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守秋

1
放下最后一把稻穗,母亲直立起身子,她先用左、右肩处的衣服彻底揩净脸上的汗水,两三分钟后,她左手迅速叉在髋骨上,右手拿起磨得光亮的镰刀把子娴熟地反着敲打腰部与背部。估计是被伺候好的肌肉与筋骨活络起来的缘故吧,母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并不认为她的这一个口气意味深长。我简单认为,母亲,应该可以如释重负了。 母亲,才舍不得花更多的时间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惬意里呢,她矮小的身子从田亩最里面的这个角落,麻利地爬 […]

 『郑锦凤』 巢湖三部曲之满载而归

1
      父辈的言语里常说:世间三样苦,撑船,打铁,卖豆腐。 虽说,现如今的巢湖渔民,出湖捕鱼,所用之船不再是人力撑其在风浪间搏击穿行,但渔民出湖捕鱼的辛劳,依旧有目共睹。 适合出湖捕鱼的日子,下午五点左右,巢湖周遭的渔民家,都得倾巢忙碌。动作麻利的煮妇在众多张望里,适时端出晚饭,就连才迈开矫健步伐的孩子都成了小跑堂。粗茶淡饭之后,渔家壮实的劳动力,将之前整理好的重达数百斤的鱼网 […]

 『郑锦凤』巢湖三部曲之日出巢湖

1
  整理好九公里风尘仆仆的劳累,终于在晨光熹微里站立在巢湖岸上。正身凭栏远眺,用如炬的目光推开湖面的层层雾气,最后将满怀期待的眼神定位在略有些光亮的雾气之处。等待,何需言语?劝告自己静身地等默立地待,才是一种对自然规律最至高无上的尊重! 在时光的葱茏里,内心深处心理时针的嘀嗒声,温馨地提示着时间在一秒一分地推移;瞧不见踪影的渔船的汽笛声,在遥远的水域婉转悠扬,继而在水天之间的空旷中余音袅袅 […]

 『郑锦凤』生活的“边角料”

1
之所以要将不能再穿上身的睡衣剪去两只坏袖筒,又东裁西剪后,再把变了款式的衣物给孩子穿,是因为,我拿得准,我的孩子在这个年龄,还不懂得找同龄人比吃比穿。可是,当邻家嫂子知道了我家孩子身上的衣物是我穿剩下的时候,她善意地指责我一翻:你的经济条件又不是差得很,就一个孩子,还要这样去亏待他。我笑而不语。我想,要是邻家嫂子知道我经常拿不配对的袜子给孩子穿(我的孩子,给这种不配对的袜子取了个温暖的统称:爸妈袜 […]

 『郑锦凤』捡菜

1
约摸着母亲快回来了,我走出弟弟一大家子租住的小屋,然后站在小屋右边的街道拐角处等母亲。就十几二十分钟后,我盼望的身影出现了:八岁的侄女,头发乱蓬蓬的,小辫子松跨着,几缕头发黏糊在她花猫式的小瓜子脸上;书包的两根背带,紧紧地勒着她的肩膀,以致衣服的前襟,也紧紧地巴在她幼小的身上。侄女的左右手,各拎着一大方便袋饮料瓶。还好,这个天性好动的孩子,还能脚步麻利地走在母亲身边。约一点四米高的母亲,其外形,像 […]

 『郑锦凤』夜幕下的三河

1
夕阳的背影渐渐模糊,素有“小南京”之称的三河,终于送走了熙来攘往铸就的喧闹。穿镇而过的小南河,在看似悄无声息的行进中,将小镇白昼沾染的铅铧洗尽淘竭。藤蔓疯长的金银花,将颜色各异的小喇叭花朵,架在低矮的马头墙上。毛茸茸的合欢花,也朵朵含情。这个人文气息浓郁的水乡小镇,在花香四溢里,独享着属于自己的清幽宁静。 黑如幔纱的夜幕,是最暧昧的遮掩。你看,在朱红色的美人靠上,在圆形的廊桥柱边,那一对对情侣, […]

 『郑锦凤』乡村四月闲人少

1
  四月的乡村,如果你仅仅只是它的过客,你就没法感同身受它的忙碌。那就请允许我这个久居乡下的人,给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吧——腆着大肚子的油菜与小麦,像是要急于接受剖腹产手术的孕妇,农人,则像是这一场手术的主刀医生,得严阵以待,得全身心投入。 早在油菜与小麦稍稍变色的时候,庄户人家主事的人,就将束之高阁了半年之久的镰刀取出,像指使牲口干活一样,他们指使镰刀在变了形的磨石上快走慢行,直到镰刀的口刃光亮 […]

 『郑锦凤』城里的月光

1
在上海打拼几年后,我带着五个月大的孩子跟着丈夫回到他的老家——安徽肥西。因为丈夫在县城谋事,我们一家三口就没 […]

 『郑锦凤』临水独钓

1
“风吹水面浪偏高,直怨天公气不消。安能息怒还平静,钓条鲤鱼做佳肴。”与在风大浪高的水域行钓的急性子诗人程鹏翅相比,三号楼的木工师傅就聪明得多了。这个看上去憨憨的小伙子,选择的是风吹面不寒花开四野香的季节临塘小钓。于工作之外的闲暇之日,借春光一泻千里,占天时,得地利,又因内心的淡然如素,至暮色四合之时,一条条体肥籽多的鲫鱼挤挨着成为小伙子简陋容器中的尤物。都说,钓者,图钓不图食,第二天中午,我第一 […]

 『郑锦凤』椿菜

1
离清明节还有两天时间,母亲就贼精精地吩咐我们:赶快去把米山园的椿菜(香椿)全部从树上割下来,别到时候,我的粑粑面和好了,没椿菜当馅用!经母亲这么一提醒,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拿的拿绑有镰刀的长竹杆,提的提大竹篮,都迈着腿往后山下的那块菜地跑。 从小到大,母亲常这样数落我:女孩子做事,就得像你大姐那样的麻利迅速,别老是个温兮兮的的样子。是的,我承认母亲数落得没错。这不,你看,我大姐第一个跑到菜地后,她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