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为你点一盏灯

1
为你点一盏灯 【郑锦凤】 我居住的街道为了排练一支舞蹈去参加乡里举行的庆祝“国庆节” 的文艺活动,小镇广场上教跳舞的老师受到委托后,只好从跳广场舞的人群中挑选九个人组成一支临时舞蹈队。我也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白天,队员们都在为家事繁忙,没时间排练舞蹈,于是,大家就商量着在晚上多下点功夫。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排练都很晚,基本要到晚上九点至十点钟才能结束。 我家住离街中心有好几百米的距离。这天晚上,等到我 […]

 『郑锦凤』我不在江湖的时候

1
我不在江湖的时候 【郑锦凤】 在小城上学时,我们班女生宿舍与一家宾馆只有一墙之隔,这个宾馆里面的卡拉OK厅晚上经常传出些毕业于“黄家学院”的歌声,就这免费的歌声伴我们度过了两年的漫长时间,整个班的住校女生深受其害呀!同宿舍的一个同学说,这歌声就像她家的老母牛在倦鸟归巢的时候站在高岗上喊崽一般,让人听了十万分的揪心!那时,一墙之隔的卡拉OK厅,对于我们这些学生却很遥不可及,只因大家都囊中羞涩!想唱歌 […]

 『郑锦凤』容易受伤的女人

1
容易受伤的女人 【郑锦凤】 那时的我们,绝大多数人是处在十六七岁这个年龄的青涩女孩,大家都习惯把男同胞说成“男生” 、“男孩子” 或说成“男的”。说内心话,那时只要听到“男人”二字,就会面红耳赤的。可是,凡事都有个例外,比如,在八人一间的宿舍里,老是听到顶多长其他室友两三岁的她说这样的话:男人啊,不是好东西!或说:都是些臭男人!她的这些高谈阔论竟让我们对“坏男人”敬而远之,更让我受到了深厚的影响,害我 […]

 『郑锦凤』二手生活

1
二手生活 【郑锦凤】 我婆家在乡下,我们一家四个大人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存折上的数字还是不够巨大,但是,家中的房子大把的多,大房,厢房,茅房,鸡舍,鸭棚,猪圈,牛栏......要有尽有。可爱人在省城上班,却不得不租房,为了节约开支,他租住在城中村,住了几年后,他说住伤了。去年,他突发其想:要在省城买房!我对他说:买吧,但买房之前得先把我卖掉,这样,多能帮忙凑个三万,少则能凑八千。他骂我:神经病,说正事呢。既 […]

 『郑锦凤』别把男人的骚扰当爱情

1
别把男人的骚扰当爱情 【郑锦凤】 有时,我暗自庆幸:传说中的上司骚扰一说,在我身上,无从谈起!因为,我是个没有组织,没有单位,没有上司的“三无”村妇。现实生活中,谁会对一个既无倾国的美、也无倾城的貌的我垂涎三尺?但这仅仅限于现实,在虚拟的网络中,来自的异性的“爱慕” ,大多是骚扰吧,却不可避免! 记得刚学会上网那会(本人网龄仅仅两年零五个月),闲暇之余百无聊赖,找异性胡吹海侃、打情骂俏成了首要大事。 […]

 『郑锦凤』嫁给挣小钱的男人

1
嫁给挣小钱的男人 【郑锦凤】 真是应了那句话:无巧不成书!我那七尺男人就仅仅在我忙得屁股没机会挨着板凳的时候帮我洗过两次碗——郑重申明,就洗过两次——赶巧了,就被前来我家串门的小姊妹看到了!接下来的我就成了她们眼中的福星了,也成了她们批斗的对象。之后的每次小聚,她们都喜欢拿我开涮:大姐,太羡慕你了——不知道这话水分有多大——姐夫下了班,穿过半个省城,跨越县际,花了一两个小时才赶到家,你明知他是零晨 […]

 『郑锦凤』青山依旧在

1
青山依旧在 【郑锦凤】 平坝县境内的高峰山,是贵州省佛教文化的发源地。每年的农历6月19日,怀揣着信仰的人们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烧香拜佛,以祈求自己及家人平平安安,事事顺心!掐指算来,距离上一次爬高峰山,已有十八年之久!那年的6月19日,村里的一帮小姐妹相约徒步走了好几十公里的路去爬山。那时的我们,都是些黄毛丫头,与虔诚香客的目的不同,我们爬山是为了好玩。临出门前,长辈们抬高声腔说:高峰山,九十九道拐,九十九 […]

 『郑锦凤』【郑锦凤】 爽爽的贵阳 (原创)

1
爽爽的贵阳(原创) 【郑锦凤】 乘坐的中巴车还没驶进贵阳城区,就能通过车窗看到道路两边隔不远会立有这样的广告牌:爽爽的贵阳欢迎您!对于我这个刚从拥有着酷暑的合肥回来的贵州人,看着路边这一个个转眼即逝的“爽” 字,骨子里条件反射般滋生出一丝丝凉、一缕缕爽!这广告牌上的一个个“爽”字,诱得我直想往贵阳这座山城的怀里钻!在钻往城区的过程中,换乘后的车辆行驶走过的街道,两边的行道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道路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