宫当着刘老大的 […]

 『边冠峰』一只螃蟹的前世今生

1
题记:又是金秋,蟹约何在? 都说秋风起,蟹脚痒。其实蟹脚痒不痒,只有蟹知道,子非蟹,安知蟹脚之痒。所以痒的是人,并不是蟹,秋到蟹肥,人馋心痒才是正经。    中国历史渊源流长,螃蟹也跟着沾光,因为至少在周朝,人们就认识螃蟹了。《易经》上说:离为蟹,外刚而内柔。而荀子更是在他的《劝学》里强调指出: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螃蟹就这样成了千古反面教材。但好在大多数人对教材并没有兴趣 […]

 『边冠峰』39位古典美女的死亡笔记

1
在后宫戏大红特红的档期,只要随便撩开宫闱的一角,大家都要争先抢前排当后宫的看客。从《甄嬛传》到《步步惊心》,再到《宫锁珠帘》,苦瓜的皇后,英俊的亲王,励志的爱妃,再加上一个或痴或横的皇上,部部都有秒杀众生眼球的独门暗器。但走进柏杨老先生的这部《皇后之死》,却宛如走进一条长长的甬道,戏台式的宫商角徵已如隔世,只剩下最压抑的死亡,和最可诅咒的命运。而这一切,却是在真实二字的最高名义下断然进行。 报纸连 […]

 『边冠峰』这世界必得停下来,听木心讲述《文学回忆录》

1
“读书,嘴要刁”,这是木心先生的教导,第一次听,就觉得深得我心。因为总觉得身处一个书海泛滥的时代,唯有刁才能自我保护,才不会被无数次品谋杀掉时间。但张着一张刁嘴挑书是件苦恼的事,有着淘金工人的辛苦,古代是手抄竹刻,极为不便,所以流传艰难,一不小心,我们还弄丢了半部《红楼梦》,而如今又是太方便,裹携淹没,二不小心,就会落入书市里招摇的陷阱。所以,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是会让老实人上当的,要刁过,再 […]

 『边冠峰』旧文实录:我看《天龙八部》

1
这几天竟也看了看张纪中的《天龙八部》,没办法,好像无数个台都在放它,躲都躲不开,也只好认命,眼睁睁地看着一部自己还算喜欢的小说被张纪中这老家伙再次蹂躏得惨不忍睹。好在还有原著,能使我们抛开画面回到文字。 《天龙》是被披了一件佛学的外衣的,所以因果造化虽千变万化,但也总在佛学的硬杠杠中打转。我身边就很有些烧香拜佛的朋友,更有一些喜欢抽签的朋友。我敬佛,偶尔也爱烧烧香,因为总觉得人应该敬畏一些东西。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