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郭玮

。。。
微博:

 『郭玮』九龙城上走九遍

1
香港的早晨醒来,无事可做。 九点,楼下的弥敦道还没清醒,三两行人多为游客。凌晨离油麻地一站之遥的旺角发生骚乱,如果不是亲友发微信来诫告安全,还未可知。几乎不看任何电视的我,偶尔使用不会有情绪起伏的央视新闻频道当作做事的背景音,这个在香港的早晨亦是如此;而只要稍一转台,每个粤语播报都在标配着无助抵御的警员与嚣张暴戾的火光。然了,再看眼窗下更显空寥的街,像知道了一场绯闻后重新审视这绯闻的主人。 上次来 […]

 『郭玮』【乙未年阅读史】——我的2015悦读推荐

1
一周前这时候在西单大悦城鞋店全场跑着追问有没34码时收到强班的作业布置,一周后的现在才颤巍巍发上来。主要惭愧于今年读书不多,且多为文艺类,多为小说,内容单一;一直想多补给些的社科类阅读书单,今年又无意外地空驶了。而年终总结就是用来打脸的,拿着年历一翻,豆瓣小列表一打开,此时脸上灼灼发热有啪啪之感,私以为倒是“总结”之最高意在。 来沙龙发文同时粗扫了下之前发布的文章。20岁出头不上台面的各种超龄少女式矫 […]

 『郭玮』《关键第四号》:如何成为移动光能充电器及关键第六号的故事

1
       对于在春天上映的好莱坞动作科幻片来说,剧透不是可耻的:本片讲述了某不知名星球的A族人被B族人追杀到地球,A族遗孤们用各自的特异功能K赢B族人的故事。原名《I am number four》(中译《关键第四号》),又名《关键第六号》,又又名《男孩和他们的爸爸们》,又又又名《美版葫芦兄弟番外篇:山楂树下的歌舞青春》。名词释义:为何叫“第四号”?因为B族人追杀的是A族的 […]

 『郭玮』我与婴孩

1
    你爸爸妈妈不在房间的时候,我长久地观察你。     你的年龄是4天。小脸还有些肿。鼻梁很高。睫毛很长。睡着的时候你的表情丰富,翻眼,翘嘴,皱眉,像在继续着从宫房带出来的梦。其实不对,你出生或醒来,才是个梦。我微微摇摇你的小摇篮,或者轻轻唤逗你,你都不予理睬。你勇敢明确地把睡觉作为人生唯一内容之一(另件是吃奶)。真羡慕你的自爱。     我时不时会抬头看看窗外的江,水运劳作繁忙, […]

 『郭玮』盗墓丛林

1
曾经的工作中,认识一女孩。很懂得化妆穿衣。第一次见到她,她独坐着不说话时,忽闪着一双精致眼妆笼罩的大眼睛,一身好派头,招人想象是哪个好人家的千金小姐。几日后有机会对话,三句话里,便感受到夺人的聪颖老练,不知哪里练就。后得知她比我还小一岁,心里真是暗暗称奇。那年,她刚21呢。那时她有个处了两年的男朋友。长她6岁,做生意,条件尚可。每天开车来接她下班,或聚会时总一起玩,两个人常当众斗嘴打闹, […]

 『郭玮』我来听他的演唱会

1
每个时代都有一个巨星。这巨星未必果真如神如传奇,只是他与这时代共同见证我们的成长,甚至我们的人生。毕竟,可以光辉一个时代、一个十年的人,并不多。 周杰伦,是属于85后的巨星。没有之一。即使身后有众多模仿者,或者涉水影视口碑不一,但他为中国流行音乐更多创作可能带来的推动与改革,无第二人可匹及。 只是近年日益包装得迎合更年轻观众口味,缺乏风格连贯性,一度觉得周杰伦会否慢慢失去曾经的 […]

 『郭玮』这个傍晚墨墨黑呀

1
最近情绪跌宕起伏。电影也看得稀薄。挑了两部一直未看的09热片(...)窝在被窝看,《新宿事件》和《和莎莫的500天》。《新宿事件》里高捷一把炒栗子的铲子直接搞定吴彦祖的右手,在打发失眠的凌晨四点钟让我胡想八想直到天亮(果然空虚...)。《和莎莫的500天》也让我瞠目结舌,除却男女主角最后分手的悲剧,故事前半部分简直是我真实生活的银幕再现。办公室传情,同事起哄,KTV升温,以及使人纠结的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看得我激动万分。 […]

 『郭玮』晓梦

1
五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开了个小饭馆,我放学后就被接到小饭馆里,等到很晚的时候,饭馆关门,和爸爸妈妈拉手回家。夜总是非常深,万籁俱静,我们走在树木默立的巷道里,一边说笑一边数着星星。 我记得有一天,爸爸从某处得来一樽铁艺花架。爸爸在饭馆门口把它漆成乳白色,准备把它置在我卧室的向阳处。那日我们的生活依旧没有变化,等到小饭馆关了门,我依旧和爸爸妈妈拉手回家。夜依旧非常深,依旧万籁俱静,我们依旧走在树木默立 […]

 『郭玮』早安,晨之美

1
晚上和M说了会语音,点了会校内,看了会BTV,吃了个培根起司面包,磕了两包瓜子,洗了个澡,再看窗外,天亮了。 很久没有看到天是怎样亮起来的了。鸟儿开始淅淅咻咻,有工人开始劳作的声音,小学生结伴去上早读,有谁家早餐的香味在漫溢。浴室出来后恍惚了一下神,然后,嗯,早安,晨之美。 在校内看到曾经一些同学的现状。才发现这些年,自己过得有多么真空。我从未想过去关注任何从前生命中的同路人,可能我们曾经同桌很多年,可 […]

 『郭玮』Wino forever

1
1989年,25岁的约翰尼·德普遇见了17岁的薇诺娜·瑞德。在此之前,德普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史。当他遇见薇诺娜时,“那一刻就像电影中一样,所有东西都逐渐模糊,而只有她是清晰的。”德普这样说。 相差8岁,薇诺娜已经是美国所有少男的偶像,而德普还只是一个电视剧演员。抵御着薇诺娜家庭的强烈反对,两个人疯狂地相爱了。浪子德普开始高调地向所有镜头与炮筒呼喊: “薇诺娜,她是我的一切,她是我的心,我的灵魂,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