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郝蕊

郝蕊
微博:

 『郝蕊』典型文艺女青年——萧红

1
  关于爱情和男人,一万种态度有一万种理由。你愿意守身如玉,没有结果不上床,或者你相信一切,相信相信能带你去永远,都是舔一下少一点的棒棒糖。临了,除了一根棍儿什么不剩。因为电影《黄金时代》,萧红成为话题,各种评判纷至沓来。好吧,就算萧红是一个不顾一切要爱情的女人,本质上说,其实也和所有的女人一样,我们不过五十步笑百步,没有女人可以不靠男人来证明自己活的有份量。 我去看电影《黄金时代》不是因为萧红 […]

 『郝蕊』走在欧洲墓园里

1
第一次走进欧洲人的墓地,是2011年的年末,我当时住在巴黎郊区的一个宾馆,靠近一个小村庄。第二天很早我出来瞎逛,天还没有大亮,远处田野的尽头,太阳正努力的要升起来。小村庄安静极了,一条干净整洁的街道,两边一幢幢两层的小洋楼依次排列,每家的院落里都有几棵大树或者小树,院落的围栏上照例爬着一些藤蔓,窗台上照例摆放着一些植物,有些叶子已经枯萎有些还开着小花。一个早起的老头在路上和我微笑打招呼。在院落和院落 […]

 『郝蕊』四季德国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1
我们这次欧洲自驾的最后一站,是德国法兰克福的罗马广场。 德国时间2014年7月28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一生中第四次站在这个广场。 当我站在广场中间正义女神的喷泉下面,环顾整个广场。市政厅、罗马教堂、法兰克福教堂那些哥特式的屋顶在蓝天的底色上依然美丽如初,广场东侧和南侧成片的咖啡桌上依然小花点点温馨怡人,碎石块铺成的地面上,鸽子依然在悠闲地踱步,我一时间有些恍惚,我是再次光临,还是一直没有离开? 教堂 […]

 『郝蕊』布拉格随想

1
当我洗净双手,准备写下这一篇关于布拉格的文字的时候,我的内心满是虔诚的敬意。我仔细回想在布拉格的那几天所见,突然发现,我的记忆非常凌乱和暧昧。除了那句话“我看到一座大城市,她的荣耀直至星际。”我好像什么都写不出了。布拉格好像不再是一座具体的城,她只是一个幻象一个传奇一个隐喻。 我想到最多的,反而是那几个和布拉格有着特殊关系的人。他们曾长期在布拉格生活,布拉格养育了他们也成就了他们。因为有了他们,布 […]

 『郝蕊』今夜很美(老于修改)

1
你问我 你还爱我吗 像开始时那样 今夜很美有月亮 树影婆娑 我听到天籁的声音 仿佛上帝降临 全世界都安静下来 等待我们呈现爱情 我可爱的情人 你纯洁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 那些老去的窗子后面 你看不到堆积的痛苦和忧伤 我无法治愈你 也无法治愈自己 今夜很美有月亮 一起跳个舞吧 你问我 你还爱我吗 像开始时那样 我说 爱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说 愿全世界都能睡得安详 […]

 『郝蕊』今夜很美

1
你问我 你还爱我吗 像开始时那样 今夜很美有月亮 树影婆娑 我听到天籁的声音 这声音让我宽慰 仿佛上帝降临 全世界都安静下来 等待我们呈现爱情 我可爱的情人 你纯洁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 那些老去的窗子后面 你看不到堆积的痛苦和忧伤 我无法治愈你 也无法治愈自己 生活有它自己的想法 我们只能像做梦一样 今夜很美有月亮 一起跳个舞吧 这里是我们的梦幻天堂 你问我 你还爱我吗 像开始时那样 我说 爱你大概就是这样吧 […]

 『郝蕊』深爱是个秘密

1
我有一个杯子 每天我对它说声“爱你” 然后盖上盖子 深爱是个秘密 你一直在杯子里面住着 我不刻意也不执著 只是每次喝水的时候 爱情和你,我都偷偷看着 会心一笑 我和我的秘密无话可说 转瞬就是夜晚 炽热或者倦怠的爱都要睡了 我和我的杯子 把你藏得很好 深爱是个秘密 是我午夜的音乐盒 […]

 『郝蕊』一块泡在玻璃瓶里的石头

1
阳台上的好多花都开了 墙上的各种藤蔓也都四处铺展 木头的地板上雨迹早就干了 青花瓷的坐凳落了一层浅浅的灰 我的黑猫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这个春日 一切都很安静 只有我的想念在叶片底下弥漫     床上的被子很柔软 衣柜里的衣服很懒散 很多书在书桌上躺着 还有一把长柄的黑色雨伞 没有音乐 没有人声 一块石头泡在玻璃瓶里面 只有我的想念在水里沉了很多年   你不在的时间我满是想念 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 关于爱情的香味 […]

 『郝蕊』立夏之夜

1
这绿色的夜晚 汁水饱满 我看见藤蔓枝条疯长 爬满你的腿你的手臂你的胸膛 这是五月立夏之夜 我陪你到天亮   曾经梦到这绿色的夜晚 露水冰凉 我姿态优雅 却无法放声歌唱 如海的森林大片大片死去 亿万年后化成墨色的煤 就像我 一次次在白天死去在夜晚醒来 回忆森林如海 绿色的夜晚  我在心底吟唱等待 等到与你相爱 等到立夏之夜和你美好如初的相爱   今夜来临 这绿色的夜晚 立夏之夜 森林如海 一切都是活的 你的文字在我的 […]

 『郝蕊』渐渐

1
对于一个5岁就失去母亲的人来说,故乡和家很早就没有了太多的眷恋。 16岁的那年深秋,淮南下着雨的街道,黄色的梧桐树叶落了一地。我站在雨里,对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已经在大城市工作的学长说,“我好想快快长大,马上就和你一样大,但是,不是为了爱你,而是为了和你一样有能力去远方,去拥抱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 当然,我并没有很快长大,时间是个隐形人,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不说话。一分钟一小时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