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照相

1
    与其他走村串寨的小生意人大不相同,来自环宇厂的老头,进了村子,是不用为助阵生意作大声吆喝的。操着一口普通话的他,上次离开村子时,已对入了他镜头的人们说过:一个星期后,我送相片来,到时,你们都要在家等着拿相片,时间错过了,我哪天再来,就说不好了。照过相的人们,盘算好一个星期后是哪一天,确定时间方便、经济宽裕的人,自己准备好钱,恭候老头的再次光临;怕自己没时间,或是手头没钱的人,会交待 […]

 『郑锦凤』发落无声

1
老是在天亮后一梦初醒之时,迫不及待想把梦里的一切告诉母亲。这可是犯了母亲的大忌:大清早言说梦,不吉利! 无奈,派上与年龄不相符的忍,憋,等!终于,过了母亲忌讳的时间,可以将梦里的一切娓娓而谈:……我站在高高的悬崖边,忽地从悬崖上坠落,脚下是深不可测的漆黑……我准备还想把自己在梦里的惊慌惧怕告诉母亲,母亲却抢先发话:平时,我让你把梳头时落下的头发卷好塞进墙缝,你拿我的话当耳边风。这下好了,散落的头 […]

 『郑锦凤』开口向我借钱的父亲

1
准备汇些钱给母亲置办年货,又怕她一时半会找不到我给她的银行卡,而延误了取钱时间,就事先电话让她老人家找找卡。突然,母亲打住了与我的电话热聊,急急地说:你爸爸有事找你......我还没反应过来,父亲的话音就入了我的耳朵:小凤,我跟你商量个事,快过年了,你借五百块钱给我,先说,是借哈。你是知道的,这半年,我在家帮他们带娃娃,没出去打工......父亲的话还没说完,我赶紧爽快地笑着回答:好,好,好,放心吧,我明天就汇 […]

 『郑锦凤』红 糖

1
躺在母亲右臂弯里的弟弟,还是不太情愿睁开眼睛,更不愿张开嘴吃药,无计可施的母亲,只好把窝在左手心的几粒药片递给他,并说道:幺儿,你起来坐好,把药拿着,我去切块红糖来给你吃. 很快,母亲回到床边,把一块三角形样的红糖递给她的宝贝幺儿。几粒药片火速被弟弟吞咽下去,那小块红糖更火速地被弟弟含在小嘴里。从弟弟很享受的表情里,可以想象得出红糖所释放出来的甜,已经火速地覆盖了白药片所释放出来的苦。 将一切看在 […]

 『郑锦凤』宛在深冬的上三路

1
    类似于一个人,一条路,也是有名有号的,这条有名有号的路叫上三路,她起始于上派,终止于三河,路之中段,穿严店与苏小街道而过。      我曾经说过,爱上一个人,最快的速度是一见钟情。哪知,钟情于一条路,也可以是一眼之缘。 从我居住的地方,到县城,或到省城,相对便捷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合铜路,另一条是上三路。平素间,由于载客车辆绝大多数在合铜路上行驶,因此,我进城行经的路首选合铜路。那天清晨,与乡 […]

 『郑锦凤』穿越季节的芬芳

1
    踏入去向丰乐的弯弯乡道,越往深处行进,心情会随着不期而遇的四季景象,起伏,跌宕。 夏,忆—— 此时的丰乐河,水瘦,岸高。岸上的建筑,蕴含水乡特有的气息高耸在田畴间,或许是叶落木稀了吧,以往被林木掩隐的民居,得益于这样的季节,伟岸高大;搁浅的船只,聚集在河流宽广的水域,以船为家的女子,走下甲板,就着清清的丰乐河水浣洗家什与衣物。目之所睹,我禁不住在心里发问,这清灵的水,孕育与滋养的人 […]

 『郑锦凤』离乡情更怯

1
(这篇文字,成竹在胸很久很久了,每一次,想将文字呈现出来,都会心痛无比,泪如雨下。两年多后的昨晚,家里断网,天气很冷,很适心情上的反刍与情感上的宣泄,于是,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将腹稿写在手机上,文字写完,泪眼朦胧。时间,真的会冲淡一切么?希望会.....!)   2013年的春寒料峭进入尾声之际,被我大脑反复假想过的这一天,提前到来了! 我与丈夫,还有弟弟,连夜包车火速从合肥赶到无锡,与大姐汇合后,我们四人 […]

 『郑锦凤』米 香

1
早起上班,从住房的二楼往一楼走,才走到楼梯口,一股久违的香味扑面而来。在这花香寥寥的季节,一闻到这种味道,内心里立即庆幸自己还住在乡下,更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一户代农加工大米的人家,近十年之久。骄傲地宣告一下吧,这扑面而来的味道,是新上市的杂交稻加工成大米后飘散出来的。每年的这个时节,在我家的打米房里,这种我最熟悉最期盼的味道,都会如期而生。 前些年,孩子还小,没出门上班的我,跟着公公婆婆在打米房里干 […]

 『郑锦凤』寂寞的镰刀

1
那些年的春天,豆苗开始长出藤蔓时,村子里很多能出力的孩子,老是被家长指使到的后山上砍细树长枝当豆架。记得有一次,正当我们一帮孩子在的山上相隔不远用镰刀砍树砍得正起劲时,突然听到山脚下有人带着脏话在叫骂:“......等老子逮到你们,就用你们的镰刀砍断你们的手脚!”山下那人一句用镰刀砍手脚的话,吓得我们赶紧停下手中的话细听下文,才知道山下之人是生产队长。 据我所知,母亲对父亲的感情里,百分之九十九点八是恨, […]

 『郑锦凤』巢湖三部曲之踏岸放歌

1
蓝天,白云,马匹,错落有致的蒙古包,展翅飞翔的雄鹰,以及高亢嘹亮的歌声…….这是我通过电视画面所熟知的草原元素。如果你与我一样,生活在离草原很遥远的地方,你就能体味到一个生于大山长于大山的女子,对辽远无边的草原充满着无限的向往。是啊,我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个在大草原上翩翩起舞的女子,能用婀娜曼妙的身姿,突然勾住一个打马而来的男子之心。某一个人约黄昏后,这个男子又飞马而来,载着我与我们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