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风雨千年葛大郢

1
  秋天里的蒋口河,只装载半河水,蜿蜒穿行在巢湖西岸。弯弯小河,一路流淌前行,相比于奔腾不息的大江,她少了汹涌澎湃;相较于无边无际的大海,她少了波澜壮阔。可就是这样一条其貌不扬的河流,却能在近似于沉寂的流淌中,将属于自己的秋天,装扮得丰富多彩——临近巢湖的一大段河面,渔家用的上百只腰盆,被淙淙流水轻荡得相互卿卿我我;从沿河两岸延伸出来的水草,像十八岁姑娘粉嫩额头上的刘海,被河水一遍又一遍地抚弄 […]

 『郑锦凤』我的书房故事(安放在心房里的书房)

1
  1您觉得读书在您的生活中占据着怎样的地位?平时会花多长时间在书房? 婆家是做小生意的,家里人来人往。照看生意的我,有生意做生意,没生意就看书。在照看生意的同时,还得做家务。我在厨房烧菜时看书的样子,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左手持书本,右手握锅铲。我这种见缝插针式的阅读,没法估量所花的时间。 2您喜欢阅读哪类书籍,有没有一些您特别喜欢的作家,为什么? 喜欢阅读散文类的书籍,比较喜欢的作家是李娟。从 […]

 『郑锦凤』丝袜破事

1
  在缝制车间转了一圈,回到岗位上,才一落座,就感觉臀处有冰凉感,伸手朝冰凉处一摸(谢绝读者发挥想像),立即色变:万恶的该死的丝袜又破了!走进卫生间仔细查看,好在,是丝袜的拼接处绽线,而不是走丝。迅速折身将办公桌抽屉里以备急用的针线找出来(在服装厂上班的唯一好处),又赶紧地往卫生间跑。针线上下翻飞几十次,丝袜的破绽处才被缝好。整理好装束,站在卫生间的玻璃门前照来照去,终于放心,刚才的破绽,应该 […]

 『郑锦凤』陌上秋实

1
清明前后一场雨,重阳前后一场风!要不是农谚里的这场“重阳风” ,后梅雨期里秋雨绵延的日子,怎会被吹成艳阳天?秋阳常露脸,秋高,气爽,风清,云淡!这才是秋天在人们心目中最标准的印象! 秋阳普照下的田野,也不甘示弱。你看那一望无垠的田畴,金黄色的稻浪,在秋风的吹拂下,翻滚如潮;那些本该守护在稻穗周围的稻香,被秋风肆意撩拨之后,张扬在田野里的每一个角落,萦绕在每一个农人的鼻尖!农人们,原本被秋雨克制的 […]

 『郑锦凤』情书

1
收拾陈年旧物,翻出自己青春年少时收到的一摞信件。从蒙尘的信封里,将微微泛黄的信纸一一抽出,用心品读稍稍变了颜色的文字,豆蔻年华里的美好时光,历历在目。而其中的一封信件,因其特殊性,我连续读了三遍。每一遍的细读,身腔里都会蚁行着一种小鹿撞怀小猫舔手的痒酥感。这封让人心绪起伏的信件,是我花一样的年龄段里收到的一封情书,也应该会是我此生收到的唯一的情书吧?其实,把它说成是一封情书,多少有些勉强。在这 […]

 『郑锦凤』 桂香满天涯

1
因为网络与文字,结识了无数天南海北的朋友!平素间,只需查看这些朋友的QQ说说,就大致知道了这世界最新的进展。有人说过:观说说,知天下!果真如此!近来,文友们的说说,关于桂花的,不在少数。“又一年桂香满园,时光依旧缱绻,听从内心的声音,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 这是安顺的文友琼姐,在9月2日写下的说说,读过她这馥香四溢的文字,再轻轻闭上双眼,来自故乡的桂花馨香,如萦在鼻!也是琼姐的这些文字,让我知道,故 […]

 『郑锦凤』为参加盛典暨庆生会,烧钱下血本的,赶快来报道!

1
我老实交待—— 1.裙子:260元(其实,我表妹为我免费提供了两条要露多多肉肉的礼服,我胆小,不敢穿!) 2.裤袜:10元 3.皮鞋:259元 4.吹发、刮眉毛:17元。(我表妹,给我化了浓妆,我洗掉了,只化了个淡妆。表妹骂得我狗血淋头!) 5.车费:24元(临出门前,囊中羞涩,又懒得去取钱,只好怂恿儿子去跟他爷爷借了500大洋撑包,回到家后,还剩400多。也就是说,出了趟门回家,我又净赚400多!) 轻轻的问下:主办方,像我们这么小的牌 […]

 『郑锦凤』从乡野土田坎,到沙龙红地毯

1
如果在首届安徽好文字盛典暨公共知青沙龙八周年庆生会之前,我严重得罪了某位红得发紫的丰乳肥臀的经常露胸露点的还经常换男朋友(或老公)的女明星(可事实上,我连得罪小牌明星的机会都没有;再说,我一直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子,一般不轻易得罪别人),她该会很牛逼地对我说这样的话:“老子走过的红地毯,比你走过的路多!老子露过的点与线,比你露过的脸多!”女瘪三式的我,一听到这话,肯定会颤得像筛糠!可是,等走过 […]

 『郑锦凤』很久没走那条街

1
与远在贵州乡下的母亲通电话,我们在电话中家长里短地相互询问、作答,突然,母亲话锋一转,对我说:说来真是好笑,你小孩都这么大了,竟然还有人来我家提你的亲。我窃喜着问母亲来我家提亲的人是谁。母亲答非所问地说着:你在家的那些年,星期六,我们一起在羊昌河赶场(赶集),有时,我们需要到大商店旁边的小店去买盐买洗衣粉什么的,我们就会从场坝(集市)边的一个街口进去,再穿过一条弯弯拐拐的街道......见我在电话中没反 […]

 『郑锦凤』学杂费

1
新的学期,即将开始!我相信,处在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的家长们,为孩子的学杂费操碎心的,估计少之又少吧?这极少存在的操碎心,得益于2006年9月1日,国家修订后颁行的《义务教育法》的明确规定:“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 。以至到最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不收取学杂费的同时,又免除了课本费。这项惠民制度的全面推行,让中国数亿学生受益。 我们所说的学杂费,即学费与杂费。学费,指学生接受学习服务应付的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