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世界的辽阔与生命的孤单

1
世界的辽阔与生命的孤单 【郑锦凤】 QQ面板上,联系人一栏显示:好友205人,朋友(有些是生活中有联系的)48人,家人36人,同学23人;QQ群11个。除此之外,开了两个博客;还加入一个论坛,一个沙龙;两部手机里,一共有联系人100多人......也就是说,每一天中的每时每刻,只要我愿意出击,随便找个理由,就能与这数以千计甚至是数以万计的身在天涯海角的亲人朋友同学说话聊天! 可事实上,我极少这样做!我把两部手机的来电铃声及信息提 […]

 『郑锦凤』莫名我就想起您

1
莫名我就想起您 【郑锦凤】 大约在二十多年前,我十来岁的样子。临近年关,我拖着两条长鼻涕,跟着我妈一起,把家中的一些糯米及籼米挑到附近大国营厂里的私人小加工厂,准备请人家帮忙加工成汤圆面及米线,到过年时全家人享用。 我妈的口袋里只装了准备用来付加工费的钱(后来才想到的),可是不懂事的我,死皮赖脸地向妈妈要钱去代销店买零食吃。妈妈对我说,如果饿的话,再等一会,等到我家的大米在加工米线时,她会从出米线 […]

 『郑锦凤』那些为美所遭受的罪

1
那些为美所遭受的罪 【郑锦凤】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每个人在追求美的道路上,所付出的代价不尽相同。追求美,最终得到了美,不失为人生的一大快事。可大多时候,所追求的美,不是你投予桃,它就报予你李。更多时候,所期望的美与你的折腾背道而驰。 这么些年来,我为追求美,摸爬滚打过。话说,N多年前,那时的我,矮个头,圆脸蛋,水桶腰,大象腿,磨盘臀。这样的身材,每每与身边苗条、高挑的同学站在一起,恨不得能找地洞 […]

 『郑锦凤』最美的嫁妆

1
最美的嫁妆 【郑锦凤】 那年,在浙江萧山打工的大姐,非要我到她那儿去,她说,过完春节临出门时,母亲硬在她的包里塞了好多的东西。她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再绕到我家来,只有让我到她那里取拿东西了。我在心里纳闷:什么东西非得让我亲自从合肥到萧山去拿呢?大姐却卖关子,就是不告诉我,只是说肯定会给我带来意外的惊喜! 事隔不久,正好夫君休年假,我们一打鼓二拜年风尘仆仆地就赶往萧山。到了地儿刚落座,大姐就迫不急待地拿出 […]

 『郑锦凤』老屋情思

1
老屋情思 【郑锦凤】 小镇上住所前、后小院里的七棵桂花树,菜花黄、米粒般大小的桂花潜藏在密密匝匝的叶子间。桂花,这些散发着馥郁清香的天使,尽管有着层层叠叠的天然屏障呵护着,但萧瑟的秋风,像个不懂得怜花的伪君子,其所到之处,深绿色的叶子间,桂花次第洋洒飘零。在这个季节里,注定了,桂花就是这样的宿命。惹要找些这秋风的好处,那就是秋娘子挥一挥衣袖后,在这凉透心扉的萧瑟气息中,尚还弥漫着桂花的丝丝缕缕余香 […]

 『郑锦凤』满城尽带“假透肉”

1
满城尽带“假透肉” 【郑锦凤】 第一次,在气温很低的天气看到比自己低龄的、与自己同龄的、甚至比自己看上去老很多的女人,穿着修腿美腿的打底裤,再看看通过透明的裤子露出的勾魂摄魄的肉肉,我的第一反应是,先打了一连串的寒颤,再摸摸自己身上厚厚的装束,然后羞愧地与此人保持一段适合的距离。我心想:小丫们,我就不与人家比较了,谁没年轻过呀。想当年,冬天,我上身从来不认识什么叫羽绒服,下身从来不认识什么叫秋裤, […]

 『郑锦凤』男人们的治妻谬论

1
男人们的治妻谬论 【郑锦凤】 每一个家庭中,相较于敏感的婆媳关系、姑嫂关系、叔嫂关系,夫妻关系绝对是个不可以避之不谈的话题。虽说,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男尊女卑”的腐朽思想,在当今社会早有改观,但不是没有存在的迹像。在很多的家庭中,总还有那么些“大”丈夫总想把妻子放在自己的胯下生存,让其俯身后扭转头来仰望自己!他们总想让自己的妻子低自己一等!他们的心目中有一套治妻法则与谬论: 一,管。这就大男子主义使 […]

 『郑锦凤』有时间请你吃饭

1
有时间请你吃饭 【郑锦凤】 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当你帮了别人一个小忙后,或在街头巷尾遇到个熟人,又或在车站、超市、菜市场偶遇一个与你半生不熟的人,三两句寒暄后,人家会对你说:哪天有时间请你吃个饭!或者把这句话后面用的这个感叹号改用成问号:要不,哪天请你吃个饭?可最终,这个说要请你吃饭的人,一直都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 !你也没有机会饱着肚子等到这个人要“请”的这餐饭! 突然间回想起,小时候,与家人到 […]

 『郑锦凤』说出密码再远行

1
说出密码再远行 【郑锦凤】 两个表妹开了个经营化妆品的小店。每年,化妆品公司都会组织她们这些经销商集体旅游一次。以往,公司安排的旅行都在国内,这样的话,来回的时间也就两三天,出行时的交通工具顶多是旅游大巴或者轮船。而这次,公司将组织众多经销商到韩国旅游,并且还允许每个经销商带上自己家的一个亲属。理所当然的,姑妈就是表妹要带的人的首选了。公司的这次安排,可乐坏了我的两个表妹。这次之后,好歹人家这一家 […]

 『郑锦凤』渐行渐远的优雅

1
渐行渐远的优雅 【郑锦凤】 “我赶上你,难上难;你赶上我,却不难!”这是多年以前,每每听到、看到母亲有一些粗俗言行举止后,我在旁边纠正或者指责时,她必须要说的一句话。那时的母亲,不过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吧。说实话,在上安那样的小山村,母亲算得上是个文化人。母亲未出嫁前,在自己村子里的私人学校当过老师,后来又到卫校学习临床知识,毕业后,她混得最好时,还在乡卫生所当过所长呢!按理说,母亲的谈吐装扮都应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