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郑锦凤

喜欢胡思乱想的村嫂!
微博:

 『郑锦凤』春雨如膏菜苔鲜

1
  好雨知时节!在这乍暖还寒的早春,贵如膏脂的春雨,一场又一场!这样的季节,穿行在蜿蜒、泥泞的乡间小道上,心中现成的最能应景的词汇,除了花红柳绿,除了莺歌燕语……还有一个词汇,总在唇齿间游曳跳动,那就是:节外生枝——我所眼见的每一个庒户人家,其房前屋后的菜园里,还有大块大块的麦田田埂上,及淌水的小河边,一畦畦的上海青,还有一些变了种的四不像白菜,都在逢春起苔。每一根菜苔,又都会旁逸斜出很多子菜 […]

 『郑锦凤』我的小农意识

1
经过无数场春雨的滋润,冬天时还猥琐得匍匐在土垄子上的上海青,及一些变了种的“四不像”白菜,在这个多愁善感的季节里,发了情的疯长! 春雨终于歇脚!几天不下地的婆婆,一大早就急不可耐地换上双半统胶鞋后匆匆下地去了。她回来时,满载而归!只见三轮车里堆放了满满一车箱的青菜及菜苔。过惯了乡野生活的我,一辈子可以不稀罕鲍鱼及海参这样的名贵海鲜,但一日三餐却少不了青菜白菜。哪一日少了这些青翠鲜嫩的尤物,心里会 […]

 『郑锦凤』长在文字里的雀斑

1
读完了张爱玲的《小团圆》,再掩卷回味,只有两句话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一句是:她(九莉)二十八岁搽粉——这句话,让我联想到自己:我是在31岁的时候,才正式修饰自己的面容的。我的31岁,比九莉搽粉的年龄晚三年。有必要赘述一下,近年来,以我为代表的很多平民式的女人们,修饰自己的面容时,大多是这些步骤:先补补水,再抹抹乳液,又涂涂精华液,然后搽防晒霜,最后搽BB霜;另一句是:已经公认爱老三老,这小老七比她 […]

 『郑锦凤』洞随山生

1
在地无三里平的家乡,每一个村庒,都处在群山环绕之中!朴素、静止的村庒,就群山来说,如襁褓中的婴儿,时刻安安静静、柔柔婉婉地躺在大山宽厚温暖的怀抱里!村庒里的每一个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站着不动,前、后看,是山;左、右看,是山。家乡的大山,连绵起伏,重重叠叠。站在低处的人,从就近的山头间望去,是山头;站在高处,再从较远的两座山头间望去,又是更远的山头。似乎,每一束眺望的目光都是一副天然的丈量工 […]

 『郑锦凤』对不起!你懂的!

1
                                                                    对不起!你懂的! […]

 『郑锦凤』红 豆

1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大诗人王维的这首《相思》,历经年年岁岁,闲来细品,仍能芳心微漾。也是因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我才知道,红豆,又名相思子,或相思豆,古人常用它来关合相思之情。又如北宋李之仪的词:“谁谓正欢时,把相思、番成红豆。”唐诗宋词里用红豆来关乎的相思之情,不仅仅只限于爱情,还涉于亲情、友情。 红豆树,是一种落叶小乔木,生长在南方,其果红豆,结实浑圆,色泽鲜 […]

 『郑锦凤』红梅映雪别样春

1
  年前年后的天气,恰是这句民间俗语的最好写照:晴冬烂年——年前的冬天,很长一段时间内天不落雨,大有“百姓望云霓而断颈,禾苗盼甘霖而折腰”之势;年后,春到人间雨先行,这立春前后的几场雨,终于浇开了庄稼人紧锁的眉头,农人在茶足饭饱后急忙褪去过年新衣,奔向广袤的乡野田畴,赶紧冬肥春施,都相信,此举为时不晚;大年初八的瑞雪普降江淮大地,更是给了人们太多意料内外的惊喜!其实,生命中,生活的细微处,总不乏触 […]

 『郑锦凤』蓑衣旧事

1
  故乡有这样的风俗:刚结婚的女子,在婆家赶上第一个春播夏种,娘家人要给她置办一套下雨天在野外劳作时必需的物件——斗笠与蓑衣!我猜想,娘家人之所以要这样做,应该是想通过这样的细节来表示,就算女儿已成了泼出去的水,但娘家人依然金贵自家的女儿!如果,初到婆家生活的女子,在这样的时节,没得到娘家人帮着置办的蓑衣、斗蓬,婆家与娘家的邻居会笑话、讽刺她的娘家人:不值价的人家,不懂礼数的父母!先撇开中国范围内 […]

 『郑锦凤』等待

1
    等待你愿意为我写首诗   […]

 『郑锦凤』一票解乡愁

1
  我的娘家,在今年正月遭遇了一场重大变故!可就算如此,母亲却不得不抛开忧事重重的老家,在三月只身前往弟弟打工的城市——合肥!丢下老家独自远行,母亲,她真的有万千的不舍与不忍,可是,弟弟在合肥临时的家,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待母亲前来操持打理! 就因为那个遭遇了变故的家,临近年底,在合肥打拼了四年多的弟弟,下定决心,要携带一家老小三代六口人回老家过年,想以此给受到重创的家增添些过年气氛;更为了承担一个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