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陈燕

陈燕,笔名:艾田。现在合肥市长丰县委宣传部工作。艾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开黄色小花,叶可制艾绒,供灸病用。艾草是我儿时经常采摘变卖购买学习用品之物,因此对艾有着特殊感情。艾还有漂亮、美的意思,取"艾田"作为笔名,是对自己的鼓励,我于世界,犹如这株艾草,虽无大用,但也尽力为自然增添一抹绿,一点实用、一些美好。希望自己能够如艾草一样在贫瘠的土壤里顽强生长,充实而充满乐趣地度过平凡一生。
微博:

 『陈燕』无比幸福

1
幸福,到底是什么?如何才能获得幸福? 羊妈妈曾多次问羊爸爸,你幸福吗?羊爸爸总会豪不犹豫地回答:我很幸福呀。起初,羊妈妈认为羊爸爸是在敷衍她,不愿与她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而今,羊妈妈和羊爸爸从相识、相知、相爱,到组成家庭,一起经历了16年。回首这16年里,他们争吵、冷战、欢笑、努力、成长,期间,既有生活中的酸与苦,辣与咸,也有甜蜜与幸福。其实,生活就是如此,因多变而多味,因多味而多彩。 羊爸爸脾气 […]

 『陈燕』育心守梦——写给2015年的自己

1
2014年12月31日,最低温度下降到零下6摄氏度,最高温度为5摄氏度,持续一周的晴暖天气开始转冷 这一天早晨,我走在上班的路上,干涩的寒风钻进怀里,透心凉,引起肺的骚痒,我忍不住咳嗽,憋红了脸,喘不上气。我理了理围巾,遮住了口鼻,将帽子拉得更低,盖住了耳朵,行人只能看到我的两只眼睛,而我也在用这双眼睛观察着周围,除了今天没有了昨日灿烂的阳光,树叶在风的鼓动下弹唱,我没发现有什么其他的不同,一年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

 『陈燕』数码排毒

1
数码排毒        窗外清风徐徐,阳光灿烂却不炙热。      我走进书房,翻开《世界是平的》准备阅读,却总静不下心来。我时而听到了微信的滴滴声,时而听到QQ的啾啾声,又似听到了手机来电的铃声。待我找到手机,发现什么讯息也没有。近段我总是被手机吸引,出现幻觉,并且经常会焦燥不安。      我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找来纸笔想写点什么,哟!这是怎么了,我提笔忘字,写不成句。我羞愧难当,真是对不起语文老师。发现这一 […]

 『陈燕』空巢老人之哀伤

1
今天,我在网上浏览到这样一则新闻,浙江嘉兴烟雨社区菱香坊小区有一对空巢老人,儿子小陈在上海上班,平时工作忙,每个周末会打电话向他们问候。因连续三个周末未联系上父母,小陈匆忙买了火车票赶回家,打开家门发现,父亲全身赤裸趴在地上,母亲仰面躺在床上,都已没了气息。父亲死于意外电击,已去世10天,母亲因老年痴呆,父亲死后,没人照顾脱水饥饿而亡。看到这里,我心酸不已,泪流满面。这串泪,为那对老人,还是为那个儿 […]

 『陈燕』 女儿做家务

1
记得女儿从两周岁开始,走路刚稳当的样子,只要我拿起扫帚扫地,她就跟着学,有她的参与,会将我好不容易扫聚在一起的灰尘、毛发,重又拨拉得乱七八糟。我在卫生间里洗衣服,她也很喜欢参与,这样的“勤劳”形象持续到6岁,但这一阶段女儿的积极参与反而降低了我做家务事的效率。每每遇到时间紧,或她搅得我无法继续做事时,姥姥就会强抱走她,口里念叨着,现在勤快,真会干的时候就不想干了。直到女儿上小学后,我发现,事实果真 […]

 『陈燕』简单生活快乐心

1
简单生活快乐心 艾田      每每遇到有人跟我打招呼问“最近忙吗?”我就陷于踌躇之中,不知如何作答。      我的工作,常会遭遇突发状况,经常让我未来得及做出系统思考,就必须做出反应。起初的几年,经常感到自己忙乱的情绪,同事也觉得我忙忙碌碌。近几年,我想方设法不让自己有“忙”的感觉,用心地工作、简单地生活,却意外地发现,心快乐着。       我翻阅汉语词典,“忙”一个意思是指事情多,不得空。另一个意思是急 […]

 『陈燕』因为爱,所以追

1
因为爱,所以追                                   ——写在成为公共知青沙龙成员之际          2014年9月27日和9月28日即将交接的时刻,我收到了公共知青沙龙发来通知:“尊敬的沙龙会员:陈燕,您已经通过公共知青沙龙实名认证,请登录沙龙来发表文章吧,期待您的大作。”这是值得我在人生中做出备忘的一刻。       几个月前,无意中在微信中发现这样一个公众号:公共知青沙龙。读其中的文章,快速被吸引, […]

 『陈燕』家乡的那口古井

1
家乡的那口古井            7月,是火热的日子。我陪同爸妈回到家乡来安县杨郢乡静波村,我将车刚停在大伯家门前的空地上,就感受到久违了的气息,带着清香的空气,满山绿意葱葱的树,热闹的知了、鸟儿竞相争技似的叫声。大伯家住在低低的山坡下,我童年就读的小学——静波村小学在半山腰,在小学校与大伯家之间的路上有一口古井。据家乡的老人说,这口井已有近千年,无论洪涝还是干旱,井里的水永远是与井沿平齐,仿佛取之不 […]