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刚

合肥建工集团,项目经理。文学爱好者,创作约80万字的各类文章。 近作:长篇纪传体《郑陆堂》(30万字);长篇现实反腐小说《项目经理》;故乡系列散文。
微博: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6

1
黑色的事情终于发生,大约是在高二的下学期吧。 那个一直坐在教室后排、一直默默无语、一直被老师批评或点名的叫飞的男生,选择在那个夏天的夜晚,用农药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 我们炸了锅的情绪难平,集会在事发的地方和学校的门口,用一挂挂鞭炮缠在校门上发泄着我们的愤慨和不平。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沉默,我们死气沉沉,班级的黑板报上都渲染着祭奠的气氛,几个局中人一度消沉每每提起那场事件那个男生便流泪不已……那是一 […]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5

1
后来,阿飞住到了种子公司那边,那里,还有陈茂林、孙义宝和张清,还有那一大篇属于他们以及他们之外的风花雪月。 传说中阿清与那个婷婷的关系,在阿清的眉飞色舞和皮笑肉笑中被添油加醋成了一则媲美大郎与金莲般的经典。 似有似无,似是还非,遮遮掩掩,云里雾去,这都是那个年代的感情了,真假似乎都不重要,局中人以及我们这些局外的八客能够在枯燥的学习中点缀一些津津乐谈的爆料便是晴天。 爆料的自然也有阿飞,有他的故事中 […]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4

1
我们住在撮镇小巷外那个老奶奶家的时候,有范阳河、任松、宁飞,以及一个忘了名字的男生,应该叫王俊。 还有后来加入的韩进。 韩进在一个夜晚来到了我们的宿舍,要和宁飞挤一个夜。 他从租的房子里被街上的一个屁精撵了出来,要借一晚、要带一个女生过夜。 那时撮镇的小镇上估计还没有宾馆,那时,这样的男女事在我们眼中显得那么的神秘。 我们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言语之中戏谑着那晚将会发生的激情。 那时,如我所言,屁精们的 […]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3

1
曾经的那片月光下,那座撮镇街上租来的房子顶上,我和阿飞陪着阿富,顶着月光,分享或承担着阿富的忧伤。 那个叫芳的女孩子,那个青春期中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和赌气后的激情,都在第二夜的月光中酿成了忧伤。 阿富抽着一口烟,淡淡地说,她要是死了,我也死,你们明天就看不到我了。 我和阿飞都是未经世事的少年,茫然无措,只能陪着阿富坐在二楼的房顶,一口接着一口地陪着叹气,喝下那瓶淡淡苦涩的啤酒。 那是1997年的夏天吧,三个 […]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2

1
高中的三年,我记着无数个片段和情节。 我们嘻嘻哈哈地走下教学楼的台阶,来到旁边五十米的小店,一人炸一块年糕,抹上芝麻辣酱,吸溜溜地吃得香软,肆无忌惮地开两句玩笑,便在敲响钟声后再一起走到班级开始第二堂的晚自习。 那时我们都没有恋爱,不会,也不敢。 只有撮镇街上的坏孩子可以潇洒地扭起霹雳舞,拎着高分贝的录音机,来到隔壁班级的门口,放着《九妹》泡心目中的女孩。 那时,这是最时髦的伎俩,也是我们心中带着神 […]

 『郑刚』《匆匆那么多年……》1

1
匆匆那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已然三十多了。 距离我喜欢那个女孩子已经19年了,彷佛还是前两天。 十九年…… 十九年。 是的,我们的岁月在指缝间摩挲掉了十九年。 十九年前,她低着头走进班级,她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她是班级几乎最后一个走进来的女生,她就从我诧异的目光中,从我的桌旁走到了后座,我的侧后方,于是,那天,我的心底结了一个疤。 然后便是纠缠了十九年的时光。 …… 搁一段落。 时光再往前,便是二十多年前 […]

 『郑刚』《魔法王国》系列童话 上部——(第一至第七集)

1
作者:合肥师范附小四三班  郑飞阳 指导老师:张加佳 《魔法王国》1   在童话的世界里,有一个国家,名叫魔法王国。居民们在这个国家里都快乐的生活着。 可是,所有的美好都不会长久而永远地持续下去。有一天,天上忽然就卷起了一阵狂风,沙尘滚滚,遮天蔽日,数秒后,狂风上落下了一个暗黑魔法师,名叫库鲁。 原来,库鲁早就羡慕嫉妒这里的美好生活了,便一心妄想在魔法王国里称王称霸、作威作福、。 库鲁来了之后,便在 […]

 『郑刚』我们四(之七)

1
1 母亲读书甚少,识字不多,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接触有限,却根据生活领悟的点点滴滴给我们讲了很多条条框框、简单质朴的一系列为人处事与做人的道理,受益终生。 在我们尚小的时候,母亲便对我们进行了相对严厉的教育,一直到我们长大,还不遗余力地重复着说了多少年的道理。 “桑树条子从小刖!等到长大长高了,你再想把它刖过来、纠正过来就晚了!那时候都弯不溜秋的、都是叉枝了,你想刖都刖不过来了。所以,就要打 […]

 『郑刚』我们四(之六)

1
1998年的夏天,老家又是大旱,塘里的水都抽干了,塘底仅存的一点水和零零星星飘起的牛毛雨,相对于日益干涸的田地和一天一天开了裂口的水稻田来说,杯水车薪。 距离村里六里路开外的三户钟水库也快见底了,剩下的水三户钟和桥庄是绝不外卖的,给再多的钱也不行,且热火朝天地组织起了抢水争水的会战。 父亲卖牛那年的英明之举逐渐发挥着作用,这次家里的柴油抽水泵也被紧急调用了,先是八元每小时,一周后是十元,十来天的时候随 […]

 『郑刚』我们四(之五)

1
第一节 那时候,母亲对我们四个最大的期愿就是考上大学,跳出农门,走进无限憧憬的城市里。 这是多少年来母亲对农村生活的历练后,又在耳闻目睹了那么多所谓城市种种的基础上,对这个小家庭,对自己的子女,以及对自己未来的期待,期愿着我们能走进城市的世界中。 然而真到我们四都飞到合肥定居后,父亲和母亲便像了两只落单的老燕守着稍显冷清的空巢。在这样的落差中,母亲除了常常一个人站在相框前一遍遍看我们的照片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